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裝你喵啊?”

“不就是拿了個一血嗎?”

“你怎麼這麼冇素質?”

敵方惡土戰士被秦鳴裝唄的行為搞破防了。

他開始在全部麥裡邊罵人。

罵人就罵人,怎麼他前口說的還是國粹,後嘴又說自己冇素質?

雙標是吧?

秦鳴直接道:“你有實力你也裝啊!?_?`”

“我自娛自樂不行嗎,死了的人彆bb!”

殺了人裝完逼,秦鳴家都不會。

他要好好教育這箇中單一次。

秦鳴對直播間觀眾道:“這把我不打到3000塊錢不回家。”

說完。

看到一波兵線,秦鳴直接E了上去。

畢竟台詞說的好。

“疾風亦有歸途,快樂永無止境。”

雖然後半句是自創的,但也完美的表達了亞索這個英雄的精髓。

那就是浪。

就好像提到“男槍”大家想的都是“好兄弟狐臭”,和臟兵。

……

惡土戰士複活了,跟著兵線就像宰秦鳴。

可惜,亞索釋放E技能[踏前斬],可以把敵人當做踏板進行位移。

秦鳴穿梭到惡土戰士麵前,一發Q技能[斬剛閃]釋放,隨後接出一發平A。

惡土想要還手。

可下一秒,亞索又對身後的另一個小兵釋放了E技能[踏前斬]。

穿過去打了一套,他又穿回來。

來回也就兩秒鐘。

笨重的惡土戰士甚至都冇摸到秦鳴一下。

“我c?”

惡土戰士技能全放空了。

可下一刻。

剛剛穿梭離開的秦鳴,竟再次回頭釋放E技能[踏前斬]!

”哈撒給!”

Q技能[斬剛閃]釋放。

秦鳴隨手斬出一道龍捲風劍氣。

惡土戰士被吹飛起來。

再打出一發平A,秦鳴轉身離開。

惡土戰士落地後,他半條命已經被莫名其妙打冇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傻唄英雄啊?”

“無限位移是吧?”

就在惡土戰士愣神時秦鳴又來了。

他亞索EQA連招,這次來了就不後撤了,因為秦鳴已經起了殺心。

惡土戰士顯然還冇搞清楚情況。

他被秦鳴戲耍,現在正是惱怒。

非常渴望與他打上一波。

可他一套技能,卻全打在了亞索的護盾上。

反而浪費了自己逃跑的時間。

一道、兩刀、哈撒給~

Q技能[斬剛閃]釋放,絲血卻跑進塔下的惡土戰士被秦鳴一刀兩斷。

隨後秦鳴E小兵出塔,絲滑無比。

戰績2/0,秦鳴來到5級。

他反手入侵野區,先吃對麵一組6鳥!

不過,這鳥纔剛吃完,對麵打野[鐵血獵手]一隻長著翅膀的甲殼蟲就發現了秦鳴。

對方直接突臉跟秦鳴乾架。

幸好亞索有兩層Q。

秦鳴果斷一發斬剛閃吹起龍捲風,原本掌握先機的鐵血獵手竟然被擊飛了。

抓住機會,秦鳴A出兩刀。

局勢瞬間逆轉。

鐵血獵手落地打出一套傷害,但秦鳴的血線仍舊在他之上。

這下冇得打了,鐵血獵手趕緊後退。

“中單快來救我”

秦鳴:“你爹來了也冇有。”

“給我跪下。”

秦鳴怒氣沖沖釋放Q技能斬剛閃,接一發平A在釋放E技能踏前斬,拉近距離。

鐵血獵手隻剩下一格血了,可這時惡土戰士竟支援了過來。

”你TM乾什麼呢?”

惡土戰士大吼一聲,一發惡土之劍刺在秦鳴的心臟。

可秦鳴目表明確,他要殺打野。

於是直接對惡土戰士,釋放了吧E技能踏前斬。

惡土戰士被當做踏板,秦鳴剛好追上了打野[鐵血獵手]的位置。

殺意已決。

“哈撒給~”

一發Q技能斬剛閃。

劍刃出竅,如同子彈出膛。

這一劍,將鐵血獵手的身軀斬成兩半。

血液四濺在草叢和牆壁上。

[killingspree]

[提示:敵方疾風劍豪已經開始大殺特殺了。]

戰績3/0!

秦鳴不僅凱旋迴血,他的天賦[致命節奏]也早已經疊滿。

而且最讓他意外的是,這波殺完人竟然還升級了。

金光亮起。

秦鳴等級來到6級,他轉頭攻擊隻有四級的惡土戰士。

Q技能斬剛閃吹出旋風,精準的擊飛對手。

當敵人進入浮空狀態時,秦鳴的大招就得到了釋放條件。

先砍出一刀傷害,下一秒秦鳴開啟R技能大招[狂風絕息斬]。

“你還是彆出招了,反正是我贏。”

亞索的聲音剛剛響起

他的身影就已經飛向了被擊飛的目標。

在空中做出霸氣的連擊。

so、lie、ei、kie、tong(艾歐尼亞語: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大招結束。

亞索穩穩的落地收劍,而惡土戰士的屍體則在他的背後,像是一塊塊紅色的豆腐碎落一地。

場麵極為血腥。

[doublekill]

雙殺。

[rampage]

[提示:我方疾風劍豪已經開始大殺特殺了。]

秦鳴戰績4/0!

“6666666!”

“老闆你太厲害了啊!”

“冇回城就連殺中單三次?連打野都殺了?”

下路的ADC李斯也是一驚。

他打開裝備欄一看,秦鳴可隻有一把多蘭之劍啊!

這就4/0了?

“中單你的英雄真是6啊!”

即便很不願意承認,但李斯還是誇獎起了秦鳴。

“基操勿6。”

秦鳴示意大家不要誇了。

他吃掉一層塔皮,雖然身上已經有了2000多塊錢,但秦鳴還不準備回家。

反正他靠多蘭劍的吸血,已經滿狀態了。

此時惡土戰士再度歸來。

秦鳴7級他4級。

不過人家買了一個[爆裂魔杖]是有裝備的。

可這有什麼用。

秦鳴E進塔下,QA打出傷害,在E小兵出塔。

無比絲滑的換血,根本不虧,惡土戰士隻有吃屁的份,摸都摸不到秦鳴。

等惡土戰士血量剩下三分之二時,秦鳴攢風進塔。

EQ連招,環形的劍氣吹起敵人。

一發平A接R技能大招[狂風絕息斬]!

“我會給你個痛快的。”

“殺人是種惡習,但我似乎戒不掉了。”

“速戰速決。”

“so、lie、ei、kie、tong”

秦鳴落地,惡土戰士隻剩絲血。

可秦鳴講武德不補刀。

他掛上點燃,隨後E兵線瀟灑出塔。

至於敵人是死是活,隻能看他的造化了。

拿出腰間的笛子,秦鳴優先的背對著絲血的惡土戰士吹了起來。

古話講:“兩國交戰,不斬樂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