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麵上單的吃驚中,秦鳴瞬間釋放召喚師技能幽靈疾步。

“你有毛病啊?”

“你覺得你能,殺死我?”

對麵上單一邊後撤,還不服氣的還一下手。

但秦鳴想說,你跟我開疾跑的諾手玩拉扯呢?

你配嗎?

噗嗤噗嗤……

秦鳴砍出兩發平A。

五層血怒瞬間掛上,諾手獲得钜額的攻擊力。

而對麵上單隻剩下半血。

秦鳴一發平A在接W技能致殘打擊!

“我c?”

看到自己的血量肉眼可見的快速下降,對麵上單趕緊交出閃現。

可惜他冇跑幾步,就被秦鳴的血怒活活燙死。

“你的神怎麼不管你了?”

神王的麵板髮出嘲諷。

一血的語音通報立刻響起。

[Firstblood]

1級就單殺。

這把遊戲對麵已經冇了。

秦鳴全出穿甲裝備。

8分鐘就已經超神。

一刀一個小朋友,根本不用諾手放大招。

等到了15分鐘,對麵直接投降。

這把秦鳴戰績18/0!

4個女的這下不敢bb了。

秦鳴:“這次是誰C誰啊!”

“你C我們行了吧。”

“低調低調。”

F級戰隊的戰團,根本冇有幾個上的了檯麵的。

但秦鳴一冇有功勳值,二冇掏錢,隻能從這個級彆開始打。

而今晚,他們弑神者戰隊一直都是連勝。

來到淩晨3點。

秦鳴一行人,總共打了15把,每局都是15分鐘結束。

[提示:戰團入口已經關閉,請明日繼續。]

[當前第一名戰隊:弑神者]

[戰隊總場次:15場]

[勝利場次:15]

[戰隊勝率:100%]

[戰隊晉級點:15000]

[戰隊總獎金:750萬精粹]

[第二名戰隊:純潔校花]

[總場次:10場]

[勝利場次:9]

[戰隊勝率:90%]

[晉級點:9100]

[戰隊總獎金:450萬精粹]

[第三名:暗夜無光]

……

瀏覽完前10名的資訊,秦鳴這才道:

“今晚大家辛苦了,我們把精粹來分一下吧。”

戰團賽,每個隊員贏一把都能獲得5萬RMB。

就等於10萬精粹。

不過這些錢會先轉到隊長的倉庫內,由隊長分配。

秦鳴二話不說,給李葉子和筱小小一人分了200萬的精粹。

本來15把一個人纔有150萬,但秦鳴就偏偏多給了50萬。

“秦鳴你……”

“冇事,你們辛苦了,這50萬是我個人的,明天記得繼續哦。”

“嗯嗯。”

“我們明天肯定按時來。”

筱小小和李葉子雖然對這25萬RMB不是很看中,但這側麵的反應出了秦鳴的人品。

再加上,秦鳴還給李葉子增加了許多熱度。

不少秦鳴的粉絲,都給李葉子刷禮物了。

兩個女人,都有點想真的加入秦鳴戰隊,跟秦鳴簽合同了。

“拜拜~再見~”

看著兩個女生離開。

秦鳴疑惑的詢問幕輕喃和程清清。

“你倆為啥還不走啊?”

程清清興奮的像個哈巴狗:“老闆我的呢我的呢!”

秦鳴瞬間變臉。

“給給給……”

說罷,秦鳴給程清清和幕輕喃轉了10萬精粹。

“啊~”

“老闆你弄錯了吧?”

“我們打了15場,不該是150萬精粹嗎?”

程清清麻了。

“老闆你給彆人都是200萬,好傢夥自己人給10萬?”

“這……”

秦鳴:“這什麼這,不多給筱小小和李葉子一些,人家明天不上線了怎麼辦?”

“都冇給她們簽合同,不是說好了我們打上A戰隊,到時候接一個代言,都幾個億你還在乎這點精粹嗎?”

程清清被懟的啞口無言。

“好吧~_~老闆,你說了算。”

秦鳴皺眉。

“得得得,算我倒黴。”

“再給你倆發10萬精粹。”

“這10萬RMB一天的消費,夠花了吧?”

雖然說不多,但10萬塊才一天的生活費。

程清清立刻開心了。

“謝謝老闆,再見再見。”

“老闆晚安。”

看到秦鳴離開,程清清還嘟囔老闆人蠻好的啊!

幕輕喃:我都知道但我不說!

按理說秦鳴救了她的,幕輕喃也就默默接受這種入股式的行為。

反正做大做強後,肯定好處多多。

“清清再見。”

“喃喃姐再見。”

秦鳴退出moba空間回到彆墅內。

可讓秦鳴意外的是,王澤璿等人竟然冇有回家,而是在客廳的沙發上邊讀書邊睡著了。

看著三個女生穿的那麼涼快,今晚還有風,秦鳴趕緊關上了各種窗戶。

“嗯~叔叔你結束了?”

陳戛然聽到客廳有動靜,揉著眼睛醒來了。

秦鳴點頭,冇有大聲說話,怕吵醒另外兩個。

“趕緊去上邊找房間睡吧,明天你們還要上課呢。”

“哦!陳戛然跑去樓上。”

不過卻意外闖進了秦鳴的房間。

秦鳴則是把王澤璿和景清紋兩人,一一送到單獨的房間內。

他還給兩個小姐姐蓋上被子。

該死的,明明秦鳴纔是幾人中年齡最小的。

可卻還要伺候她們真是難受。

“再不睡天要亮了。”

秦鳴回到自己打房間,直接全脫衝進浴室美美的洗了一波。

沖涼後都不擦乾,果斷撲上了柔軟的大床。

呃~

迷迷糊糊熟睡的陳戛然,隻記得自己隨便找了個房間就上床睡覺了。

可剛睡著,一個男生就撲了上來。

難道秦鳴偷偷跟上來了?

陳戛然滿臉通紅。

他以為秦鳴要把她吃掉,此時竟有一種恐懼夾雜著興奮的情緒。

因為關著燈,秦鳴很疑惑。

這新買的房子,被子子怎麼也這麼香啊?

他深吸一口氣。

奶香味撲麵而來。

打了一晚上的真人moba,說不累不餓是假的。

秦鳴在掙紮,到底是起床找點零食,還是繼續睡覺。

“唉,要是這被子能吃就好了,我是真的不想起床啊!”

秦鳴象征性的咬了被子一口。

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我靠?誰啊?”

秦鳴跳下床,直接開燈。

此時他纔看清楚,李振國的女兒陳戛然竟躺在自己床上。

剛剛他就是在咬人家的饅頭。

此時,隻見陳戛然雙目緊閉,臉頰連同鎖骨以上全是一片通紅。

她修長白淨的手指,死死都抓著被子。

這一看就像是在裝睡。

她不會以為自己要乾啥吧!可她怎麼不反抗?

秦鳴冇敢多想,捲起衣服鞋子關燈就撤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