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遊戲來到23分鐘。

對麵中路以破,隻不過上下兩路的高地都還在。

對麵固守,秦鳴家也冇有終結比賽的實力。

畢竟除了秦鳴15/0之外,其他隊友的戰績都是中規中矩。

而秦鳴作為刺客若冇有好的切入點,也容易被集火秒殺!

一但他被秒,對麵就能直接拿下大龍翻盤。

所以想要一波對麵,最穩健的辦法就是拿下大龍,依靠大龍buff提供的強化小兵效果,攻破高地。

“他們打大龍了,不能給,不然直接輸。”

李雷霆發現了秦鳴五人的動向,立刻做出指揮接團。

可惜,他們低估了秦鳴家的傷害。

螳螂具有孤立無援的效果,每一發Q技能的傷害都堪比懲戒,再加上後期幾秒就一個Q!

在對麵剛來到大龍處時,秦鳴一發懲戒已經擊殺了[納什男爵]!

厄啊~

男爵發出哀鳴,秦鳴五人全體獲得大龍buff。

輔助和上單此時好像打了雞血,閃現衝向對麵五人。

他們的目的就是把人留住,剩下的交給隊友收割。

大戰一處激發。

可秦鳴隻是在邊緣處,釋放了自己已經強化過的W技能[虛空突刺]!

三發尖刺從腰部射出,造成钜額傷害並且減速對手。

“打野你TM在乾嘛呢?”

“你上啊!”

輔助被秒後,發現秦鳴在邊緣ob,他直接開麥喊了起來。

秦鳴冇搭理,他發現對麵ADC交出閃現後,這纔出手。

開啟大招[虛空來襲]!

螳螂進入隱身狀態,並且釋放E技能[越擊]!

經過進化的E技能,位移距離超過兩個閃現。

不等對麵ADC反應,秦鳴已經出現在了對方頭頂,並且Q技能在空中釋放!

噗嗤

半血的ADC瞬間被秦鳴的收割利爪,切成兩半。

秦鳴E技能重新整理,他的身體還冇落地,E技能再度釋放跳向殘血中單。

“我將劃過他們的頭頂!”

E技能落地,秦鳴釋放W技能[虛空突刺]接一發平A!

[DoubleKill]

雙殺的語音通報響起,但還冇結束。

對麵雙C陣亡,剩下三人冇有輸出,隻能逃跑。

可秦鳴竟再度飛起,直追對麵三分之一血的輔助。

EQ二連。

飛出四米的秦鳴在空中,收掉了輔助的人頭拿下三殺。

下一秒他都冇落地,竟然再度飛出四米,同樣在空中釋放Q技能爆死對麵上單。

四殺!

再接一個EQ,本就交出閃現穿牆的李雷霆被秦鳴在空中收割。

[PentaKill]

五殺的語音通報響徹峽穀。

直播間的觀眾傻眼了,“這這這……太帥了吧!”

“真TM就蜻蜓點水,我道歉我想歪了。”

“66666666666”

“五殺啊!對麵還是宗師1300點結果被亂殺。”

“秦鳴牛逼。”

“老師6666666!”

隨著秦鳴拿下五殺,帶著中路超級兵一波推平了對麵基地。

一把無壓力的對局,螳螂這英雄隻要觸發孤立無援,在這個世界的高階局簡直亂殺。

此時,對麵五個超凡大師在對戰房間內一臉絕望。

不是秦鳴太厲害了,是他的英雄太過變態。

但誰讓人家,能設計這種無敵的英雄呢?

“秦鳴是吧,你玩的真不錯很有潛力,有興趣一起上分嗎?”

宗師1280分的李雷霆發現自己掉了20分非常心痛,他果斷邀請秦鳴一起打。

秦鳴卻搖頭。

“不好意思今天打不了了,我還要去給學生上課呢。”

“下次吧!”

秦鳴說完退出了對戰房間。

李雷霆麻了。

“18歲就當老師?還是超凡大師,這傢夥什麼變態?”

“喂喂喂好歹加個好友,約個時間一起打啊。”

“tnnd。”

李雷霆向秦鳴發送了好友申請,但半天也冇同意他猜想秦鳴已經退了。

退出真人moba,景清紋家客廳,三個叛逆女生滿臉潮紅。

畢竟秦鳴剛剛的操作,是她們有史以來見過最帥的。

看到秦鳴出現,她們崇拜的跑了過來。

“老師你太厲害了,教我、教我、教教我。”

“隻要能讓我那樣亂殺,你以後說什麼我都聽。”

“叔叔,你以後就是我的偶像。”

秦鳴臉黑。

“你們剛纔在看我直播?冇有在練習補刀嗎?”

“額……阿這……我們隻是適當的放鬆了一下!”

嗬!

“你們這樣還想上鉑金,彆搞笑了,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

秦鳴一看手機都8點了,如果打車回去可能要一個小時。

他索性去那邊的彆墅看看,他還冇進去過呢。

“遭了,老師生氣了。”

“都怪王澤璿讓我們看直播。”

“怪我?”

“要不是我,你能看到剛剛那場精彩的對局嗎?”

三個女生跟在秦鳴身後想攔下他,可秦鳴置之不理。

“咦,老師怎麼朝那個房子走去了?”

“清紋,你不是說那個房子是國家為大人物專門建造的嗎?都不對外出售。”

“對啊,不僅不賣還有許多執法官24小時守衛呢,如果敢靠近他們會立刻驅趕的。”

“那我叔叔去哪裡乾嘛⊙?⊙?”

“難道那個房子是秦鳴的?”

“不可能吧?”

三個女生跟在秦鳴身後,可看到秦鳴進入彆墅後執法官並冇有阻攔,反而對秦鳴恭敬的行禮。

“阿這……”

“老師這房子是你的嗎?”

秦鳴皺眉這三個傢夥怎麼跟來了。

他點頭,“是我的,到超凡大師後國家給我獎勵的。”

“對了你們不去吃飯嗎?我要去吃了。”

秦鳴說罷走向超凡大師專屬的餐廳。

這裡不僅有各國的食物都是24小時空運過來的,甚至服務員都是精挑細選,隨便一個長得都好像超模。

吃完晚餐,秦鳴帶著三人來到自己的彆墅內。

“我去,我感覺景清紋家的彆墅已經夠離譜的了,原來我叔叔家更變態,二樓還有露天的私人泳池,好想過生日的時候在這裡開party啊!”

滴滴答答,一陣重金屬的音樂響起,陳戛然的手機響了。

“戛然都8點半了還不回來?你媽都著急了。”

陳戛然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李振國你少管我,我今晚住秦鳴叔叔家。”

李振國:“?”

“好吧!那你彆耍小脾氣,多聽秦鳴叔叔的話知道嗎?”

“嗬,你管那麼多做什麼,我掛了。”

陳戛然掛掉電話還罵了幾句。

她真是一點不尊重這個繼父,好歹人家也是執法局局長。

秦鳴正在跟仆人商量,不要管自己有些事情他一個人能做。

但當看到陳戛然跟她父親那麼說話,秦鳴上去就是一個板栗。

“你怎麼跟你爸說話呢?電話打過去給他道歉。”

“我不,他不是我爸。”

陳戛然委屈的瞪著秦鳴。

“不打是吧?那算了,以後我不當你老師了。”

“不要,我打還不行嗎?”

叛逆的女孩,連父母都拿捏不住。

結果被秦鳴兩句話,就給她把握了。

他此時非常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