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維度和各世界間,存在著這麼一個地方。

瞭解它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叫做虛空世界。

雖然名為虛空世界,但這裡並非一片荒蕪。

這裡生活著無法形容的生物,籠罩著人類無法想象的恐懼。

[科加斯]就是虛空世界的產物之一。

它本性邪惡,提起他的名字都令人毛骨悚然。

他的同伴們試圖挖通維度邊牆,進入(符文之地)。

那裡是他們的天堂,可以儘情享受無上的恐懼。

他們名為虛空來客,是來自古代的可怕生物。

當[虛空恐懼——科加斯]出現於符文之地,烈日照射之下的那一刻起。

它就被永不滿足的饑餓所驅使。

虛空吞噬一切生命的**,體現於科加斯的身上。

它複雜的生物構造,能夠迅速將物質轉化為身體的成長。

不僅會增加肌肉的質量和密度,還能讓外殼變得有如鑽石般堅硬。

當單純的體型增長,已經不能滿足它時。

這隻虛空生物就會將多餘的物質,形成鋒利的骨刺吐出體外。

刺穿獵物,為稍後的盛宴進行準備。

……

”這個世界存在虛空嗎?”

秦鳴陷入沉思。

他自己的靈魂,就是穿越而來的呀!

要是這些英雄真的存在就好了。

到時候讓銳雯和光輝做自己老婆,整天換著皮膚玩。

咳…

秦鳴打斷自己的思緒。

並且立刻在畫紙上的英雄旁,簽上大名。

不過讓秦鳴意外的是,這次畫紙竟然冇有反應!

甚至,連英雄要出場的預兆,都冇有?

”難道是我哪裡設計錯了?

就在秦鳴質疑自己時

畫室外的陽光,突然被一個巨大的陰影所籠罩!

所有人都抬頭朝窗外看去。

秦鳴見到。

一隻體型巨大,隻要看一眼都會發自靈魂恐懼的怪物,突然出現在學校內。

這不正是,自己設計的英雄虛空恐懼——科加斯嗎?

怪物的體型能遮住太陽,每走一步大地都要跟著晃動!

它還用沙啞,並不清晰的人類語言呐喊著!

“黑暗~萬歲!”

“日光!好燙~!”

“這裡的靈魂,將是虛空的食糧!”

“你們這些生物,真難看~!”

巨大的生物,一步步走向畫室大樓。

所有人都感覺,怪物的一隻腳可以輕易踩碎任何建築。

不過當它踩中屋頂時,人們這才鬆了口氣。這怪物像是一種投影,或者是虛幻的能量!

並冇有實體!

“黑暗萬歲!”

怪物的聲音隨之消失,化作一團能量不知跑去了哪裡。

隻有秦鳴知道。

那團能量進入了自己的畫紙,變成了手中的英雄卡片。

“這下慘了!”

看著無數的學生,在空地上圍觀討論。

並且剛剛的畫麵,不知道被多少手機給拍了下來。

秦鳴拿著英雄卡,趕緊溜走。

他選擇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這裡隻有他有鑰匙。

冇人敢打擾,終於秦鳴鬆了口氣。

誰知道,這個“大蟲子”出場,竟然這麼誇張。

跟個怪獸一樣,差點變成特設劇了!

檢查著英雄卡片。

真人moba的聲音響起!

[恭喜玩家秦鳴,你設計的新英雄虛空恐懼已經稽覈通過!你可用該英雄進行排位了。]

[虛空恐懼——科加斯]

[稽覈評價:SSS!]

“我c!”

“怎麼比劍魔品質還高,這…這不對吧?”

[英雄定位:上單、中單、打野]

[被動技能:肉食者]

當科加斯殺死一個單位時,就會回覆生命值和法力值。

[Q技能:破裂]

科加斯使用虛空之力,將地麵破裂,短時間後將敵人拋向空中1秒,

對他們造成魔法傷害,並減少他們60%的移動速度,持續1.5秒。

[W技能:野性尖叫]

科加斯向方錐形區域,施放恐怖聲波。

使範圍內的敵人沉默,並造成魔法傷害。

[E技能:恐懼之刺]

重置普通攻擊,獲得50額外普通攻擊射程,

並且三次普通攻擊會發射尖刺,對麵前一條線的敵人造成魔法傷害

[R技能大招:盛宴](核心技能)

貪婪地吞吃一名敵人,造成真實傷害。

如果科加斯用[R技能盛宴]擊殺了敵方單位,那麼他就會獲得一層盛宴效果,

每層效果,都會使他的體型變大,且提供最大生命值加成。

通過吞吃小兵和非史詩級野怪的方式,隻能獲得6層效果。

而吞吃英雄和史詩級野怪,無限製!

……

英雄的技能,與背景故事中的特性完全相符!

而且這還是一名SSS級英雄,秦鳴有點迫不及待了。

不過他冇有開始排位。

因為他辦公室外,傳來了敲門聲!

剛打開門,一個男生已經等候多時了。

正是打野玩家羅彪。

羅彪穿著一身夾克皮衣,連上還有傷疤,但蝴蝶結繃帶已經拆了。

“秦鳴哥好!”

”不對,應該是校長大人好。”

額!秦鳴平靜道:

“找我什麼事啊羅彪,你就叫我秦鳴就行了。”

秦鳴看了眼對方手裡的保溫瓶,有點疑惑。

羅彪趕緊把保溫瓶遞給秦鳴道:“秦鳴哥,這是我姐給你燉的雞湯,快趁熱喝呀!”

“我靠!”

秦鳴有點慌。

不過用永恩的麵具檢視了後,才鬆了口氣。

雞湯冇毒,就是放了點人蔘枸杞什麼的。

“你到底想乾嘛啊?”

秦鳴無語了,好好的這麼補做什麼?

羅彪拉著秦鳴,偷偷摸摸的返回辦公室道:

“秦鳴大哥,你也知道張哨就是因為打我,才被執法官抓走的!”

“這不,他快被放出來了,到時候回學校準又要報複我。”

“我就怕他,又欺負我!”

“嗬,就這!”

秦鳴義正言辭:“冇事,你就說是我舉報他的,有種讓他找我。”

“欺負同學算什麼本事?”

“真的嗎?”

羅彪興奮了。

大學這幾年,他因為性格和善一點。

一直就被宿舍的張哨當馬仔使喚,動不動拳打腳踢。

即便他是一個白銀強者,也不敢反抗。

現在終於有人能幫助自己,不被張哨欺負了。

羅彪感激涕零。

“謝謝你秦鳴哥,以後我羅彪就跟你混了,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辭!”

“混個屁,我是校長不是黑澀會!”

“對對對秦鳴哥說的對!”

羅彪大喜,趁熱道:

“對了哥,你覺得我表姐怎麼樣?”

歐陽冰冰?

秦鳴不想說話,但臉色已經變了。

羅彪趕緊解釋:

“秦鳴哥,雖然我表姐除了凶大,腿長、人美還是醫生之外,一無是處!”

“但大哥,她人其實很好的外冷內熱!”

“我發現我姐,還對你有意思。”

“你怎麼說?需不需要我幫你約她!”

秦鳴想起來,上次差點被踹小唧唧的事情

“滾,羅彪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