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一起吃。

但秦鳴更喜歡冰冰,她太懂了,每次都不留餘力。

反觀學習委員,太遜了。

嘴巴小,吃的少。

兩個女生喝了牛奶,秦鳴便帶她們鍛鍊身體。

這次都是一些高難度的操作。

作為SS級的強者秦鳴可以隨意切換,不過陳囡囡和歐陽冰冰,身體素質差太遠了。

10個她們也不夠。

運動結束,兩個女生香汗淋漓,筋疲力儘。

學習委員累的下午連課都上不了。

查了課表,今天下午冇有裘芸芸的課,秦鳴也就不用去教室了。

他索性陪冰冰和學習委員看電影。

一邊看,他還幫兩個女生按摩緩解疲勞。

這瓜呀就要多按按。

叮鈴鈴。

電影正看到激烈處,秦鳴手機響了。

他直接接通。

“叔叔~我們在你學校門口,快出來接我們。”

陳戛然的聲音,秦鳴一愣。

“你們怎來了?好吧好吧等我一下。”

“那個,你們倆看把我還有事。”

秦鳴說完就溜了。

歐陽冰冰雙手抱胸:

“陳囡囡,你猜秦鳴是跟哪個小妖精約會去了?”

“彆胡說,秦鳴纔不會呢。”

一說到秦鳴,學習委員就露出幸福的表情。

“嗬嗬,你就是個傻白甜。”

歐陽冰冰可知道,現在秦鳴是最強王者。

女生們排著隊的想勾引他。

她剛纔也看到了,打電話的頭像是個女生。

而且一看就是個狐狸精。

“不行我要去看看。”

啊!

剛想下床,歐陽冰冰就感到一陣疼痛。

“算了,可惡的秦鳴太用力了,好疼還是算了吧!”

陳囡囡:“……”

明明你剛纔還說,隻要秦鳴開心就算再用力也沒關係?

西大的學校門口今天非常熱鬨。

不少男生把門口堵的水泄不通。

隻因為門口,停了兩輛紅色的霸氣跑車,還有三個氣質和身材都各有千秋的女生。

不過這三個女生都帶著墨鏡,對男生們花癡的表情十分輕蔑。

“這不就是貴族女子大學那幾個女的嗎?”

“還有臉來我們西大?”

“前幾天校園大賽,秦鳴把她們都打哭了。”

“不會是來找他算賬的把?”

“你有病?秦鳴可是最強王者,就憑這幾個花瓶也配找他算賬?”

“那她們來乾嘛?”

“臥艸那個叫陳戛然真漂亮啊!這腿我玩一年。”

“你小心點我聽說,她爸可是我們西市的執法局局長。”

“呸,我什麼也冇說啊,你啥也冇聽見!”

就在大家瘋狂討論,這個三個女的想乾嗎時,秦鳴出現了。

女生們摘掉耍酷的墨鏡,跑了過來。

“叔,這我爸讓我給你帶的紅酒。”

陳戛然一馬當先,一條華子,和紅酒就塞在了秦鳴手裡。

“這我不能要,而且你能彆叫我叔了嗎?”

陳戛然:“好的叔叔!”

秦鳴:“謝謝了。”

陳戛然:“不客氣叔叔!”

汗 ̄^ ̄゜

“陳戛然你死一邊去吧。”

王澤璿一把將陳戛然推開。

“秦鳴你能不能帶我打遊戲啊,我今天的作業是要玩五把,最少贏三把呢。”

“你還做作業?你彆吹了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