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秦鳴你為什不扶著人家啊?”

“不好意思,這兩天想占我便宜的女生太多了,我給下意識了。”

秦鳴這才反應過了。

他看李依諾摔得不輕,趕緊上去攙扶。

一股香風吹來。

身高175厘米的李依諾不虧是女神。

要木瓜有夠大,要顏值有顏值。

主要是腿,能玩年!

可惜,秦鳴已經和學習委員在一起了。

而且他教李依諾畫畫,都是想氣王棉那個傢夥。

不然,秦鳴也不好主動加李依諾微信的。

搖了搖頭,秦鳴等李依諾痛感緩和了一會,兩人便開始排位。

[您以匹配到對手]

[您的位置是打野!]

“靠,怎麼還有白銀渣渣?”

“這把又冇了!焯!”

一進入遊戲房間。

秦鳴就聽到有隊友,在議論李依諾的段位。

因為秦鳴是黃金1。

他匹配的對手,也都是黃金2以上的水平。

但看到有李依諾這個累贅,一群隊友自然會抱怨。

秦鳴和氣道:“不好意思大家,這個妹子是跟我一起的,這把我C。”

秦鳴說完,選擇空出ban位!

其他三個隊友皺眉的看向秦鳴。

聽到有人帶妹,隊友們的第一反應都感覺秦鳴在裝逼。

同等段位,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是無敵的。

但憑什麼,秦鳴就敢說自己在帶妹?

可結果!

“我c!33連勝?”

“33把一血率96%?”

“33把,每局平均擊殺人頭數15.9?”

“我擦,看到秦鳴的豪華戰績,三個隊友竟然傻在了原地。”

連英雄都忘禁了。

“大……大神!”

“你要玩上單嗎?我跟你換。”

“穩了穩了,大神出去加個好友嗎?”

“我還冇見過33連勝,這麼猛的人呢。”

感受到隊友的熱情,秦鳴低調道:

“冇事我就打野吧!剛好練練新英雄,放心我包C的!”

“你們隨便玩,彆吵架就行!”

秦鳴說完。

在隊友驚訝的目光下,拿出了自己的蠻族之王的英雄卡!

卡片丟向半空,立刻化作一團狂野的能量湧入秦鳴體內。

而秦鳴,也成為一個身材壯碩的野蠻人。

等秦鳴選擇完英雄後,看向自己的五個對手。

不看不知道,對麵除了打野其他路竟然全是妹子!

隻不過這些妹子,年紀都是20幾歲。

才18的秦鳴,得喊姐姐!

這要是選個“勁夫”豈不是一拳一個?

秦鳴暗地裡思考,對麵顯然也注意到了秦鳴這個怪物。

“我的天,對麵打野33連勝?”

“不過,還有個白銀4的渣渣呢!”

“還好是大神帶大坑!”

“愛死這個匹配機製了!”

“小強你這把要給我多反蹲啊。”

“不然對麵打野,肯定會針對我的。”

一名剛剛結婚不久的少婦,對身旁的20多歲的小黃毛說道。

“好的嫂子,33連勝又怎麼樣?”

“他的英雄太弱,看我選個東洋刺客,飛刀加忍術秒他冇商量。”

被叫小強的男人,自信無比。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求自己嫂子跟自己打遊戲。

怎麼能不好好表現?

看了眼其他三個妹子,小強從冇想過一局遊戲四個隊友全是女的。

此時爽的飛起。

“這把必拿你一血!”

“妹子們都躺好,我小強這把狂C!”

小強指著秦鳴,做出了一個標準的抹脖子動作。

可惜,秦鳴一直都冇有關注他。

[歡迎來到真人moba]

[全軍出擊]

蠻王因為群體傷害太低,前期打三狼和f6會非常慢。

秦鳴吃了紅buff,就直接前往自己的藍buff!

等在刷完蛤蟆,他就已經3.級了。

時刻檢視地圖,秦鳴想要尋找機會。

可冇想到,機會竟然主動送上了門。

對麵打野東洋忍者,竟敢入侵他的野區。

還和秦鳴撞了個麵對麵。

“哈哈哈哈。”

“嫂子嫂子,你快看我這裡,我要拿一血了。”

小強興奮的大笑,一枚飛刀精準命中秦鳴。

隨後又釋放了一個位移,和一個傷害技能。

三個技能打掉了秦鳴三分之一的血量。

“哈哈哈,交閃現你也跑不了。”

秦鳴無語,我還冇動手呢,乾嘛要交閃現?

因為剛剛打完蛤蟆,蠻王的血量和怒氣可都是滿的。

每1點怒氣,會提供蠻王0.35的暴擊機率。

秦鳴現在有100點怒氣,暴擊率35!

而且配合Q技能被動,血量越少攻擊力越高。

滿怒的蠻王,不怕你打他,就怕你不敢給他打!

誰想到,這個東洋忍者還敢作死?

等對方近身,秦鳴一刀暴擊就砍了出去。

這一刀,竟直接剁掉了東洋忍者四分之一的血量。

秦鳴又是一刀。

什麼玩意?小強看不懂了!

“都冇有暴擊裝,你爆你喵的擊啊?”

“你開暴擊掛了是吧?”

小強大驚趕緊閃現拉開。

但秦鳴怎麼會讓他跑掉。

釋放一發W技能[蔑視]

咕咕咕……

逃跑的東洋忍者攻擊力被減少。

並且頭頂上,還出現了一個母雞圖案,他被死死的減速了。

而蠻王在釋放E技能[旋風斬],旋轉一圈砍到小強身邊。

啪!

連續兩刀普通攻擊,秦鳴將東洋忍者當場劈死!

[Firstblood]

[敵,方蠻族之王擊殺了我方東洋忍者拿到1血!]

“小強?”

中路和李依諾對線的少婦,皺眉的詢問小強。

“嫂子,我大意了。”

“對麵打野開掛。”

“3.級暴擊了我兩刀。”

聽到小強的話,他的嫂子搖了搖頭。

“小強你不要解釋好不好,認真打遊戲吧!”

“要是這把輸了,我就等你哥晚上回來在打排位了。”

“我……焯!”

小強百口莫辯,但心裡非常想和嫂子雙排。

秦鳴拿了一血,開始在河道擊殺迅捷蟹。

一發懲戒,兩刀暴擊直接收下。

“哎呦,對麵中路好厲害!”

聽到,李依諾麥裡的聲音,秦鳴看向中路。

原來白銀4的李依諾,被對麵黃金2的女法師瘋狂消耗。

現在已經剩下絲血了。

對方囂張的壓線!

秦鳴嘴角上揚,在他眼中壓線的赤焰法師,已經是死人了。

“嫂子66666!”

“嫂子太強了,3分鐘壓了10個補刀。”

“對麵中單兵線不敢吃就回城了!”

嫂子太強了。

小強一邊打野一邊吹捧,少婦玩家雖然臉上高冷,但心裡卻美開了花。

然而,美好的事情總是短暫的。

因為這時,一名拖著大刀。

露出一身犍子肌的原始猛男,從草叢中直奔囂張的少婦而來!

“我的大刀早已饑渴難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