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武神單殺了秦鳴一次,飄了。

可這波秦鳴可以接受。

因為他做出了自己的神話裝備[峽穀製造者]!

裝備屬性: 80法術強度、300生命值、8%全能吸血、15技能急速

虛空腐蝕:在對敵方英雄造成傷害時,每過1秒,就會造成2%額外傷害(最大值為10%)。在滿層時,該額外傷害會轉而造成真實傷害。

神話被動:你每裝備一件傳說裝備,就會獲得2%全能吸血和8法術強度!

神話有了,接下來隻要有攻速不被控製,天使還會怕誰啊!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ADC嗎?不就是被單殺了一次嗎?

你見過0/8的天使,發育25分鐘追著五個人虐嗎!

這把讓你這個“土著”看看什麼叫主C,什麼叫核心輸出。

回到線上。

女武神膨脹的家都冇回,她把秦鳴家的紅buff偷了。

有了紅buff,她囂張的上來點了秦鳴一發平A。

可下一秒,秦鳴直接還手。

AEA三發普攻瞬間打出。

在接Q技能:[耀焰衝擊]!

一把火刃從傳送門召喚而出,直接刺透了女武神。

小半血被秦鳴打掉。

女武神雖然吃了一驚。

可她弔啊!竟然敢回頭反打。

秦鳴扭頭躲過女武神的[長矛投擲],[致命節奏]加上[蹬神長階]的被動攻速瞬間疊起。

啪啪啪啪。

手持長劍的秦鳴一發發火焰射出。

峽穀製造者的被動觸發,每一發普攻附帶10%的額外真實傷害,還有全能吸血。

女武神出的是狂風之力,身板脆的要死,她的血量眨眼見底。

眼看打不過秦鳴了,女武神趕緊交出閃現逃跑。

“你等著,我1500塊冇出裝備呢。”

女武神剛聊下狠話,結果秦鳴一發E技能[星火符刃]已經跟了出去。

噗嗤一聲,符刃擊中女武神心臟。

啊~

一聲慘叫響起。

5/0的ADC女武神,閃現遷墳。

[Shutdown]

[提示:敵方女武神被我方正義天使終結,獲得賞金400!]

一波終結大人頭,再加上女武神的經驗值。

秦鳴頭頂直接亮起金光。

等級11級。

霎時間,秦鳴的背後竟然再度誕生了一雙羽翼。

天使的聲音也越加的冷漠。

“光明將我淨化!”

“火即是引路的燈塔,也是淨化的清泉。”

“天理難容瑕疵,我也不能例外。”

刷。

11的天使,不僅有兩雙翅膀,而且還進入了[熾誠]階段。

在第五次普通攻擊後,他會進入昂揚狀態,每一發平A都會射出aoe傷害的劍刃,對周圍敵人造成爆炸傷害。

此時拆掉一層塔皮的秦鳴,甚至越過兵線,將複活後的女武神堵在了二塔

並且他還一直在平A小兵,不讓自己的昂揚狀態結束。

“怎麼變成兩雙翅膀了?”

“你敢不讓我上線,你真覺得自己行了?”

女武神,狂風之力加鋸齒短匕、暴擊鬥篷,還有一雙攻速鞋,經濟非常高。

此時,她直接一髮長矛投擲就插了上來。

噗嗤一聲。

秦鳴躲都不躲,直接**了半血。

半血冇了,他作勢後撤。

女武神見狀那能讓秦鳴得逞。

“敢壓線就要你付出代價,去死吧。”

女武神開啟狂風之力突進。

可就在這時,秦鳴突然回頭,R技能大招[聖裁時刻]釋放。

金色的聖盾免疫狂風之力的傷害,無數的聖劍製裁而下。

女武神三分之一的血量直接被打冇了。

秦鳴立刻還手。

EAEQA!

一套連招,爆炸的平A打出。

滿血女武神原地去世。

她裝備再好經濟在高,也掩飾不了自己是個脆皮ADC。

而秦鳴不僅具有可觀的成長性,而且有無敵有治療。

神話裝備也能增加坦度和吸血能力。

“你一個ADC,你配嗎?”

“你不配。”

秦鳴打開全部麥直接嘲諷了一句。

女武神氣的破防,不過她冇敢bb。

往日的“教育”浮上心頭,秦鳴把他虐殺的場麵曆曆在目。

“不行,我要去其他路發育,不然這把又冇得玩了。”

秦鳴不知道女武神怎麼想的。

他宰了對方後,便釋放W技能[星降恩典]回血,隨後入侵對麵藍區。

這就是天使最喜歡的時刻。

清完兵,野區亂刷。

打完一隻蛤蟆秦鳴血量回滿。

可此時,敵方打野竟打了爆炸果實,降落在了藍buff的位置。

“我c,你怎麼在老子野區?”

看到秦鳴的第一反應,打野就是跑。

可秦鳴怎能讓他如願。

Q技能[耀焰衝擊]減速+減少雙抗。

AEAA……

一路狂A。

不到五下,直接給對麵[雷電騎兵]活活A死。

戰績6/1!

[killingspree]

秦鳴再度進入了大殺特殺狀態。

“還有誰?”

殺完打野刷他的藍buff,藍buff刷了吃三狼。

隨後獨自吃掉峽穀先鋒,拆掉一塔。

此時女武神已經跑去中路了。

阿虎的狂雷戰士,又回來和秦鳴對線。

可這一來一回,他不僅丟了一塔,二塔也被先鋒一頭撞了半血。

天使的數值,會隨著等級成長會越來越恐怖,更何況還是6/1的天使。

秦鳴回家購買傳說裝備[納什之牙]。

增加攻速、冷卻縮減和法術強度。

普攻攻擊,附帶額外魔法傷害。

搭配天使的被動簡直就是絕配。

“打野給我個紅怎麼樣?”

“你去拿小龍把,石頭人我也替你刷了。”

上半區就三組野,秦鳴一個上單刷了兩組。

可打野不僅不罵他,還屁顛屁顛的歡迎他吃。

冇辦法,誰讓打野是自己帶飛的學生王澤璿呢。

雙buff加身,秦鳴壓製在對麵二塔前。

動不動就是一套AEA。

遠程的爆炸平A,讓阿虎苦不堪言。

幾下就被點回家了。

秦鳴順勢拆掉2塔,在次獲得600塊的經濟。

“這怎麼玩啊?”

“來幫我一下啊!”

阿虎在高地門口,再度被秦鳴利用手長的優勢打了半死。

等他回城秦鳴又開始拆高地。

“上路怎麼被拆高地了?把他包了。”

對麵5人包圍來了上路。

可秦鳴直接跑路了,臨走時還幫打野把野區刷了個乾淨。

刷完野區,他來中路替陳戛然吃了一大波兵。

隨後又進入對麵下半野區。

秦鳴就跟個強盜一樣。

仗著全能的吸血效果,和普攻附帶的aoe傷害無限刷經濟。

在這期間,他連團都不打。

24分鐘,秦鳴刷到了16級。

在即將升級的瞬間,他直接開麥道。

“24分鐘,16級的天使,我建議你們直接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