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窗照進的陽光,突然消失。

平靜祥和的畫室內,孕育出了遮天的黑暗。

一匹黑色餓狼的神靈出現,它徘徊在一位手持巨斧的黑暗神王麵前!

伴隨而來讓人寒毛倒立聲音。

“一位誅殺了眾神的神,你該叫他什麼?”

“叫他德萊厄斯,然後就輪到你了。”

“王座我不感興趣,砍碎他才讓我興奮!”

“真正的英雄,以君王的骨血為食!”

恐怖的聲音終於結束。

畫室內的黑暗、神王與狼靈如同潮水般,被吸收進秦鳴手中早已縮小的皮膚卡內。

上麵的圖像出現,正是諾手的新皮膚。

皮膚卡:神王-德萊厄斯

[恭喜!你的英雄獲得了新皮膚,熟練度+30]

又是30熟練度,秦鳴有點美滋滋!

可等他收好卡片,這才發現周圍一群目瞪口呆的同學。

”都看我做什麼啊!你們畫…畫畫啊!”

秦鳴說完,青春靚麗的小學妹們崇拜的跑到他的身邊。

“秦鳴學長,你剛剛又設計了新英雄嗎?”

“嚇死人家了,剛剛眼前一黑,我好像看到了一位神王。”

“他一斧劈碎了王座。”

“可我明明看到的是一頭狼神啊!”

“對啊對啊,我兩個都看到了。”

穿著白絲jk裙的學妹在秦鳴麵前撲騰,這讓暗戀其中幾個學妹的男生們,憤怒不已。

秦鳴隻好解釋道:

“那不是什麼英雄!是我新設計的皮膚叫做神王。”

“嚇到學妹們,不好意思啊!”

秦鳴說完,學妹們很是吃驚。

“哇!秦鳴學長你好棒,竟然又拿了五殺。”

“秦鳴學長,讓我看看你的皮膚卡好不好,就讓我康康嗎。”

“學長,晚上來人家屋裡幫忙設計英雄好不好啊!”

“學長這是我的微信號,給你放在兜兜了哦!”

一群妹子在秦鳴身邊,擠來擠去。

等妹子們消停完了,秦鳴拿起鏡子一看,自己臉上竟然多出了好幾個口紅印。

“可惡,這屆學妹最不老實了,竟然占我便宜。”

秦鳴憤憤不平。

等他二弟情緒穩定一會,才繼續拿起了畫筆。

秦鳴要設計一位新的英雄。

他要依靠新英雄和諾手,來取得西大,唯一參加全國校園大賽的戰隊資格!

“明天比賽,先讓他們見識下我的神王皮膚。”

思考了一會,秦鳴又想到了一個非常強悍的無腦英雄。

[蠻族之王——泰達米爾]

人稱蠻三刀(蠻王),一個隻能爽五秒的男人!

蠻王,是(佛雷爾卓德)一個部落的首領。

他帶領著族人,抵禦了好幾次諾克薩斯人的進攻。

但某一天,他的村落受到了一個暗裔生物的襲擊。

那個生物長著黑暗的墮落的雙翼,血紅的巨大身軀,還揮舞著一把具有生命的猩紅巨劍。

他隻揮舞出了三劍,就將蠻王的族人屠殺殆儘。

而毫無勝算的蠻王,被那黑暗生物重重的撞擊了一下,就徹底失去了戰鬥能力。

由於無法戰勝死亡的力量,蠻王放棄了和怒氣的鬥爭。

他的血液沸騰了,他的怒火開始掌控了他的頭腦。

而那個血紅的惡魔並冇有殺死蠻王,他將自己的一滴精血,注入了蠻王體內。

隨後就離開了。

在泰達米爾感到無比的憤怒之時,便會激發體內的惡魔之血。

從而化身成惡魔之刃。

而那個巨大的暗裔生物,正是另一名英雄[暗裔劍魔——亞托克斯]

他,屠殺了蠻王的村落,賜予了蠻王無視死亡的能力!

他想要蠻王,成為自己的下一個身軀!

亞托克斯(劍魔):“原始人崇拜我,向我祈求憐憫。我要賜給他們——死亡。?”

可以說,蠻王就是被劍魔給謔謔出來的英雄。

真的慘!

不過秦鳴覺得,蠻王是最好畫的英雄了。

戴著犄角頭盔,身上裹著原始人的皮草,身材魁梧高大,拖著一把又長又重的的砍刀!

很快秦鳴就畫好了,在將一些細節處理到完美。

在秦鳴簽上大名的瞬間。

一股凜冬的寒風突然吹起。

原本溫暖的畫室,突然如墜冰窟!

凶悍、豪邁的野蠻之聲,從弗雷爾卓德的雪山上傳來!

“我的大刀,早已饑渴難耐了!”

“這,將會是場屠殺!”

“怒氣,即是我的武器!”

“我是你最可怕的惡夢!”

寒風結束,畫室內穿著jk小裙裙的學妹們,差點被凍暈了過去!

[提示玩家秦鳴,你設計的新英雄蠻族之王稽覈通過!]

[英雄評價:SS]

[英雄定位:上路、打野]

[被動技能:戰鬥狂怒](核心技能)

蠻王每次攻擊、暴擊或擊殺都能獲得怒氣。

怒氣會增加他的暴擊機率!

[Q技能:嗜血殺戮]

被動:蠻王對戰鬥極度饑渴。他受傷程度越高,攻擊力越強。

主動效果:蠻王能通過釋放怒氣,治療自己。

[W技能:蔑視](叫·雞)

蠻王嘲笑敵人,減少身邊敵方英雄的攻擊力。

轉身逃跑的敵人頭頂會出現一隻母雞,從而被減速。

[E技能:旋風斬]

蠻王揮舞大劍衝向目標,對衝鋒路線上所有敵人造成傷害!

[R技能大招:無儘怒火]

蠻王是如此的渴望戰鬥。

他開啟大招獲得怒氣值,並在在5秒內,無視死亡!

“五秒真男人,真不錯!”

秦鳴看著幾個小學妹麵帶微笑。

用這種無腦英雄,去打這個世界的超級兵英雄,簡直是易如反掌。

根本不需要操作,“乾”就完了!

叮鈴鈴!

英雄纔剛剛設計好,李依諾就給秦鳴打來了電話。

“秦鳴同學,帶我玩幾把好不好啊!”

“人家想上白銀3嗎!”

李依諾故意夾說話,直接給秦鳴聽石更了。

咳咳。

秦鳴咳嗽了幾聲道。

“好吧,哪我就帶你玩幾把。”

其實再贏一把,你就不配跟我雙排了!

掛斷電話,秦鳴直接消失在了畫室。

真人moba空間內。

當李依諾看到,秦鳴頭頂的33連勝標記。

還有黃金1的段位標誌後,直接吃驚了。

“秦鳴同學,你…你你你什麼時候黃金1了?”

“你不是昨天才說,要打黃金2的晉級賽嗎?”

“現在這都差一把你就鉑金了呀。”

李依諾感覺自己快暈了。

秦鳴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他的段位比校長還要高,那以後豈不是能成為鉑金強者。

想到這裡,李依諾突然小腿一軟,竟倒向了秦鳴懷裡。

這是一招投懷送抱。

看到哪柔軟的軀體倒向自己,秦鳴趕緊躲到了一邊。

撲通一聲。

李依諾摔在地上,人都摔傻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