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巨龍一丟,即便對麵5打4但還是如同喪家之犬一般後撤。

這全是因為遠古龍魂的可怕buff效果。

對麵想撤,秦鳴怎麼能讓他們如願。

他迅速交出閃現,並釋放E技能[熾焰衝鋒]。

奧恩一頭撞在峽穀的牆壁上,擊飛對麵上單和中單。

隊友跟上輸出。

不到一秒,上單和中單的血量就迅速竄到三分之一。

可這時冇人攻擊他們。

反而他們自己的頭頂出現了一隻白色的巨龍。

砰砰

兩隻巨龍同時噴出傷害。

三分之一血的兩人被遠古巨龍直接斬殺。

”追追追,全殺了能一波。

隊友激動的大喊。

對麵則是邊打邊退。

最終,隻剩下敵方一個ADC還活著,而且被秦鳴逼進了角落。

對麵ADC是迴旋鏢射手,六神裝,打脆皮隨便秒。

可純物理傷害,根本打不動秦鳴。新筆趣閣

而且秦鳴還有反甲。

他把對麵ADC堵在裡邊,自己在外邊跳舞。

“尼瑪的。”

迴旋鏢射手打了幾十發平A給秦鳴刮痧。

結果秦鳴水龍魂瘋狂回血,再加上反甲反傷,對麵ADC自己反而被反成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隨著對方在打出一發平A。

血量下降到了遠古巨龍的斬殺險惡。

轟的一聲。

可怕的巨龍一口斬殺敵方ADC。

“臥艸?”

對麵ADC人麻了,秦鳴自始至終冇摸他一下。

他自己被反甲和遠古巨龍的傷害斬殺了。

團滅。

”就這就這?”

秦鳴無語了。

“這就是ADC嗎?”

[victory]

勝利的語音響起,秦鳴艱難的贏下了這局。

回到對戰房間的瞬間,秦鳴冇等對麵先動手,他自己就把自己給舉報了。

並且秦鳴還編輯舉報理由道:“這個人他離開泉水也買裝備,他純純的掛b。”

這一幕,把托馬斯和直播間的觀眾都看傻了。

”這他媽自己舉報自己開掛,不是作死嗎?”

可結果。

刷,掃描結束。

秦鳴完好無損,係統提示他根本冇有開掛。

這英雄是稽覈通過的。

“哦買嘎~”

托馬斯喝美服的玩家已經徹底傻了。

“這箇中國人真可以不在泉水買裝備?

“666666”

“太強了,這英雄。

”他還能升級裝備。”

“要不是他給他們打野升級[神聖分離者],打野根本搶不到巨龍,會直接被秒的吧!”

“可惡啊,主播你掉了15分。

托馬斯看到自己從1710分,變成了1695分非常難受。

而秦鳴這把雖然冇拿幾個人頭,但他卻是承受傷害最多的玩家。

MVP實至名歸。

一把排位60分。

秦鳴從1720分升到了1760分。

不過奧恩他不打算玩了。

作為坦克這英雄太被動了,給隊友升級裝備,這不妥妥的工具人嗎?

冇意思。

離開真人moba,秦鳴拿出畫紙準備搞一個能抗又能秒人的英雄。

刷刷刷

描繪、上色、標註技能!

不到三分鐘,一個新的英雄被他設計了出來。

這是一個渾身纏滿繃帶的小矮子。

全身上下,隻有兩顆水汪汪的大眼珠子露了出來,讓人一看到就感覺它非常的可憐。

[殤之木乃伊·阿木木]

一個一生隻有6台詞的英雄。

在恕瑞瑪的許多傳說中,有一個乾瘦矮小的木乃伊,他行走在沙漠中,一生都尋找著朋友。

關於阿木木的傳說,恕瑞瑪人有許多個版本。

流傳最廣的故事裡。

阿木木是恕瑞瑪開國皇室家族的成員,但這個家族染上了一種疾病,導致血肉以恐怖的速度腐爛凋零。

並且,凡是接觸他的人就會被感染。

作為家族中最年輕的孩子,阿木木被隔離在他自己的寢宮裡,隻有一個宮女隔著牆聽他哭泣。

於是他與這位宮女成為了朋友。

她會為他講述宮中的大事小情,還有自己祖母如何擁有神秘的力量,為這位孤獨的皇子送去些許慰藉。

一天早晨,宮女帶來了噩耗。

阿木木的最後一位哥哥去世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成為恕瑞瑪皇帝。

宮女知道阿木木隻能獨自承擔這一噩耗。

悲傷湧上心頭,她打開了寢宮的門鎖,衝進去當麵安慰他。

阿木木忘情地抱住了宮女,但就在他們相互觸碰的同時,宮女已經感染上了阿木木家族的疾病。

她的血肉迅速腐爛,在折磨和慘叫中化作了枯骨。

宮女去世以後,她作為巫師的祖母悲痛欲絕。

她憤怒的對這位年輕的皇帝,施放了一道扭曲的枯萎詛咒。

在她眼裡,阿木木的行為等同於謀殺。

她的詛咒靈驗了,阿木木被永遠困在了病痛折磨的那一瞬間,他就像一隻蚱蜢被裹在了蜂蜜的琥珀中。

失去了一生中唯一的朋友,自己卻無法死去,又不敢接觸他人。

從此,無邊的沙漠中,又多了有一個孤獨而又憂鬱的靈魂。

阿木木在世間遊蕩,他隻為能找到一個朋友但他卻註定要忍受永世的孤單。

因為被他觸碰就意味著死亡,被他愛憐就意味著蹂躪。

所有人,都對這個侏儒一樣的木乃伊避之不及。

……

唉!

秦鳴一想到阿木木,就感覺他好可憐。

因為微古絲有句台詞,就是對阿木木說的。

微古絲:“你哭哭啼啼的而且還死了?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啊!”

因為喜歡孤獨的[微古絲]看到阿木木無比的孤獨,便瘋狂的想和他做朋友。

可結果,有了朋友的阿木木就不孤獨了,於是薇古絲又不想和不孤獨的阿木木做朋友了……

……

“這TM誰頂得住啊……”

搖了搖頭,秦鳴在阿木木的身旁簽下大名。

下一秒,秦鳴新買的彆墅內外所有綠植,都在瞬間枯萎致死。

一個沮喪孤獨到極致的聲音響起。

(我還以為你從來都不會選我呢。)

(我們這是要去哪?)

(嘿!快回來!)

(我們去找點兒朋友吧!)

(來和我玩吧。)

(真可憐,讓我抱抱你。)

真可憐,一共就6句話,連個朋友都冇有。

除了[微古絲]其他英雄遇見阿木木不是嘲諷就是謾罵。

提莫個小b崽子,都敢說阿木木是“愛哭的小鬼”。

不行,必須拿阿木木搞個五殺玩一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真人moba之我創造了英雄聯盟更新,第三百零五章 我的眼淚早就流乾了 小鬼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