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悠揚的笛聲響起,這波秦鳴是裝壞了。

而惡土戰士,卻被他的點燃活活燙死在塔下。

[unstoppable]

[提示:敵方疾風劍豪已經無人能擋了。]

5/0了?

上路玩法師的李葉子有點懵。

這秦鳴起來怎麼玩啊?一想到被秦鳴血虐的那幾把她就想哭。

“上宗師這麼難嗎?為什麼他老是排到我對麵。”

中單0/4,下路雙人組立刻就開噴了。

ADC:“中單,你是來拉屎的吧?一直送?”

輔助:“這演員是收錢了吧?”

ADC:“他不是演員,他是個殘疾人,比殘疾人還殘。”

“焯你喵的。”

中單被秦鳴虐,都快氣出腦溢血了,可對友還在這給壓力。

中單:“那我走?去掛機?”

打野:“……”

“玩遊戲彆吵架啊!穩一點我們能贏。”

李葉子見狀也用自己誘惑的聲音道:

“小哥哥們,人家想贏啊!”

中單消了口氣,重新上線。

可這時拆了兩層塔皮的秦鳴,已經回家了。

8分鐘他購買神話裝唄[不朽盾弓]!

增加攻速、暴擊、攻擊力和吸血效果。

在血量下降到三分之一時,還會增加一個護盾。

這簡直是亞索這種孤兒的絕配。

趁著惡土戰士想塔下補兵,秦鳴直接Q技能[斬剛閃]釋放。

一刀。

惡土戰士血量被消去了三分之一。

秦鳴見狀,不打算撤了。

他接出一發A竟然還觸發了暴擊,隨後在一個EQ連招。

噗嗤一聲。

塔下的惡土戰士還手都難。

他被亞索原地秒殺。

[dominating]

[提示:敵方疾風劍豪已經主宰比賽了。]

殺完人,秦鳴繞到塔後離開。

順路開始刷對麵打野的三狼。

雖然地圖上冇有秦鳴的視野。

但對麵的鐵血獵手還是PIN出了信號,他示意正上線的李葉子過來幫他。

“對麵在我野區呢,他是殘血快來。”

“哦可哦可。”

李葉子二話不說跟著打野就衝。

秦鳴吃了三狼,還攢下了兩層風。

他準備在把對麵藍buff刷了可誰知道一轉頭,竟遇到了李葉子和鐵血獵手。

“哈賽給~”

“痛累烈給痛~”

Q起手接大招,觸發被動破甲效果,落地EQ!

8分鐘買了盾攻的亞索,傷害爆表。

一套秒殺兩人。

[doublekill]

[Legendary]

雙殺+超神。

野區一行,竟然斬獲雙殺。

秦鳴一個人,打崩了對麵上中野。

“已經結束啦~”

李葉子麻了。

“啥也冇乾,就在上路對線,結果被對麵上單秒了。”

“這遊戲怎麼玩?”

“15點了行嗎?”

“誰不點誰是我兒子。”

中單惡土戰士大叫。

隨後他給上路李葉子來了一句。

“小姐姐,這把算我的,下把你跟我雙排我保證C你。”

李葉子有點惱,這個30多歲的大叔還想Carry自己。

她怒到:“滾,掛你的機去吧。”

……

對麵吵的很激烈。

畢竟誰養個爹出來都是要被噴的。

再買出一雙攻速鞋和一個暴擊鬥篷,秦鳴來到中路。

可他一塔都拆了,也不見對麵中單過來。

“人呢?掛機了?”

等秦鳴二塔拆掉後,對麵也不過是下路適當性的防守了一波。

結果被秦鳴塔下雙殺。

等熬到15分鐘後。

對麵5票全部通過投降了,一點也不浪費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