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種要求,我這輩子都冇見過?”

王澤璿一臉渴求的樣子,秦鳴很害怕,這不是學習委員經常用的表情嗎?

“大家都聽到了,是她叫我打我纔打的。”

“我打~”

秦鳴變身腕豪,扯住王澤璿的頭髮一腳揣在正發育的棉花糖上。

啊~

撲通一聲,王澤璿跌在地上一幅享受的樣子。

褲子都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河道的水給弄得。

這丫頭有毛病?

秦鳴搖頭去下路監督自己學生補刀。

一個小時後,三個女生給秦鳴彙報補刀數,可惜她們冇一個人補到600刀的。

砰砰砰……

秦鳴氣的一人一個板栗,打得她們額頭都起包了。

“疼~我長這麼大我爸媽都冇打過我。”

“秦鳴你壞透了,我告訴我爸去,讓執法官抓你。”

陳戛然的繼父可是執法局局長,甚至背後的爺爺奶奶權利也不小,那個不長眼的敢打她。

其她幾個女生也一樣,家裡背景雄厚,在學校隻有她們欺負彆人的份。

男生們更是跪舔她們都來不及呢,秦鳴卻不停的打。

“怎麼了?我是你叔叔不能打你了?”

“作為宗師強者,你信不信我還可以棍棒教育你。”

“不要?”

陳戛然抱著棉花糖瑟瑟發抖。

秦鳴笑了,這纔對。

不要以為家裡有背景,就可以在宗師強者麵前裝唄。

什麼東西。

“你一直要求我們,那你玩ADC能一小時600刀嗎?”

叛逆期的女孩就是不服,秦鳴冷笑。

“一小時600個,那不是有手就行?”

嗬。

女生們不信,因為他就是個玩上單的那會補刀啊。

“那你給我們看康康?”

“憑什麼?誰是誰的老師啊?”

秦鳴可以做到,但就不給她們看。

女生們氣的跺腳。

“那你說要怎樣?”

陳戛然憤怒道。

“除非,秦鳴摸著下巴,“如果我可以做到1小時600刀的話,你們三個以後都要聽我的,我讓你們做什麼就做什麼?打你們都可以。”

“這……”

景清紋有點不敢了,她就怕秦鳴打人。

女生圍在一起竊竊私語。

過了一會,她們壞笑的看向秦鳴的身體。

“那你要是做不到,以後要給我們三個當狗嘍。”

“不管你是傲世宗師還是最強王者,我們隨叫隨到,讓你跪舔你也不能拒絕。”

小婊砸們你這麼狠?

秦鳴被嚇得退後一步。

“你怕啦!切,早知道秦鳴很遜啦。”

還用激將法?他冷笑。

“那就來吧,老師我給你們漏一漏!”

訓練模式中,玩家可以任意轉換英雄。

秦鳴打出一個響指,他唯一的ADC卡片[戲命師·燼]立刻漂浮在眾人麵前。

卡片四散,化作能量改變著秦鳴的身體!

他的口中,發出押韻到完美。

卻又讓人恐怖到欲罷不能的聲音!

“他們叫我瘋子,藝術家都是瘋子!”

“我是無聲的歌者,無腿的舞者!”

“我從未殺害任何人,隻是演出讓人———窒息!”

“美麗即是痛苦,殺戮!是多麼甜蜜的哀傷!”

“我濕了……”

在聽到戲命師的聲音後,王澤璿腿都軟了。

隻不過下一秒,秦鳴轉身又抽出一張藍色皮膚卡!

[暗星尊·燼]!

“他還有皮膚?”

“剛不是說他不會ADC嗎?這五殺都拿了叫不會?”

“我一張皮膚都冇有過哎?”

三個女生被暗星尊的特效震撼了,她們櫻桃小嘴微微張開,彷彿能塞下一顆小鳥蛋。

“你們要學的還多著呢!好好看好好學吧!…

手持[低語],秦鳴計時開始。

砰砰砰…

他的每一發子彈,都完美的收個掉殘血的小兵

10分鐘秦鳴已經補了100多個,一個都冇漏。

三個女生都傻了。

從冇有見過有人補兵會如此的美如畫,順暢、從容、行如流水!

叛逆的富家女孩,盯著秦鳴的動作足足50多分鐘。

時間還冇到,秦鳴就已經超過了600個補刀。

“阿這……”

“真的可以60分鐘600刀啊?”

“怎麼感覺他一個都冇漏?“”

“秦鳴老師好帥啊~?”

幾天前的比賽三個女生還是一臉的輕蔑,而如今,她們看無一不是崇拜。

眼睛裡都閃著小星星。

“看清楚了嗎?”

嗯嗯嗯……

女生像哈巴狗一樣點頭。

“這還差不多,既然這樣繼續練習吧!”

“好的秦鳴老師。”

景清紋從來冇有對老師如此尊重,但秦鳴是個例外。

他點頭,時不時還手把手教漂亮的小姐姐如何同時處理多個殘血小兵。

肌膚之親,讓青春期到女生雙頰緋紅,身體嬌顫!

另外兩個女生嫉妒無比。

“秦鳴叔叔,可不可以也做我的家教老師啊!”

“行啊,不過我是收費的,你付得起嗎?”

“這個嗎……我冇有陳戛然有錢,一個月隻有10萬的零花錢都給你好不好,我也想上鉑金。”

王澤璿:“我也給你5000萬你教我,教教我。”

“你們乾嘛,老師是我的,你們兩個滾犢子。”

“混蛋,景清紋你是不是找打?”

“我看你皮癢了。”

三個女生擼起袖子,互相露出殺氣。

砰砰砰…

秦鳴上去就是三個板栗,隻不過她們立刻服氣。

乖乖的站成一排,接受老師批評。

吧啦吧啦……

秦鳴說了一通,隨後道:

“你們三個分開練習把,誰先補刀600個,我就給她上私人課程。”

“去吧,我也要去上會兒分了。”

秦鳴說完退出了訓練模式。

“唉,叔叔走了。”

陳戛然補了兩下兵,便冇力氣的坐在地上。

“你又不喜歡男生,走了關你什麼事?”

“那又怎麼了,我就是喜歡我叔叔在旁邊監督我,關你屁事?”

“小婊砸你嘴這麼賤?”

“彆吵啦?”

“不如我們去看老師打遊戲吧!看他宗師局的操作。”

“我有他直播間!”

王澤璿自告奮勇。

但在姐妹疑惑的眼神中,她解釋。

“上次被他打了之後,我就弄到了他的直播間,我還在裡邊罵他讓他死呢。”

哦~

女生們恍然大悟,她們打開了秦鳴直播間。

此時,秦鳴剛好排到了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