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鳴拉了一把幕輕喃嫩滑的小手,把對方拉了回來。

禦姐心頭一暖,冇想到小男孩挺有擔當。

秦鳴手持熒焰,不僅護住了她,而且開還直接回頭了。

反手秦鳴釋放熒焰Q技能[地霜冥湧]!

轟的一聲。

白色霜火瞬間噴出,對麵五人同時被噴掉三分之一的血量。

並且熒焰Q釋放完畢後,厄斐琉斯還會用副武器對擊中的每一個目標,造成一次攻擊。

秦鳴的副武器剛好是[墜明]!

噗嗤

五發墜明擊中敵人,減速的同時,飲血劍的和過量治療的護盾,也為秦鳴抵擋了對麵五人的集火。

幕輕喃也奶了秦鳴一口。

治療色的光芒,在秦鳴身體上升騰。

他迅速淨化解掉控製,反手釋放R技能大招[清輝夜凝]!

“你輕聲呼喚你靈魂中的陰影,我與你同在,哥哥!”

隨著妹妹拉露恩的聲音響起。

秦鳴濃縮的月之精華已經擊中五人。

月光炸裂,在凝輝中竟然還有一個人女孩的身影。

不過所有的注意力,可都不在那凝輝中的女孩。

而是秦鳴大招的钜額傷害。

不同的主武器釋放的大招,都會帶有一次相應武器的攻擊。

作惡aoe傷害最高的熒焰,在五人之中爆炸。

每個人的身體都爆出一團白色的霜火,如同煙花般絢麗。

可這四射的煙花,卻傷害極高。

aoe傷害拉滿。

中單、AD、殘血的輔助同時被收集者的傷害炸死。

[triplekill]

一個大照,融化雙C和輔助,ADC中也隻有厄斐琉斯能做到了。

全場的觀眾集體傻眼,甚至對麵還活著的打野和上單都成了大殘。

兩人心頭一涼,交出閃現想跑。

秦鳴閃現追上,主武器切換成[墜明]!

Q技能釋放,禁錮兩人。

一左一右。

一人兩下平A,可怕的收集者和暴擊傷害,再次拿下兩顆人頭。

[Pentakill]

五殺!

15/0!

“臥艸”

故意回城的打野,本想害死秦鳴和那個不要臉的禦姐。

誰知道,秦鳴竟1v5。

剛纔那個大招,跟放煙花一樣,一炸對麪人全冇了?

“打野,你在不來放先鋒信不信我出去舉報你?”

“你他喵的故意演老子?”

秦鳴被禦姐的聲音和段子,搞的二弟快炸了,這TM打野還故意坑人。

“你不就是想想跟禦姐雙排嗎?”

“你有實力你帶人家啊!反正我是不想跟她玩了。”

“難受啊!”

隨著對麵五人全部陣亡,打野趕緊放出峽穀先鋒,4個人一波推平了對麵。

[victory]!

勝利的語音響起,秦鳴的厄斐琉斯直接獲得10萬熟練度。

這最少也得20%的融合度,掌握兩個技能啊!

而且厄斐琉斯的武器,也賊帥。

回到對戰房間,除了最強王者已經離開了,其他8名玩家全部申請秦鳴的好友。

可秦鳴很急,二弟撐得他難受。

“那個我下了下次在玩吧!…

“嗬,男人,這就軟了?不是說帶我飛的嗎?還要C我,就這?”

“你不會痿了吧!”

秦鳴:“……”

我以為姐姐是個好人,冇想到TM太會了,我小夥子難受。”

秦鳴把直播都關了,幕輕喃也一眼看到了秦鳴凸起的地方。

怎麼比視頻裡的還那啥啊?

幕輕喃吃驚了。

咳咳

她紅著臉避開目光,但還是有意無意的去瞟。

“不行,我都1300分了,C我一把我就能進入前200名了。”

“小弟,幫幫我啊!”

秦鳴哭了:“我幫你誰幫我啊?”

“那你是因為那裡難受纔不打算玩了。”

“廢話。”

幕輕喃作為一個輔助打到1300分,可太不容易了,上王者的機會就在眼前。

她豁出去了。

“你跟我來。

幕輕喃說完按了一下木瓜上的宗師徽章,一個傳送門出現。

等秦鳴進入後發現,這竟然是第二世界幕輕喃的居所。

對方竟然還是某個B級戰隊的輔助選手。

“去廁所解決吧,完事後我們雙排。”

秦鳴:“……”

我還以為……我他喵被騙了啊!

看了眼穿著瑜伽服的凹凸有致的禦姐,秦鳴無奈的走進浴室。

躺進對方平日裡洗澡的浴缸,秦鳴放滿涼水。

洗了個澡,二弟這纔下去了。

神清氣爽,秦鳴用對方的毛巾擦乾身體。

“你彆用我的毛巾啊,等下我回去給你取個新的。”

秦鳴身子都擦乾了,幕輕喃纔想著去取東西。

看到對方消失在房間內,秦鳴知道,她是回到現實世界了。

無聊的秦鳴觀賞對方的房子,跟在自己家一樣從冰箱拿出一瓶快樂水喝著。

叮咚。

就在秦鳴躺在瑜伽墊子上喝快樂水時,門鈴響了。

“誰?”

秦鳴下意識的來了一句。

顧九龍是(B級戰隊九條龍)的隊長兼ADC,而且他還是一名1390分的最強王者。

全國排名197名!

晚上冇事,他準備帶幕輕喃上分,誰知道對方打完了一把竟然進入了第二世界,顧九龍便找了過來。

可這TM的房間裡邊,怎麼有男人的聲音?

大晚上的帶男人來第二世界,顧九龍一下就帶入了。

好像他的輔助,就是他女人一樣。

顧九龍一拳砸在被moba法則保護的木門上。

A級的力量足以一拳摧毀整棟大樓,可這房間卻毫髮無損。

“把門開開,你TM他喵誰啊。”

顧九龍泡了好半年,冇把幕輕喃搞到手。

這下好,人家都金屋藏嬌了。

“彆吵了行不行,老子正在休息了。”

秦鳴年紀輕火氣很大。

而且本就被二弟搞得心煩意亂。

他穿著禦姐的睡袍,直接打開了房門

門口是個西裝男子,領口出還能看出九條龍的紋身。

對方一看秦鳴是個宗師1040分的小白臉,他一拳就砸了過來。

直衝臉麵的一拳被秦鳴單手抓住。

顧九龍愣住了。

一個宗師,能如此輕鬆的接下自己的一拳?

雖然冇用全力,但也不是B級身體強度可以輕鬆抵擋到。

難道他也是A級?

就在顧九龍震驚之時。

秦鳴已經把嘴裡的快樂水,吐在了對方臉上。

這一招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

堂堂王者,被宗師侮辱。

顧九龍眼神裡已經有了殺氣。

“小子我看你是想死。”

顧九龍的身體立刻被火焰覆蓋,九條惡龍盤旋而出。

接著,對方還拿出了三張B級英雄的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