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你好C啊!”

程清清一邊刷紅buff,一邊拍馬屁。

“你的小嘴是抹了蜜?今天這麼甜?”

程清清害羞,她可不是一個愛拍馬屁的女生,但秦鳴確實很會C啊!

“來上,這波給我反蹲。”

秦鳴買了裝備一邊上線,一邊指揮程清清。

並告訴對方反蹲的位置。

畢竟這個時間段,對麵打野也已經刷到了上半區了。

對方很有可能要抓秦鳴一波,為上單緩解壓力。

程清清跟在秦鳴後邊一起上線,她躲在了上路第一個草叢內。

刷。

當雷震子等級三級後,他突然毫無征兆的上來與秦鳴換血。

要知道,秦鳴領先他一把長劍和紅水晶的。

哢嚓

秦鳴被黃色閃電擊中

他反手就是EQAW一套輸出,雷震子血量減半。

但下一秒,三角草繞後的敵方打詛咒野木乃伊包圍了秦鳴。

“你喵的開科技偷經驗,演都不演的不了你個彩筆。”

噗嗤一聲。

雷震子給秦鳴帶上點燃,秦鳴立即向草叢後撤。

下一秒。

啪啪

木乃伊和雷陣子同時閃現進草追擊。

可當他們衝進草叢才發現,裡邊不止秦鳴一人,還有一個滿狀態,雙buff三級的火元素戰士。

“faking尼瑪?”

李淩風大驚。

想逃跑為時已晚了。

噗嗤一聲,秦鳴點燃掛上配合程清清一發普攻收掉人頭。

至於打野木乃伊。

程清清剛纔可冇搶人頭,技能都給這個打野留著呢。

qwe三個技能,打掉木乃伊半血。

秦鳴抬手E技能落雷劈下,減速木乃伊。

追上對方A接W一爪講其撕碎。

秦鳴雙殺,3/0!

[doublekill]

[killingspree]

[提示:敵方不滅狂雷擊殺了我方木乃伊,已經開始大殺特殺了。

額?

“怎麼打不過啊?”

下路的ADC李天默,疑惑的詢問副隊長李淩風。

雖然禦姐隻是個超凡大師105點,而且是戰隊的替補ADC。

但當被比自己弱的人詢問時,一股恥辱感仍是充斥在李淩風心中

“這小子有加經驗的掛,而且還叫大野反蹲?這他喵都不帶演的,絕對是資訊差,他喵的,不信等下看回放。”

“辣雞fw,開科技。”

李淩風第二句是打開全部麥罵的。

他冇有指名道姓,但秦鳴也知道對方肯定是在說自己。

秦鳴搖頭。

“對麵宗師應該是上頭了而已,等會他看了回放就知道我冇開了。”

秦鳴比較和善。

可他的粉絲卻不這樣認為,直接就口吐芬芳。

“他喵的傲世宗師,他好大的官威啊!”

“打不過就說開掛,你他喵就是個垃圾。”

“敢罵我秦鳴老公?”

“走我們去他的直播間收拾他。”

“罵死他這個狗日的。”

“宗師咋了,老子反正是網絡噴子他把我咋滴?”

一瞬間,秦鳴直播間少了500萬觀眾。

這500萬全是跑李淩風直播間罵人去了。

“垃圾宗師,一個B級戰隊給你牛上天了?”

“打都35歲了,纔是個宗師。”

“我老公18歲就上超凡大師了。”

“這就是宗師彩筆嗎?打不過就說開掛?”

突然多了很多黑粉李淩風皺眉。

他堂堂宗師強者怎麼會怕網絡暴力呢?

李淩風自覺有理,怕不是秦鳴開掛暴露,所以鼓動粉絲惡人告狀。

他直接回罵。

“那來這麼多的狗在我直播間啊!”

“你們家主子開掛打遊戲,還不允許我罵?”

“6個兵就升2級,不會有人覺得這是正常的吧。”

“哦忘了,你們這些黑鐵,不知道什麼經驗啊!”

“來來來,你們隨便噴我,影響老子單手開法拉利嗎?”

李淩風的話,把秦鳴的粉絲徹底激怒了。

兩邊的粉絲直接展開對線。

秦鳴對此一無所知。

他回城買了裝備,認真的享受遊戲。

不滅狂雷是重裝戰士,具有爆發能力,和不錯的持續輸出。

一但單人路拿到優勢,甚至可以1v2!

3/0!

秦鳴現在推線,李淩風甚至都不敢靠近。

而且他自認秦鳴有透視和升級外掛,所以十分小心。

兵線清理完畢,一道金光亮起,秦鳴6級。

他學習大招[天聲震落]!

(沃利貝爾釋放上古天神之威,他跳向目標區域,在空中變大並且增加血量,落地後對敵人造成高額減速,如果在敵方塔下,則凍結防禦塔使其無法攻擊。)

擁有大招的不滅狂雷幾乎越塔無敵。

秦鳴二話不說,直接EQ起手,塔下拍暈雷震子。

因為大招的傷害很容易被躲掉,Q技能眩暈起手,能確保大招精準命中。

兩個技能,5級的雷震子掉半血。

秦鳴反手釋放R技能大招[天聲震落]!

“初開之風暴,將令大地顫抖!”

“雷暴!將吞噬你。”

“隻有蠢貨才聽不見戰鬥的召喚!”

“祭品們,獻上血肉!”

轟隆隆……

秦鳴本就巨大的軀體一躍而起,在天空中聚集雷霆,萬千雷電讓他的身軀更加龐大。

被眩暈的雷震子抬頭,隻見一個巨大的狗熊屁股一躍而下。

轟的一聲。

地麵的防禦塔失去了反應。

即便秦鳴越塔強殺雷震子,可這防禦塔卻隻敢瞄準,不敢攻擊。

一屁股坐下,接一發W技能。

巨大的雷霆熊爪,狠狠的將雷震子撕成了兩半。

噗嗤一聲。

血量清零。

宗師強者慘死塔下。

[rampage]

秦鳴4/0!

[提示:敵方不滅狂雷擊殺了我方雷震子,已經接近暴走了。]

“嗬~你今天狀態不行啊!”

語音通報剛剛響起。

下路的禦姐李天默,就不自覺輕哼了一聲。

男人可以受苦受累,但不能說自己‘不行’。

劇烈的恥辱感,使李淩風恨不得把秦鳴掐死。

“不是老子狀態不好,是這他喵的開掛!”

“你們這些王八蛋,不要在老子直播間叫了。”

“什麼他喵的吃小狼,等會老子看回方焯你喵的。”

李淩風直播間在線人數突破3000萬人,比巔峰時期還翻倍。

可惜一多半都是罵他的

兩邊的粉絲互相不服,這事很快就傳到其他職業選手耳中。

“李淩風被虐了?”

經常跟李淩風開黑的主播,知道他今天帶妹,就冇找他玩。

結果一進直播間,好傢夥。

0/3!

還被對麵上單無情越塔強殺。

“對麵這小子誰啊!也太猛了,能把李淩風打成這樣?還隻是個大師?”

“趕緊加好友問一下他有冇有戰隊,冇有的話直接邀請他加入。”

此時,複活的李淩風連線都上不了。

打野程清清還在三角草叢蹲他。

等李淩風出現,火元素戰士閃現上去減速。

秦鳴Q技能拍暈,李淩風直接猝!

[unstoppable]

[提示:敵方不滅狂雷已經無人能擋了!]

“殘,他太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