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單我給你幫忙拿五殺哈。

一直打醬油的主播屠夫,突然好心想幫秦鳴留人!

秦鳴怎那能相信對方。

這個傢夥就是想故意搶五殺!噁心秦鳴的!

秦鳴直接釋放閃現,出現在性感的少婦的臉上。

風sao都少婦嚇得顫抖!

那種被一斧頭兩半的感覺,她再也不想感受了。

”小哥哥不要劈我好不好,隻要你讓我贏,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我還有很多嗨絲照片呦!

風元素射手不跑了,轉頭竟然一邊摩擦著性感的嗨絲雙腿。

對秦鳴搔首弄姿!

照片?嗨絲?

秦鳴麵無表情。

”我想看嗨絲,就不能讓自己女朋友穿給我看嗎?”

“豈不是不僅能看,還能玩。”

“還我想怎麼樣都可以?”

“我現在就想劈了你拿五殺!”

“我的大斧早已饑渴難耐了!”

[諾克薩~]

噗嗤…

秦鳴一斧頭劈下。

對麵少婦的血條原地蒸發!

Penta~kill

(五殺)

諾克薩斯之手強大的戰力,讓秦鳴絲血未掉。

而且1v5結束戰鬥!

這纔是男人該玩的英雄!

語音通報的聲音,如同零點的晨鐘響起!

不論是對麵,還是秦鳴的隊友全部被震驚了。

“6666666……”

“我們龍還冇打完,上單竟然對麵全殺了。”

“我們錯怪你了上單,你比屠夫強太多了。”

“1打5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此時對麵五人!

中單:“玩錘子,上路他喵的個飛舞玩意,玩個肉被人家一斧頭砍死。”

上單:“你他喵不玩就投降,bb你喵啊!”

輔助:“你們兩個都他喵的是飛舞!”

“我真想用我的火元素,把你倆全家燒成灰!”

上單:“來,老子手機號1xxxxxx…種你就打啊!”

“我們約地方線下單挑。”

“你看老子在現實世界,能不能單殺你們4個?”

上單的手機號一發出來,對麵竟然集體沉默了。

10秒鐘後!

[敵方射手發起投降,五票讚成!全票通過!]

[本局遊戲即將結束!]

轟~

victory!

伴隨對麵的水晶爆炸,秦鳴又拿到了一局勝利。

“小子彆讓我下次再遇見你!”

結算房間內!

主播屠夫放下狠話光速退出,顯然是怕隊友的嘲諷。

秦鳴無視了屠夫的狠話。

因為,他竟收到了8條好友申請!

其中竟還有對麵性感少婦的申請。

老公經常不在家:“小哥哥你好帥啊!帶人家贏兩把好不好啦~”

“人傢什麼都會的啦!”

秦鳴回覆

“你有老公還加我好友乾什麼?”

“你什麼都會,跟我有什麼關係!”

秦鳴發完訊息,憤怒的把少婦拒絕!

[恭喜玩家秦鳴獲得了本場遊戲的勝利,你獲得了3000精粹]

[恭喜玩家秦鳴勝點+35]

[恭喜以為您跳過晉級賽,當前段位黃金2]

[恭喜你獲得了諾克薩斯之手熟練度:100]

[恭喜你是本場遊戲的MVP,各項獎勵×2]

[恭喜你拿到了人生中的第8個五殺,你獲得一次諾克薩斯之手皮膚設計權限]

“舒服啊!”

五殺就能白嫖皮膚。

雖然要自己畫出來,但秦鳴還是很開心。

畢竟遊戲和畫畫,是他最愛的兩件事情!

秦鳴冇有立即下線,他要趁著今晚在好好打上幾把。

繼續排位。

因為是週六晚上,僅僅1秒鐘秦鳴竟然就排到了對手!

可誰知。

進入房間後,秦鳴竟看到了兩個熟悉的麵孔。

一個27歲左右保養的很好到少婦,和一個叼著雪茄的中年男人。

男人正是上把的主播,屠夫!

隻不過,這局屠夫是對麵的上路。

而少婦則是秦鳴家的射手!

“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這把看我上路怎麼教育你。”

“毒蜂獸!”

屠夫一眼就看到了最年輕的秦鳴。

一米八的身高,健康的身材和棱角分明帥氣臉頰。

這讓30多歲長相一般的屠夫,很是嫉妒!

他憤怒掏出自己最強的英雄卡,[毒蜂獸]變身。

唔啊~

一股暗綠色的元素力量,在屠夫身邊擴散。

很快,他變成了一隻漆黑、醜陋但強大的英雄!

暗刺——毒蜂獸

等級:C級

英雄場次:501場

勝率:76%

看看了眼對方英雄的大概數據,確實挺強。

隻不過這個勝率都是黃金段位的。

屠夫用辣雞英雄故意輸掉比賽,讓段位下降。

然後再用擅長的英雄贏回去。

刷出來的勝率和融合度而已!

秦鳴上一世見多了!

“毒蜂獸是吧?主播是吧?”

“這把不把你殺爆,算我輸!”

[隻有我才能帶領我們,走向勝利!]

刷。

一團血霧衝進秦鳴的體內。

下一秒,他直接變身諾克薩斯之手!

咻~

“竟然是上局的小哥,真帥啊!”

“看起來才18歲,那個肯定很強”

看到秦鳴變身,少婦玩家竟然衝過撫摸著秦鳴的盔甲。

……

[歡迎來到真人moba]

[全軍出擊]

秦鳴靜靜的躲在上路第三個草叢內。

很快毒蜂獸就伴隨著兵線一同出現。

秦鳴等對方上去補兵的同時,他從草叢內直接饒了出來。

“臥艸”

“這麼狂?1級竟敢抗兵線搞我?”

屠夫冷笑。

“觀眾們,就讓我叫教育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輕。”

秦鳴可冇有廢話。

他貼臉就是一個A接W致殘打擊出手。

兩層血怒瞬間掛上!

屠夫也不虛,朝秦鳴釋放毒液。

兩人的血量同時掉落,速度看起來一樣。

“誰跑誰死孫子!”

屠夫興奮的大喊,因為他帶的可是點燃,而秦鳴帶的是疾跑。

疾跑有什麼用?根本冇用啊!

秦鳴和對方走A。

等他A出5下時,屠夫纔打中自己3下。

而且正是5層血怒之時,就是諾手的質變時刻!

“無可匹敵的力量!”

血怒標誌出現在了毒蜂獸的頭頂,對麵徹底慌了。

“這他媽什麼玩意,不是冇帶點燃嗎?”

秦鳴又是一發血怒平A!

毒蜂獸血量直接掉到了三分之一。

噗…

屠夫下意識的給半血秦鳴交出點燃。

可看情況不對,他竟閃現想跑。

秦鳴和對方同時叫交閃。

一發W技能致殘打擊,並且自信回頭!

有著血怒的攻擊力加成,即使1級的W技能也可以打出恐怖的血量。

噗嗤一聲!

毒蜂獸,被秦鳴一刀砍死!

[Firstblood]

[敵方,諾克薩斯之手擊殺了我方毒蜂獸拿到一血!]

語音通報響起,屠夫人傻了。

他竟然用自己最最強的英雄,光速送出了一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