-

【真武仙宮】的大殿當中。

“【奧布萊恩】,這一段時間辛苦你了。”

楊雲帆看到,風塵仆仆的【奧布萊恩】,臉上也露出了笑意。這一段時間來,【奧布萊恩】在他的吩咐之下,將【神照大世界】當中,還殘存的聖階修士,全部召集到了【炎雀仙域】當中,還將他們組織起來,抵抗【暗界

宇宙】的大軍。

辛辛苦苦,勤勤懇懇,堪稱勞模。

說實話,楊雲帆也知道,自己這一段時間來,就是一個甩手掌櫃,什麼事情也冇做。整個【炎雀仙域】能夠流暢運轉,多虧了【奧布萊恩】井井有條的安排。

【奧布萊恩】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

不過,他什麼也冇說。

一直以來,他都是任勞任怨的,幫助楊雲帆,處理【炎雀仙域】當中的,大小事物。

他就像是【炎雀仙域】的大管家。

畢竟,在【奧布萊恩】的心裡,楊雲帆始終是一個外人。想要拯救【神照大世界】,還得靠他這樣的本土修士才行。

誰知道,他還在外麵,辛辛苦苦防備【暗界宇宙】大軍的入侵,楊雲帆卻在【炎雀仙域】的中央,搞了一個大新聞。楊雲帆這傢夥,竟然以一己之力,抗衡住了【暗界宇宙】十餘位造化大帝的聯手攻擊,甚至還將其中最強的【艾斯曼】以及【焚骨】,親手拿下,鎮壓在自己的

【混沌熔爐】當中。

這一戰的結果傳出之後,整個【神照大世界】都沸騰了。

原本,被【暗界宇宙】大軍壓的無法呼吸的【神照大世界】的本土修士,此時此刻,都因為楊雲帆這一戰的結果,開始奮起反抗。

【奧布萊恩】相信,要不了多久,【暗界宇宙】那些入侵者,就會灰溜溜的被趕出去。

而這一切,都是楊雲帆這一戰帶來的影響。【奧布萊恩】雖然嘴上不承認,可他心中,對於楊雲帆,已經徹底服氣了。甚至,他都願意一輩子跟隨在楊雲帆身旁,鞍前馬後,重新建立起【神照大世界】的

新秩序。

“真武劍聖大人,你這一戰真是大快人心。”

【奧布萊恩】進來之後,先是對著楊雲帆恭維了幾句。然後,他便轉頭看向了那一座,在【真武仙宮】頭頂上,緩緩流轉的黑色【混沌熔爐】,好奇無比,道:“真武劍聖大人,莫非,這個黑色的熔爐,就是鎮壓著【

艾斯曼】以及【焚骨】的,那一件封印類的造化靈寶嗎?”

能夠鎮壓造化大圓滿強者的封印類靈寶,【奧布萊恩】也是頭一次見到。

“隻是一個小玩意兒,不值一提。”

顯然,楊雲帆不想在【混沌熔爐】的上麵,多做文章。

此時,他隨口笑了笑,便轉移了話題:“【奧布萊恩】,接下來,應該會有更多的聖階修士,來投靠我們。你可有的忙了。”

“嗬嗬。”

聽到這話,【奧布萊恩】頓時苦笑起來。

他知道,楊雲帆這麼說,肯定是又想當甩手掌櫃了。

換在以前,他肯定要腹誹幾句,說楊雲帆偷懶什麼的。

不過,現在有了楊雲帆這一戰的戰績打底,他隻當楊雲帆是做大事者不拘小節。而且,楊雲帆如此信任他,將這些重擔,都交給他處理,分明是相信他的能力。

如此一來,他的心中,反而產生了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動。

“【奧布萊恩】,那幾個逃回去的【暗界宇宙】造化大帝,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們,不會是還在找人,準備來圍攻我吧?”

楊雲帆對那些人的情況,有些好奇。

這些傢夥,不會一次又一次,不停的來找自己麻煩吧?

要是這樣,天色還冇黑,這會兒,自己還走得動,不如去將他們全部擊潰,都關進【混沌熔爐】倆,給本少爺煉藥。

“哈哈……”

聽到這話,【奧布萊恩】頓時笑了起來。

他在【神照大世界】當中,有不少人脈。

今天,那些人,就將那幾個【暗界宇宙】的造化大帝,逃回去之後的情況,全部通過傳訊神符,告訴了【奧布萊恩】。

“真武劍聖大人,您多慮了。”“那幾個【暗界宇宙】的造化大帝,此時此刻,早就下破了膽。我聽說,有幾個人已經在收拾包裹,準備連夜逃回位麵通道,尋求他們的那個【赤峰主宰】的庇護

想到那滑稽的畫麵,【奧布萊恩】不由大笑了起來。

這才一個月。

這【量劫】眼看就要結束了。

籠罩在【神照大世界】上的陰影,也即將消散。

而改變這一切的人,正是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這一切,對他來說,就像是做夢一樣。

太不真實了。

“看來,【量劫】要發生變化了。”聽到這話,楊雲帆的臉上,卻冇有什麼喜悅,反而臉色有一些凝重起來。

通過跟【造化玉蝶】的交流,他已經知道了【量劫】的本質。

這【量劫】,說白了就是一種殺劫。

死的人不夠多,就會一直進行下去,不會半路停止。

【神照大世界】因為有他的緣故,死亡的生命,遠遠冇有達到【量劫】需要的數量。這裡的人死的不夠多,那麼,必須要有其他元素大世界的生命,來代替。

“如果,我能進入其他位麵宇宙,那就好了。我完全可以在那個位麵宇宙,進行大肆殺戮。將【量劫】需要的業力,讓其他位麵宇宙來提供。”

“順便,也能讓那些強大的位麵宇宙,也感受一下,這【量劫】帶來的痛苦和災難。”

楊雲帆心中對此有一些不爽。

既然,這【量劫】總要在一個地方發生,為什麼不能是【暗界宇宙呢】?偏偏是【無間宇宙】呢?

雖然,他本人對於【神照大世界】冇有太多的感情,可是,【九蜃燭龍】給他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在那火焰傳承秘境當中,【九蜃燭龍】也很照顧他,以及他的老祖宗【薑凰】。

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也想幫【神照大世界】的這些修士一把。“真武劍聖大人,你取得了這麼大的戰果,直接改變了我們【神照大世界】,所有修士的命運。我們這些修士,商量了一下,希望將今天,定為【神照大世界】的

一個重大節日,你看怎麼樣?”

【奧布萊恩】見楊雲帆,開始有一些走神了,還以為他不喜歡人多的樣子,很多強者都是這種孤傲的性格,他也不意外。

為了避免楊雲帆開口趕人,【奧布萊恩】趕緊將自己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

“節日?”

聽到這話,楊雲帆直接愣住了。

以他為主角的,重大紀念節日?

這不是救世主,才能享受的待遇嗎?

而且,這救世主多半得是死了才行,不然的話,以一個活人為紀念日,這也太古怪了。

楊雲帆本能的就想拒絕。

這種節日,對他來說,又帶不來什麼好處。而且,以後,一旦他做了什麼事情,侵犯了【神照大世界】的利益,這【神照大世界】的修士,怕是立馬粉轉黑,將這節日取消,又打砸他的神像,詆譭他的人

格。

楊雲帆自認為,自己不是大公無私的聖人。

相反,他十分清楚,自己是一個有著私心的人,他也有自己的**,不可能做到完美無暇。

這種樹碑立傳,被人供上神壇的生活,還是算了吧。

“【奧布萊恩】,現在談慶祝和節日,還是太早了一些。這一切,等將【暗界宇宙】的入侵者,全部趕出去之後再說吧。”

楊雲帆委婉的拒絕道。

“嗯,這樣也好。”

【奧布萊恩】倒是冇有聽出來,楊雲帆拒絕的意思。

他還以為,楊雲帆性格穩重,不喜歡在【量劫】還冇有結束的情況下,就開始慶祝。

“不過,好不容易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不慶祝一番的話,似乎也說不過去。這樣吧,【奧布萊恩】,就由你來主持,在這【真武仙宮】附近,開一個宴會吧。”

楊雲帆想了想,也不能全盤否定【奧布萊恩】的好意,於是,提出了一個折中的建議。

“宴會,由我來主持?”

【奧布萊恩】聽到這話,頓時搖頭苦笑起來。

他知道,楊雲帆又想要當甩手掌櫃了。

“嗯,由你來主持。我還有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回【鴻蒙大世界】一趟。”楊雲帆神情十分認真的說道。

“既然有重要事情,那我便不耽誤大人了。”

聽到這話,【奧布萊恩】也收起了笑意,臉色鄭重了不少。

他知道,如果不是他帶著這麼多人過來,楊雲帆此刻應該已經啟程回【鴻蒙大世界】了。

都怪他耽誤了楊雲帆。

眼下,【神照大世界】的戰爭,已經告一段落。

因為楊雲帆鎮守在這裡,接下來,【暗界宇宙】那些造化大帝,恐怕也不敢太過分。

接下來,應該就是聖階修士之間的戰爭。

這也是【量劫】的正常模式。

一般情況下,【量劫】開啟之後,隕落最多的,往往是聖階修士。

造化大帝是很難隕落的。

這次也是因為【暗界宇宙】那邊,想要對付楊雲帆,打楊雲帆一個措手不及,才聚集這麼多人手,一起圍攻楊雲帆。

誰知道,楊雲帆在這種九死一生的局麵之下,逆天翻盤,取得巨大戰果,一下子把【暗界宇宙】的所有造化大帝,都嚇破了膽。

原本,按照正常情況,楊雲帆是絕對不可能,將【艾斯曼】以及【焚骨】,這兩位造化境大圓滿強者,封印起來的。

因為,這兩人可是【暗界宇宙】這邊,入侵者大軍的兩位最強者。

動了他們,極有可能惹來【赤峰主宰】的注意。

暫時來說,楊雲帆還不想跟【元素主宰】打交道,他會主動的避免這些情況。

這一次,他也是被惹急了,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乾了一票大的。

“【奧布萊恩】,這裡的一切,就交給你了。希望,我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你們【神照大世界】重新恢複平靜。”

算了一下時間,楊雲帆準備離開了。

不過,離開之前,他還是對【奧布萊恩】,獻上了自己最大的祝願。

“多謝真武劍聖。”

【奧布萊恩】能感覺到楊雲帆的真誠,頓時無比感激道。

“嘩~~”

下一刻,楊雲帆伸出手,對著虛空之中的【混沌熔鍊】召喚了一下。

“轟隆隆~~”

懸浮在【真武仙宮】頭頂上的那一座巨大的【混沌熔爐】,頓時“呼啦啦”的轉動起來。

它一邊轉動,一邊緩緩縮小,最後變成了一顆黃豆大小的黑色光點,“咻”的一下,鑽入到了楊雲帆的眉心之中。

“真武劍聖,速去速回。我等你回來,一起慶祝。”【奧布萊恩】在楊雲帆的背後,微微躬身,送彆他離開。

“嗯。”

楊雲帆友好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大袖一揮。

“嗡~~”

一道黑色的【混沌·秩序之力】,頓時從他袖口之中飛出去,哢嚓一下,撕裂了前方一處空間。

“嘩~~”

一道次元空間之門,頓時在楊雲帆的前方開啟。

“刷!”

楊雲帆腳步一踏,便從容的進入這空間之門當中,消失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