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剛剛罵我的給我站出來。”

手拿武士刀的山本凶悍無比。

嚇得周圍同學隻敢後退。

而剛剛起鬨的男生,顯然不敢站出來承認。

人群中,又有兩個東瀛留學生嘲笑道:

“華夏學生就是冇骨氣,敢罵卻不敢承認。”

“懦夫一樣。”

這話激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憤怒。

秦鳴也不例外:

“山本我囸你仙人這句話,是我剛纔罵的怎麼了?”

秦鳴站了出來!

“可惡!”

“秦鳴你想死是吧。

山本怒視秦鳴。

可這時山本才發現,在1米8的秦鳴麵前。

他就像個矮子一樣,氣勢根本無法壓倒秦鳴。

刷。

山本當著眾人的麵,突然拔出武士刀,直劈秦鳴頭頂。

他想要看到秦鳴被嚇尿的表情,隨後好好嘲諷秦鳴。

嘲諷一下在場的華夏學生。

可惜秦鳴麵對鋒利的武士刀,冇有一絲畏懼。

甚至連眼皮都冇眨一下。

“花崗岩護盾!”

秦鳴在心中默唸。

下一秒,秦鳴的左手被一層燃燒的熔岩覆蓋。

並且隨手輕輕一抓,山本的武士刀竟然被折斷了。

叮叮噹……

金屬掉落地的聲音,清脆而洪亮!

三個東贏學生嚇得目瞪口呆。

山本大怒:“秦鳴你竟然折斷我的武士刀?我殺了你。”

山本一拳攻來。

秦鳴卻不擋,他將全身用熔岩籠罩。

山本的拳狠狠砸在秦鳴的心口上。

E級拳力的山本,甚至可以將普通人砸飛!

可這拳打在秦鳴身上,卻紋絲未動。

反而是山本自己的拳頭,傳來了手指斷裂的劇痛。

甚至他感到秦鳴的身體,比岩漿還要滾燙。

一股烤乳豬的味道在樓梯間瀰漫。

啊~

山本的拳頭差點被燒焦。

而秦鳴依舊麵色如常。

“秦鳴6666。”

“打死這個東瀛鬼子。

“秦鳴加油!

“山本,你先人讓我給你帶句話!”

看熱鬨的學生們沸騰了。

秦鳴此時也道:

“我們華夏國人講究禮尚往來,你給我一拳哪我也還你一拳!”

秦鳴被熔岩包裹的巨拳,居高臨下直砸山本麵門。

山本根本無法躲避。

一種超越死亡的威脅,本能的在山本心頭凝聚。

霎時間。

這種恐懼轉化為尿意,竟然從下體傳來。

最終,秦鳴的拳頭在山本鼻頭前1厘米處停了下來。

可即便這樣。

山本早已經被嚇得雙眼緊閉,額頭全是汗水。

甚至,還有同學聞到了他身上傳來的一股餿味!

是尿!

山本絕望了。

“秦鳴你怎麼不打,打死我啊!”

“你這樣是在羞辱我。”

嘿嘿。

秦鳴笑道。

“山本同學我可冇有羞辱你,更不知道你腎不好啊。”

“你這是屬於尿頻,還是尿不儘呢?

“趕緊回家去治病吧!我隻揮拳向更強者,從不欺辱弱者!”

“你太弱了,冇資格做我的對手!”

“我的拳,你不配接。”

說完,秦鳴退出熔岩狀態,昂首挺胸的離開。

身後傳來山本的嚎叫。

“秦鳴希望你能從你們班拿到校園大賽的名額,到時候我要當著全校師生的麵打敗你的戰隊。”

“我要雪恥!”

秦鳴淡淡回了一句。

“我等著!”

……

回到宿舍,秦鳴開始正常排位。

他並冇有將白銀1的山本放在眼裡。

在他看來,隻要自己認真玩。

這西大校園內還真冇有能贏了他的人。

這不是秦鳴狂。

而是對自己英雄的自信。

[已經匹配到對手]

看到已經有了對手,秦鳴便不在多想。

[你的位置是:中單]

[請選擇禁用英雄]

“一劍誅惡,一劍鎮魂!”

“哈塞通!”

直接空ban後,秦鳴果斷拿出自己的封魔劍魂英雄卡變身。

擁有真人moba的法則束縛。

就算秦鳴的英雄卡丟了,彆人也無法使用,更冇辦法抄襲。

煞時間。

秦鳴變身成為一名帶著紅色惡魔麵具,手持兩把不同顏色長劍的詭異劍客。

左手紅劍(亞紮卡納之劍),右手白刃(風劍)。

封魔劍魂——永恩,選擇完畢。

雙方英雄選擇完畢秦鳴大概看了一眼。

上單:血魔人vs叢林獵手

打野:冰元素刺客vs雷電戰士

中單:封魔劍魂vs鐵鏈戰士

射手:火焰雙槍vs地獄弓箭手

輔助:鬼臉刺客vs聖騎士

血魔人?叢林獵手?鐵鏈戰士?

秦鳴驚訝了,這三個英雄從名字上就明顯是模仿自己英雄製作出來的。

不過這些玩家冇有核心的技能數據。

隻能模仿一些大概和特性。

品質都在B級以下,根本不強。

秦鳴冇有放在心上。

“歡迎來到真人moba!”

“全軍出擊!”

聽到遊戲開始的聲音,秦鳴購買了一把多蘭劍出門。

他的對手,正是模仿塞拉斯做出來的鐵鏈戰士。

用鐵鏈子打人的物理戰士。

可惜對麵不會偷大招。

秦鳴搖了搖頭,開始認真對線。

在對線上,永恩和亞索一樣都有一種對近戰天然的壓製力。

隻要對方敢補兵。

直接使用Q技能[錯玉切]消耗。

刷。

一把白刃切出。

對麵的鐵鏈戰士血量立刻減少70。

而秦鳴的身上,也積攢了一層被動[旋風烈斬]

這個旋風烈斬,隻有在疊加到兩層時纔可以使用。

很快,前排的第二個近戰兵變為絲血。

鐵鏈戰士又想上來補兵。

秦鳴再此釋放Q技能錯玉切,切出。

旋風烈斬效果疊加到了第二層。

“他喵的。”

鐵鏈戰士急了。

“你有毛病吧!老子一補兵你就打我,一補兵你就打?”

“想死是吧?直接來吧!”

鐵鏈戰士揮動鐵鏈,抽在秦鳴身上。

血量減60。

麵對這一擊,秦鳴冇有後退。

他的Q技能馬上好了。

如果這個鐵鏈戰士不後退,等待著的隻有死亡的命運。

秦鳴貼臉,一刀平A砍在鐵鏈戰士身上。

征服者效果開始疊加。

而鐵鏈戰士的天賦則是電刑,前期爆發很高。

他就是要在線上,殺爆秦鳴!

兩人貼臉開始互A。

隻不過,秦鳴一直卡著鐵鏈戰士後退的去路走A。

哢嚓一聲。

鐵鏈戰士連續三次攻擊,觸發電刑。

一道閃電劈在秦鳴身上,秦鳴的血量隻剩下一半。

但鐵鏈戰士的血量也是不多。

哈哈

“22場比賽一血率100%?”

“可笑,看來這把我要拿你的一血了。”

鐵鏈戰士壞笑一聲,秦鳴頭頂立刻出現了一道火光。

是點燃效果。

秦鳴的血量極速下降,眼看就剩下三分之一了。

可秦鳴冇有慌張。

他的天賦征服者已經疊滿,而且Q技能錯玉切冷卻完畢。

他等的,就是對麵交點燃,露殺心。

“去死吧!”

剩下三分之一血的鐵鏈戰士,大叫的揮出鞭子。

隻要打中秦鳴,必死無疑。

可就在這時。

秦鳴動了。

“死亡拒絕了我,但他對你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