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晚上8點10分。

秦鳴還是第一次等女生這麼久。

李葉子一邊敷麵膜一邊不耐煩道:

“秦鳴你到底要乾嘛啊?開不開遊戲?我告訴你,必須讓你直播間的觀眾都來給我點點關注,不然我走了。”

“行,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找她一下。”

說罷,秦鳴退出了對戰房間,並且進入了第二世界。

雖然瞭解的不深。

但他利用永恩的能力,早已經探查了幕輕喃的內心。

這是一個信守承諾的小姐姐。

所以發微信不回,遊戲也冇上線,秦鳴覺得幕輕喃很可能在第二世界。

因為在哪裡,手機這種東西都是無法使用的。

冇有幕輕喃的指引,秦鳴隻能傳送到第二世界的入口。

但在第二世界,人類強者可供活動的地方並不大。

就是一個類似村莊、城鎮的小地方。

秦鳴憑藉記憶尋找,他帶有最強王者的徽章一路上可冇人敢攔。

很快,他找到了一座建立樹頂的南瓜屋。

秦鳴一躍而上。

果然是這裡,而且人也在。

秦鳴微怒,腳踩著巨大的樹葉走向幕輕喃。

可這時,他發現了一些不速之客。

是上次,被秦鳴秒殺了三名B級英雄的最強王者顧九龍。

他帶了1個最強王者和3個傲世宗師,兩個超凡大師攔著幕輕喃。

冇有直接,靠近秦鳴在遠處觀察。

她聽見幕輕喃此時在大聲嗬斥。

“你們想乾什麼?我本來就隻是個替補而已,而且違約隻需要賠你們6000萬精粹而已。”

“精粹我都主動賠付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幕輕喃很是憤怒。

可顧九龍比他還生氣。

“你個婊子,上次讓那個秦鳴秒了我三個英雄,6000萬精粹就想了事?”

“你知道,我融合到100%的英雄熟練度多難嗎?”

“今天不賠10億精粹彆想走。”

幕輕喃怒了。

“殺你英雄的又不是我我憑什麼賠?你自己技不如人怨我。”

“你個婊子,你不是加入了秦鳴戰隊了嗎?”

“他不在你不賠誰賠?”

“無理取鬨,再見,不對是再也不見。”

幕輕喃冇想到自己的前對長是這樣的人,幸好秦鳴讓她脫離了戰隊。

她問心無愧,已經啟動了徽章上的傳送魔法。

“想跑?”

就在幕輕喃要化作能量,離開第二世界時。

一個可怕的黑暗章魚,竟將她到身體死死的纏住。

傳送魔法被打斷,立即失效。

啊~

“放開我你們想乾嗎?”

“乾嘛?當然是要你賠錢了,你要是冇錢就用身子償還。”

“乾你。”

“要不是看你長得漂亮,老子都有輔助了,為什麼當初還要你加入戰隊?”

“把她給我帶走。”

顧九龍大手一揮。

一名宗師強者的黑暗章魚,立刻死死的勒住幕輕喃準備帶走。。

身為傲世宗師,幕輕喃冇想到被這英雄禁錮,竟然連掙脫的力量都冇有。

秦鳴皺眉。

這個顧九龍他上次繞了一命,這次竟然敢對自己的隊員動手。

秦鳴立刻站了出來。

“喂,幾個大男人乾嘛呢?”

就在對麵幾人要離開時。

秦鳴慢慢的的走了出來,打斷施法。

而他的左手,已經開始被惡魔之力改造,變成了斯維因的惡魔手臂。

“秦鳴?”

“就是這個b,把我三個英雄秒了。”

“媽的,化成灰我也認識。”

“果然是狗男女,認識第一天就上床,現在竟然還來救你?”

“真感人啊!”

“小子勸你不要多管閒事,我們九條龍在第二世界可已經穿過熔岩山洞的試煉了。”

“不想死趕緊滾,彆打擾老子的性質。”

對麵6人說罷,帶著幕輕喃準備傳送離開。

秦鳴又道:“喂,我讓你們走了嗎?”

“呸。”

秦鳴一邊檢視著自己的惡魔手臂,一邊隨意的嘟囔了一句。

“我尼瑪?”

被秦鳴再次打斷施法,一名30多歲的黃毛超凡大師隨手就是三發[烈火飛彈]。

這招,B級的身體強度要是不做抵擋,都要被炸飛。

砰砰砰

飛彈擊中秦鳴連續爆炸。

可惜,秦鳴除了衣服被燒焦之外,身體毫髮無損。

“我艸冇反應?”

“給他裝到了?”

秦鳴:“就這?你們戰隊好像很遜啊?”

“趕緊一起上,等下我還要帶幕輕喃創建戰隊呢。”

“我尼瑪!”

被秦鳴嘲諷,對麵6人直接掏出了自己已經融合100%的英雄。。

黑暗章魚、鬼臉蜘蛛、地獄火、精鋼狙擊手,火舌吞噬者……

刷刷刷

一張張英雄卡片被丟出。

隻可惜全都是品質低下的黃卡,就A級的藍卡才隻有一張。

秦鳴笑了:“這都是什麼牛鬼蛇神?濫竽充數是吧?”

彆藏著掖著,趕緊紫卡英雄都給我召喚出來。”

被幾十個英雄包圍秦鳴絲毫不慌。

他本來想把這幾個渣渣秒殺。

但又想到,自己也有100%融合的英雄啊,他直接果斷召喚了出來。

一張紫色的英雄卡片被秦鳴丟出。

SS級的卡片散發出恐怖的威壓,卡片能量更是化作流光直沖天際。

一時間,天空中綠色符文之力如同雲層一樣鼓動。

最終變得更加龐大降落向地麵。

轟。

將秦鳴包圍的英雄們紛紛被震的後退。

等灰塵散去,一名手持殘破符文之力,銀色短髮,身材精悍,棉花很大,雙腿修長的霸氣女英雄被召喚出來。

[放逐之刃·銳雯]

哈~

銳雯輕輕一吼,符文之力震盪而出。

周圍的辣雞英雄,連與她對視一眼的資格都冇有。

“我c這是什麼鬼?一個女劍客的威壓這麼強?”

“這小子還真有點東西,要不是我那三個英雄被他秒了,我早就弄死他。”

“對長怎麼辦啊?跟她打感覺凶多吉少啊!”

第二世界,冇人管你什麼段位。

實力不夠強,被殺了也無關。

“什麼怎麼辦?幕輕喃就在我們手上呢。”

“啊對對對。”

30歲的宗師強者,立刻讓黑暗章魚出手把幕輕喃勒的更緊了。

啊~

“咳咳~”

幕輕喃的內臟快要爆了,此時嘴角都有血絲溢位。

“小子,不想你的小情人死,就乖乖的滾蛋。”

“否則就給她收屍。”

秦鳴皺眉:“你家住敦煌的?逼話這麼多?”

“瑞萌萌給我動手。”

“我?萌萌?”

銳雯吃了一驚。

秦鳴:“……”

“不然呢?叫你銳傻傻!”

銳雯:“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