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位年輕的大人嗎?”

“大人您好,我是西岸市執法局最高長官,李振國。”

教室外。

50多歲國字臉,帶著鉑金徽章的執法官,尊敬的向秦鳴行禮。

這一幕,直接把班級內的同學看傻了。

誰見過執法官抓人前,還敬禮的?

而且是本市最高執法官。

“我c。”

“我瞎了,執法官向秦鳴行禮”

“那可是鉑金強者執法官,和秦鳴一樣的段位啊!”

“難道昨天他們說的黑暗融合者,是秦鳴擊敗的?”

一些男生,想起了張二炮他們吹的牛批。

要是他們打敗了黑暗融合者,那執法官為什麼不找他們?

隻找秦鳴啊!

見到執法官行禮出於禮貌,秦鳴趕緊關掉了直播。

但執法行禮的畫麵,已經被直播出去了。

而且,秦鳴也發現了執法官的鉑金徽章!

不過對方的鉑金徽章,和秦鳴一比就有點遜了。

對方隻是一個鉑金4!

秦鳴則可以通過自己鉑金1的高級權限。

檢視對方的簡單資料。

[姓名:李振國]

[段位:華貴鉑金4(0勝點)]

[ID:萌萌噠小仙女]

[全國排名:1000萬+]

[西岸市排名:第10名!]

秦鳴無語。

這個50多歲的執法官,ID竟然這麼少女?

不過這是人家的自由,他就算叫張三,也不犯法啊!

“執法官好,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

秦鳴禮貌的說了一聲,有點心虛。

畢竟他撿了一把手槍回來研究,不會被髮現了吧!

“秦鳴大人,你昨天拯救了我局的兩名執法官的生命。”

“我是特地來感謝你的。”

“老城,快把我們的禮物拿出來。”

李振國對身旁的執法官下令,對方立刻把一個手提袋交給秦鳴。

裡邊就是1萬現金,和一張嘉獎令。

“秦鳴大人您昨天抓的,可是我市一名非常猖獗的黑暗融合者啊。”

“像您這樣的大英雄,應該成為本市青少年的榜樣。”

“我們今天還特地叫了記者,準備采訪一下你。”

“做一個正麪人物的宣傳。”

還要宣傳?這還不如不來獎勵自己呢。

就給這些虛的,不過1萬塊錢還挺香!

秦鳴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一名年輕貌美的女記者,已經等候多時了。

與對方簡單的對了一下“劇本”,秦鳴便開始配合采訪。

完事後,眾人還要秦鳴拿著嘉獎令,拍一下合照。

“還有我還有我。”

校長老頭作為正牌校長,卻一直被無視。

就連問美女記者要聯絡方式,都被拒絕了。

他隻能拜托秦鳴,這個帥氣的鉑金強者出手。

結果,秦鳴還冇開口。

人家美女記者,竟早早的就打開了微信名片。

此時校長非常尷尬,他躲在秦鳴身後,站在凳子上。

等照片拍出來對方道:

“小陳去把照片洗出來,放到學校公告欄。”

“以後招生的時候,也要重點提出。”

“我們西大校園,秦鳴副校長的光輝事蹟。”

“遵命校長。”

小陳是一名英語老師。

不過這個世界,英語並不吃香。

所以,這個傢夥就成為了校長的馬屁精,和跑腿的。

“好了秦鳴,你回去準備一下。”

“吃完午飯,坐我車去南大校園吧!”

秦鳴重新回到教室,收拾書包。

剛剛幸災樂禍的王棉和張哨,被狠狠打臉。

兩人都躲在桌子底下,不敢見人。

突然,裘芸芸盯上了兩人。

一巴掌,把講台再次拍了個深坑。

“你們兩人躲桌子地上畫圈圈呢?”

“不想上課滾去操場跑圈。”

此時正是上午11點多,太陽非常曬。

王棉、張哨和秦鳴一同走出了教室。

不過秦鳴是坐車去南大參加比賽,他們兩個卻是去操場跑圈。

唉。

兩人內心十分的嫉妒。

吃完午飯,秦鳴乘坐校長的奔馳汽車,前往南大校園。

在車上,校長叮囑秦鳴一定要把鉑金徽章帶著。

到時候一出場,肯定嚇死南大的校長。

南大門口。

隻有南大的幾名老師出來迎接。

看樣子,這次的比賽對方就冇把西大校園放在眼裡。

“咕校長你好,我是南大的教導主任馬有德!”

馬有德即便是麵對校長,也高傲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畢竟他們南大,不論是在師生資源和教育成績上。

10年內年年碾壓西大,一個教導主任裝一下,合情合理。

可誰知,校長老頭卻直接避開了對方的手道。

“嗯我知道你,去年也是你在這裡迎接我的。”

“我給要介紹一下,這次我帶來參加比賽的學生。”

“切!”

馬有德,不屑的鄙視了後麵下車的秦鳴。

雖說是solo賽,但帶隻帶一個學生來,也太囂張了吧!

而且學生有什麼好介紹的。

然而,咕校長根本不在乎他想不想聽。

“秦鳴,鉑金1強者!”

“現在不僅是學生,還是我們西大的副校長!”

“並且即將被評為西岸市傑出青年,你馬上就會在電視上看到他的專人采訪了。”

“好了,客套就免了快點讓我們進去比賽吧!”

“唉,這天是真的熱啊!”

校長老頭帶著秦鳴,輕車熟路的朝比賽場地走去。

而那幾名迎接的老師,包括馬有德全傻在了原地。

“鉑金1?”

“我c。”

難道網上那些傳聞是真的,西大真的出現了一個鉑金強者?

“這下慘了。”

馬有德發瘋的朝校長辦公室跑去。

很快。

南大的校長,就帶著一眾老師趕到比賽現場。

不過這次南大的校長,竟然走到秦鳴麵前尊敬的鞠躬。

“大人您好,我是南大的校長張立本!”

“嗯。”

秦鳴隨意的點了點頭,這校長連徽章都冇有。

一看也是個黃金渣渣。

“什麼時候比賽啊!快點開始吧!”

校長老頭有點躍躍欲試。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南大校長引以為傲的學生們,被秦鳴挨個點菜了。

畢竟秦鳴可是鉑金強者啊!

solo一群學生,不是有手就行。

“這……”

張立本麵露難色。

“跟鉑金強者的solo比賽嗎?”

南大的老師們臉色非常尷尬。

彆說是學生。

讓他們這些老師上,也不一定打得過秦鳴這個變態。

“他18就鉑金了?”

“太假的吧?”

咳咳。

張立本:“咕校長過來我跟你商量點事情。”

“不用商量就在這裡說。”

比賽場地內,南大的學生躍躍欲試。

校長老頭,直接不給張立本一絲麵子。

顯然兩人的關係很不好。

“咕校長我們學校不比了,還不行嗎?”

“今年的solo我們直接認輸。”

張立本走上台,對南大無數躍躍欲試和準備比賽的學生宣佈了這個訊息。

頓時。

南大校園爆發出一陣騷亂。

一名拉著橫幅,寫著南大校園必勝的學生,更是情緒比較激動。

“rnm…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