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我了,這小兄弟還真有點天真啊!”

李淩風在自己直播間嘟囔,實際意思就表示,秦鳴是個無知。

“就他?A級戰隊?彆說一個國服的超凡大師了。”

”就算是國服最強王者也要層層選拔,才能進入A級戰隊。他以為自己是外服的超凡大師?”

李淩風在直播間秀了波優越感,這纔給秦鳴編輯道:

“兄弟,請問你外服有號嗎?”

“泡菜國的賬號什麼段位啊?小日子國什麼段位?這麼大口氣還想加入A幾戰隊?”

秦鳴:“……”

哦!

秦鳴恍然大悟。

這個世界,華夏的真人moba水平在全世界墊底。

就連喝恒河水的阿三都不如。

在國際上也毫無影響力。

誰讓華夏戰隊基本上都是世界賽一輪遊,入圍賽就被淘汰那種。

更有甚者嘲諷國服王者,打不過泡菜國鑽石。

國家的戰隊,寧願花超過選手本身的大價錢,舔著臉邀請外國選手加入A級戰隊,也不願意要國服的王者選手,即便要了,待遇和年薪也比這些外國人少一半。

華夏真的不行嗎?

“怎麼不說話了,你加不加入啊?”

李淩風編輯的文字,難以掩飾其優越感。

秦鳴直接回絕:“趕緊滾,老子用不著進你這種垃圾戰隊。”

“我要自己搞一支A級戰隊,進入世界賽。”

秦鳴發送完畢,直接將李淩風這個叼毛拉黑。

直播間的觀眾也感受到了秦鳴那種豪情。

“大神加油,什麼時候創建戰隊?”

“大神看我行嗎?我黑鐵?”

“我也是超凡大師,能加入大神的戰隊嗎?”

“那些外服的王者來國服基本上都是血虐,人家是真的強啊!”

“我覺得秦鳴還是有點太吹來,他這水平去外服也就最多鑽石了。”

“樓上跪久了是吧?外服怎麼就比國服強?”

“主要是我們國家對這些人太寬鬆了,比賽前一天晚上還去蹦迪,怎麼可能打得過人家?”

“一個個彆墅豪車住著整天吃海蔘,是我,我他喵也躺平了。”

秦鳴看了看彈幕冇有多說。

他今晚先衝上國服前700名,然後進第二世界看看能不能找到幾個有力的隊友。

很快秦鳴和顧清清又找到了對手。

而且[傲骨、淩風]竟還是對麵的上單。

而自家的ADC則是[傲骨丶默默無聞]。

都是上把的。

“有趣啊!”

秦鳴再度掏出來自己的[不滅狂雷]對戰李淩風。

“我去,怎麼又是你小子?”

“還有李天默,你不是說不玩了嗎?怎麼還在打?你嫌老子坑是吧?”

作為同一個戰隊的隊友,李淩風對李天默這種行為非常鄙視。

她一個大師,憑什麼嫌棄自己宗師坑?

結果李天默輕哼。

“嗬,你今天狀態有點不行我就自己開了。”

“我勸你今天還是彆打了,不然12點一過又掉大師去了。”

被禦姐這麼一懟。

李淩風那個氣啊!

上把他掉了30分,檢視來排名後第701名距離他隻有10分的差距。

而且對方還在打排位。

一但對方在贏一把,就算李淩風不掉分,人家的分數也將高於他。

12點分數排名一更新,他躺掉超凡大師,所以這把必須贏。

“李天默,你她喵不知道我開直播呢?你首發位置冇了,打一年替補吧!”

李淩風憤怒的給李天默私發了一條資訊。

“這把你擺爛,後天比賽我讓你打首發。”

剛剛還波瀾不驚打李天默收到這話,皺起了眉頭。

甚至輪到她選擇英雄時,都遲疑到了最後一秒。

“ADC你選人啊?不會是要秒?”

排一把遊戲要3—4分鐘,秦鳴生怕ADC給秒了。

幸好對方最後一秒反應了過來。

但秦鳴也察覺到這位話少的高冷禦姐,此時的表情卻很痛苦。

好奇的秦鳴,使用自己永恩的能力檢視對方的內心。

李天默心裡的秘密全被秦鳴知曉了。

他也自然知道了李淩風竟想讓自家ADC當演員,故意擺爛一把。

這他喵的是冇贏過?

為了保分什麼手段都能用出來?

“ADC你這把好好打,要是擺爛我直接舉報你。”

李天默:“……”

他怎麼知道我要擺爛。

秦鳴:老子什麼不知道?

進入遊戲。

看過對局錄像的李淩風立刻PIN信號,示意所有人都來三狼的位置陰秦鳴。

上把秦鳴就是偷了隻三狼的經驗,在線上打爆自己的。

可惜,他跟隊友等到小兵上線秦鳴也冇來。

秦鳴不是傻子,同一個套路怎麼能使用兩次呢?

他這把直接吃了自家6鳥中的一個小鳥,這才上線。

上線就A兵,不滅狂雷的被動觸發,每一下普攻都帶有連鎖的閃電效果。

這給李淩風電的痛不欲生,他都不配吃兵線。

他喵的,李淩風躲在草叢想要以此規避秦鳴傷害。

可誰知此時,秦鳴竟然又一次6個小兵升2級。

“臥艸?”

“你他喵冇吃小狼怎麼到2的?”

秦鳴懶得搭理這個傻子,QE起手,打出強攻。

一套就將李淩風打成殘血。

啪啪啪

秦鳴PIN出信號。

這把,顧清清隻刷了藍buff就來到了上半區。

很簡單,她要給上路當狗!

看到秦鳴打出信號,繞後的顧清清立刻包圍隻有2級殘血的李淩風。

顧清清進塔,先手丟出兩個技能壓低血線,隨後扛了兩下直接出塔。

秦鳴則Q級技能拍暈,E技能落雷收尾。

雙招都冇交,李淩風便慘死塔下。

“吃對麵藍,我幫你打。”

殺完上單,秦鳴直接讓程清清入侵藍區。

對麵打野剛好在刷三狼。

而程清清和秦鳴就在隔壁,幫他打藍buff。

“他喵的,來人我藍要冇了。”

對麵打野不服,即便兩個人入侵但他還是想上來,拚一波懲戒。

“不管藍buff先弄他。”

藍buff剩下不足1000血,秦鳴和程清清卻突然轉火。

秦鳴閃現起手QE連招。

“雷暴!將吞噬你!“”

巨大的熊爪將打野拍暈,程清清跟上輸出。

即便對麵打野交出閃現,仍是被秦鳴最後一個點燃收下人頭。

“打你喵呢?”

“這兩個狗男女什麼東西?”

“憑什麼2級在我野區逞凶?”

擊殺打野後秦鳴2/0!

他返回線上推線,而程清清則刷了藍buff和蛤蟆血量回滿,等級也達到三級。

等李淩風回到線上,秦鳴找機會又是一套消耗。

秦鳴帶著兵線進塔。

火元素戰士顧清清再度出現在了李淩風身後。

李淩風:“我玩你媽?上汝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