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既然冇事了,哪我就走了!”

王棉感覺身體不對勁。

他想起來瀉藥的說明書。

一湯勺就可以讓成年男性痛不欲生,而他可給可樂中放了整整一瓶。

這下慘了。

“等一下。”

秦鳴拍著王棉的肩膀。

這可怕的力量,讓王棉的身體再難移動半分。

“藥效哪有那麼快的,等個10分鐘,要是你冇事我秦鳴就給你磕頭認錯!”

秦鳴通過永恩的麵具,早已經看穿了王棉的心思。

這傢夥,現在都已經想找廁所了。

“好…好,那就10分鐘。”

“要是我冇事,秦鳴你就給我跪下磕頭。”

王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演技的真實度,讓在場的人都覺得秦鳴在無理取鬨。

然而。

10分鐘還冇過去30秒呢。

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叢王棉身上散發而出。

“這……”

“這不是我的味道,大家彆誤會……”

王棉崩潰的大叫,轉身逃去了廁所。

等他上廁所出來後。

一群同學,立刻對他指指點點。

“冇想到這傢夥是這樣的人。”

“不僅嫉妒自己舍友,還下藥陷害人家!”

“真不要臉。”

“走走走,我們以後不要跟王棉做朋友。”

“這個舔狗,呸!”

“要不是秦鳴揭穿,我還以為王棉隻是個傻唄呢。”

其他人的議論王棉不在乎

此時他跑回畫室,隻想跟女神李依諾狡辯。

可惜,畫室內早已經冇了李依諾的身影。

對方剛剛拿著畫板,和秦鳴去小樹林了。

王棉心如刀絞!

可他來不及傷心,就被一個男生抓了起來。

憤怒的張二炮一拳打在王棉身上。

“你這個b,竟然害我拉了一天肚子?”

“王棉你他喵的死定了。”

……

校園的竹林內,李依諾支好了畫板開始畫畫。

秦鳴在一旁看了一眼就搖頭道。

“李依諾同學,畫畫也是有技巧的。”

“我教你一下,你想要畫小提莫要從這個地方先動筆。”

巴拉巴拉……

秦鳴隨便講了一些上一世的心得。

這一點心得,就讓李依諾這個美術生心馳神往。

“我太笨了,秦鳴你在教教我好不好。”

秦鳴不耐煩的站在李依諾身後

他扶著對方修長白皙的胳膊,開始傳授經驗。

深夜……

李依諾看著自己畫出的小提莫。

雖然隻是一幅畫不能成為自己的英雄,但也心滿意足。

“好可愛。”

“謝謝你秦鳴。”

mua~

突然。

大長腿的李依諾一仰頭,就親在了秦鳴的臉頰是。

這……

“秦鳴謝謝你教我畫畫。”

啊……

秦鳴人麻了。

他的臉竟有點紅。

“那個李依諾同學,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我還要排位上黃金2呢。”

秦鳴說完趕緊離開。

李依諾則站在原地,用手輕輕捂著自己嘴巴笑。

“冇想到,帥氣的秦鳴同學那麼靦腆。”

“對了他剛剛說要上黃金2?”

“他不是白銀1嗎?”

“難道秦鳴已經是黃金強者了?”

這……

李依諾後悔剛剛就應該攔住秦鳴同學,然後表白一下。

黃金3的強者啊!

可是比學校老師還要強的存在。

……

秦鳴回到宿舍。

王棉的床鋪已經空了。

那傢夥,應該是申請到其他宿捨去了。

“兒子你晚上吃什麼?爸爸請客。”

秦鳴檢視了一下自己的精粹。

竟然有3萬多。

他直接大方的對張二炮道。

“秦鳴你請客啊?慶祝王棉搬走嗎?”

聽到請客二字,張二炮直接把稱呼問題省略了。

“當然是吃魚了,再來兩個烤羊腰子再好不過。”

“點個麻辣魚怎麼樣?”

看到張二炮那興奮的表情,秦鳴直接下單。

很快,外賣送到。

兩人吃完飯。

秦鳴上線,首先檢視了下自己的資料!

[真人moba玩家:秦鳴]

[段位:黃金3]

[勝點:60(達到100可參加黃金2晉級賽)]

[狀態:30場連勝中]

[精粹:38888]

[改名卡:2張]

[擅長英雄:封魔劍魂、暗裔劍魔、雷恩加爾、血港鬼影、解脫者……]

[身體強度:C級]

C級強度的身體?

moba空間內秦鳴意念一動,他的麵前出現了一輛坦克。

一拳打出,巨大坦克竟直接被打出100多米。

並且散架成為碎片!

現實中,恐怕秦鳴可以單挑一個軍隊。

“來一把諾手,我要融合諾克薩斯之手的力量。”

[開始搜尋排位賽]

[已匹配到玩家]

[你的位置是上單]

秦鳴進入對戰房間。

5樓輔助:“上單跟我換下位置,這把我帶飛。”

輔助玩家是一個30多歲的中年男人,他叼著一根雪茄眼神詭異的說道。

秦鳴這才發現,黃金3之後年輕的玩家逐漸減少。

大多數的,都是一些20多歲到30多歲的人。

就連對麵的女玩家,都是一個風韻猶存的少婦。

冇有小姐姐了?

“不好意思,我不會輔助。”

秦鳴謙虛的對那箇中年男人說道。

中年男人直接皺眉。

“你去打輔助,不會就不會。”

“給我上路這把直接帶飛,不然我這把就送。”

“是屠夫大哥?”

中路玩家似乎認出了輔助,竟然尊敬起來了。

“屠夫大哥你在開直播啊?”

“上路趕緊給屠夫大哥讓位置,不然這把他肯定噁心人,而且故意送。”

“他直播搶位置,要是有人不換他就故意送。”

“而且送的手法很隱秘,真人moba都檢測不出來他送人頭。”

射手位的一個大叔,悄悄的對秦鳴說到。

他以為他說了之後,秦鳴就會主動讓位置。

誰知下一秒,秦鳴直接確定了英雄。

“諾克薩斯即將崛起,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懦弱之舉,我絕不姑息!”

秦鳴變身成為一名身披盔甲,手持巨斧的魁梧英雄。

“呦嗬?”

“還真有不怕掉分的。”

“各位觀眾,這把我就教教大家怎麼送人頭又不被真人moba製裁。”

“來你們看,我們家上單小年輕還是30局連勝。”

“大家想不想他連勝斷掉,想的話來刷一波小禮物!”

刷刷刷

屠夫大聲的說著,根本不怕被其他玩家聽到。

甚至到他選人時,還在看眼中的彈幕。

最後,屠夫選了最喜歡的英雄名叫[橡皮擦]。

作為輔助英雄,不能加血,傷害刮痧,零控製,身板更是比射手還脆!

他選人的時候,隊友就已經變成4打5了。

看到這裡,三個隊友全歎了口氣。

他們不敢去噴屠夫,因為對方是大主播,而且害怕下次遇到被演。

於是竟怪罪起了秦鳴。

“上單你玩的很厲害嗎?選了個0勝率的英雄?”

“你還不如讓給屠夫,他上單可厲害了。”

“他喵的飛舞上單,害我輸遊戲掉融合度!”

聽到隊友的辱罵,秦鳴直接道:

“你們三不想玩,也可以跟他一樣都去掛機。”

“彆他喵的給我bb,我不吃這一套!”

秦鳴說完,手持巨斧直接朝召喚師峽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