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你舉報的玩家(屠夫)確實存在消極比賽行為。]

[以扣除該玩家雙倍融合度。]

[以將該玩家禁賽30天!]

(30天內該玩家無法使用任何精粹,和英雄能力!)

真人moba的光速反饋,秦鳴表示愛了!

上一秒才舉報,下一秒就禁賽牛哇!

[恭喜玩家秦鳴獲得了本場遊戲的勝利,你獲得了3000精粹]

[恭喜玩家秦鳴勝點+40]

[恭喜你獲得了諾克薩斯之手熟練度:100]

[恭喜你是本場遊戲的MVP,各項獎勵×2]

……

離開房間,秦鳴勉強同意了少婦的好友申請。

隨後點開了自己的麵板!

[當前段位:榮耀黃金2]

[勝點:80(達到100可進行晉級賽)]

[精粹:50888(可兌換成RMB)]

[近33場排位勝率:100%]

[近33場1血率:96.67%]

[提莫熟練度:100]

[諾克薩斯之手熟練度:400]

80勝點,秦鳴冇想到自己一把可以拿到40勝點。

而且carry比賽的話,勝點和精粹還可以翻倍!

因為明天是週日,秦鳴打算通宵排位。

一來積攢自己英雄的融合度,二來他打算衝擊鉑金段位。

課本上描述過寫過,一但成為鉑金強者。

就可以開啟區域排名,獲得段位徽章,甚至還有排位賽單挑模式!

單挑!

那豈不是隨便選個英雄,都可以虐這些“超級兵”英雄嗎?

目前秦鳴還不清楚。

畢竟他們學校70歲的校長,一輩子也不過是個黃金仔!

秦鳴看了眼陳囡囡冇有上線的頭像,他編輯一條資訊。

“明天週日你有空嗎?”

發完之後,秦鳴立刻開始排位。

一直打到淩晨4點,秦鳴這才退出了moba空間。

他一共打了8局遊戲,玩了5局諾手,3局劍魔。

毫無意外,每把都是血虐對線路。

即使隊友炸了,秦鳴也可以逆天1個打3個,甚至打五個。

就是可惜,冇拿到五殺!

唉~

坐在床上,秦鳴開始融合英雄們的熟練度!

“我要融合諾克薩斯之手熟練度1400”

“我要融合暗裔劍魔熟練度600”

“我要融合迅捷斥候熟練度100”

突然間,三股力量侵襲入秦鳴的體內!

狂暴奔騰又無法相容的英雄屬性,讓秦鳴痛不欲生!

他好歹是C級的身體強度,竟然痛苦的在床上翻滾。

喉嚨和額頭的青筋爆出。

一個個被劍魔、諾手殘忍殺死的麵孔浮現了出來!

[提示:你以融合諾克薩斯之手9%,可在現實中掌握被動技能(出血)]

(在你與人戰鬥過程中,持續5秒你獲得翻倍戰力)

[提示:暗裔劍魔融合度6%,你已掌握W技能惡火束鏈]

[提示:提莫融合度0.8%,你掌握被動技能(遊擊軍戒備)]

(你可以隨時隨地進行隱身,但移動身體會瞬間解除隱身狀態)

[當前身體強度C+]

“真人moba提示您,當前身體屬性過高。”

“請立刻去相關組織領取,力量壓製手環!”

“力量壓製手環,將在平時壓製您的力量,但您可以通過意念解除壓製!”

“請慎重使用您的力量,一但觸犯法律將會受到執法官的嚴格製裁!”

執法官?

秦鳴想到,前兩天帶走張哨的那兩個警察。

他們的手槍和手銬,似乎都可以將玩家們的力量暫時封印。

即便是你能一拳打爆一座摩天大樓,被帶上手銬也是廢人一個。

秦鳴找了一圈,moba商城內竟冇有那些執法官的武器!

那執法官們是怎麼擁有的?

還有壓製力量的手環?

真人moba竟提示自己去領取?

搖了搖頭,這個世界連遊戲空間都能隨便進入。

這些奇怪的事情,秦鳴早已見怪不怪了。

心念一動。

瞬間,他的身體好像浮現出了一個從屍山血海中走出的男人。

一股暴虐的殺氣,在宿舍內肆虐。

“臥艸……”

呼呼呼

正在睡覺的張二炮突然驚醒,一身冷汗直冒!

秦鳴趕緊收起那股殺氣道:“張二炮你咋了?”

麵色蒼白的張二炮,好像快哭了一般:

“秦鳴我做了個噩夢,有一個渾身是血的傢夥一斧頭劈了宿舍門!”

“我一轉頭想喊你救命,才發現床上躺著的你,和那個恐怖的人一摸一樣。”

秦鳴壞笑道:

“二炮你這是腎虛,所以導致做噩夢,把你手機上那些小視頻發給我讓我給你保管吧!”

張二炮:“……”

“秦鳴你滾,我什麼時候手機上有小視頻了?”

“我什麼時候腎虛了?我是那種人嗎?你不要汙衊我”

“不給,滾,我要紙巾是擦鼻涕用的!”

“你閉嘴,睡覺把你!”

……

因為是週日,秦鳴一覺睡到了中午12點。

等到肚子咕咕叫,才起床!

昨晚,他已經打到了鉑金晉級賽。

而且隻差一局勝利,就是鉑金了。

秦鳴打算下午再打。

他和張二炮去食堂吃飯,誰知竟然遇到王棉的女神。

李依諾穿著白色蕾·絲邊的連衣短裙!

打扮的和陳囡囡差不多。

不過這衣服明顯是太小了。

李依諾的大木瓜呼之慾出,而且短裙都露到了大腿根。

修長的白腿,簡直秀色可餐。

在萬眾矚目下,李依諾坐到了秦鳴身邊吃飯。

“秦鳴同學你下午有時間嗎?”

“可不可以帶我上分啊!上次你講了那麼多,我都冇見過實戰教學呢!”

“啊?下午。”

秦鳴隻要再贏1把,他就直接成為鉑金強者了。

就算自己答應帶對方,最多也隻能玩一把。

等到了鉑金,就不能和白銀雙排了。

“可以啊。”

不過我等下要先去訓練室,找老師要壓製手環。

秦鳴說著,手中吃飯的鐵勺子就被他不小心捏碎了。

額!

看到秦鳴麵前已經壞掉的七八個勺子,李依諾很是震驚。

“秦鳴難道你E級力量了?”

“可惜我才F!”

“你用我的勺子吃吧!這個是一次性塑料袋。”

“好的。”

秦鳴拿過李依諾塑料勺子,冇想到還真好用。

這一幕,可全被周圍同學看在眼裡。

“秦鳴這個渣男,一邊和學習委員曖昧,一邊又和李依諾這麼親密。”

“靠,他們竟然用同一個勺子吃飯。”

“秦鳴好帥啊,而且是白銀1的強者。”

“要是他能做我男朋友就好了。”

“可惡的李依諾,我要回宿舍紮她小人。”

聽到一群女生的議論,男生們徹底無語了。

長得帥,段位高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兩個女神都被他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