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大師拜拜溜……”

就在對麵五人打開全部麥嘲諷之時。

他們的身後。

一個可怕的影子突然極速衝來。這正是秦鳴,釋放的R技能大招[愁煞]!

噗嗤一聲。

大招愁煞,完美預判了敵方核心ADC的走位。

對麵躲閃不急,甚至一頭撞在了大招上!

“我c?”

6神裝的ADC被[愁煞]擊中。

他嚇得一個機靈,因為他還記得自己上一波是怎麼死的!

ADC本能的交出閃現,躲進了四個隊友中間。

這一幕可把秦鳴逗笑了。

“中了我大招還往人堆裡邊躲?你這不是害人嗎?”

“黑影,該乾活了!”

微古絲,非常佛係的聲音響起。

下一秒,秦鳴立刻釋放大招的二段傷害。

噗嗤一聲。

千裡之外的微古絲,被自己的影子拉到了五個人之中。

散播絕望的魔法能量瞬間爆炸!

6神裝的ADC,當場融化!

而且ADC身旁的4個隊友,也直接被掛上了被動終焉。

4人被同時恐懼!

這還多虧了對麵Adc。

不然秦鳴真冇辦法把他們都恐懼。

4個人無法反抗。

秦鳴抓住時機,反手QWER一套技能全部釋放。

微古絲渾身的aoe傷害,瞬間爆炸!

剛剛還拆高地的五個人英雄,全部被黑暗魔法炸成了碎片。

血液滿天飛舞。

[pentakill]

[ACE]

五殺+團滅!

兩個語音通報先後響徹全場!

對麵五名玩家這下全傻了。

1v5,他們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一秒團滅這是個什麼概念?

憑什麼,他們憑什麼敢嘲諷超凡大師啊?

秦鳴也打開了全部麥:“唉!怎麼不說話了啊?”

“剛纔不是還要虐我嗎?”

“需不需要我在給你們一次機會?”

秦鳴的話,讓五個人吐血。

對麵一個字也不說全自閉了。

因為就算他們說給個機會,秦鳴也不給。

到了後期,隨著英雄等級的升高。

陣亡的複活時間高達50多秒!

一但某一方五名玩家全部陣亡,基本上遊戲就會被一波結束。

於是秦鳴一個人,直接帶著小兵將對麵基地摧毀。

[victory]

當勝利的語音響起。

所有玩家返回對戰房間,彈幕密密麻麻全是666!

而秦鳴的隊友,到現在都不敢相信他們贏了。

秦鳴用手指在自己姐姐身上戳了戳。

“你乾嘛啊?”

“彆要亂戳女孩子好不好。”

裘芸芸被搞得臉紅??*。

秦鳴疑惑道:“姐你剛剛張著嘴吧發什麼呆啊?”

裘芸芸正經道。

”還不是被你給震驚了。”

“那麼厲害。”

“而且一秒鐘秒了5個。”

”這簡直是我見過最快的團戰了。”

秦鳴謙虛道:“其實有的時候,我兩個小時都秒不了。”

裘芸芸:“?”

“兩個小時?”

“這麼長時間,彆人都能打好幾局了,你一波團戰要打那麼久嗎?”

裘芸芸暗想。

這小子也太謙虛了。

傻子纔信他的話。

成功吃了一把分。

裘芸芸獲得了英雄熟練度和許多精粹。

於是她邀請秦鳴在玩幾把。

等連續4把連勝之後。

秦鳴又是一波五殺終結比賽。

秦鳴自通道:“姐姐我**不**?”

“姐姐我厲不厲害。”

“姐姐我強不強。”

666666,秦鳴你是我見過最強的男生。

“那再玩幾把?”

秦鳴carry的過癮,並且想多拿幾個五殺。

可興奮的裘芸芸看了下手機,突然道。

”秦鳴,今天就到這兒把我還要回去備課呢,不然又要熬夜了。”

“額,好把老師。”

聽到秦鳴的語氣有些失落,裘芸芸甚至很自責。

但她真不敢熬夜,不然皮膚會變得很差。

兩人退出真人moba,此時窗外的大雨已經停了。

夜晚的竹林,仍舊能聽到幾聲鳥叫。

可藉著盧登的光芒,裘芸芸返回自己的宿舍。

可天有不測風雲

她纔沒走出10幾米,一道閃電突然劃破夜空。

漂泊大雨再次傾盆而下。

作為一名黃金強者,裘芸芸傻楞在了原地。

還秦鳴見狀,趕緊衝進雨中把姐姐拉了回來。

“這鬼天氣,又冷雨也不停。”

“老師你衣服都潮了……”

秦鳴看到裘芸芸上身的黑色。

他冇有多想隻怕姐姐會乾感冒。

但身體很誠實。

裘芸芸看到秦鳴的目光在看自己目光。

她簡直羞到極致。

並且,兩人此時還是手拉手。

裘芸芸下意識的想抽手,可秦鳴好像一副不知情的樣子。

就一直緊緊的拉著,裘芸芸修長白皙的手指。

可能是因為裘芸芸的手軟若無骨,導致秦鳴都不記得還拉著對方。

他既冇有弄疼對方,也讓裘芸芸無法掙脫。

她默許般低著頭,被秦鳴一路拉到沙發旁,秦鳴才鬆開。

“姐姐你先坐下,我去給你拿毛巾。”

“你身上都潮完了,感冒怎麼辦?”

“我這裡也傘,你還是等雨停再走吧”

秦鳴著急的忙前忙後。

他都冇發現,自己的二弟此時儘顯王者之姿。

給他老爭臉了。

裘芸芸無意間瞟了一眼。

下一秒,25五歲的老除女第一次見到了那種可怕的建築。

她趕緊轉過頭去。

但因為心裡暗示。

她越是不想,腦海中就越是出現秦鳴的尺寸和形狀。

甚至都在聯想那東西到底是人嗎?

簡直是精神折磨。

“姐姐你怎麼了。”

給裘芸芸倒了一杯水,秦鳴站在對方麵前。

裘芸芸抬頭又看了一眼,差點把她軟了。

秦鳴皺眉。

發現老師有點不正常。

他趕緊俯身,輕輕摸著裘芸芸的額頭。

這一刻,裘芸芸感受到了一鐘此時僅有的關懷。

小時候的記憶湧上心頭,她差點冇忍住眼眶都紅了。

滑嫩嫩的額頭,本應該像清涼的嫩豆腐,可此時卻非常滾燙。

在加上裘芸芸雙頰通紅的過分,秦鳴趕緊跑進臥室,給老師拿了一件自己的外套。

“姐姐你穿的這麼涼快乾嘛?”

“外邊還下著雨,趕緊把這件衣服套上。”

“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

“感冒?”

裘芸芸一想到感冒就要請假,她就指望那些工資還房貸。

可不能再請假了。

趕緊把秦鳴的外套穿在身上。

黑色外套,看起來是便宜貨。

但穿在身上還真的暖和了不少,因為是男生的所以顯得寬大不合身。

就好像小時候,有父親為她遮風擋雨一樣。

那些感覺已經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