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鳴你這個英雄怎麼跟開掛一樣,還可以隱身!”

“果然是鬼係英雄啊!”

“秦鳴你也太C了吧,白銀強者隨便殺。”

“不對,爹,秦鳴以後你就是我爹帶我上分吧!”

舍友們一個個激動的誇獎。

秦鳴卻麵無表情。

冇有大招的派克很厲害嗎?

那等會到了6級,自己學習了大招還不把隊友們嚇死。

“大家穩住,這把穩贏的。”

秦鳴說完,回城出了一把價值1100元的[鋸齒短匕]。

現在他一個輔助的經濟,已經和對麵中單持平了。

而對麵。

紋身男看到張菲被輔助抓死後,道歉道。

“我的我的,冇有告訴你輔助不在下路了。”

“我們穩住,對麵除了輔助其他人都菜。”

“等到後期打團必贏!”

“冇問題,我們可不會輸給一群黑鐵的。”

對麵五人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正在塔下猥瑣,生怕被秦鳴鉤過去的紋身男身體亮出了一道金光。

他6級了,學習了大招[爆裂射擊]。

“打野來抓一下,是時候教育對麵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菜批了。”

“好的大哥。”

對麵打野紅buff都不打了,直奔下路而來。

“李仙往後退,對麵打野可以能要來。”

看到對麵射手6級,而且打野的紅buff也重新整理了,秦鳴猜到打野肯定要來gank下路。

所以趕緊和李仙開始後退。

對麵紋身男發現了這點。

“他們想跑。”

“難道打野被看到了?”

“輔助快先手上,不然打野白來了。”

下一秒,對麵的白銀輔助立刻閃現上來。

並且使出大招,想要把秦鳴和李仙全部定住。

可惜!

秦鳴的反應非常之快。

隻用一個精妙的回頭走位,竟然躲掉了對麵輔助的大招。

而李仙,自然是冇躲過去。

對麵已經打野已經殺到,直奔李仙而來。

“李仙,眩暈結束你就趕緊閃現。”

秦鳴說完,一個Q技能竟將對麵射手勾了過來。

並瞬間使用E技能後撤。

派克的QE連招。

可以直接將鉤過來的敵人,眩暈在原地。

而秦鳴也順勢逃離了對麵攻擊範圍。

可李仙就冇那麼好運了。

他被對麵輔助和打野打了幾下,殘血後趕緊交出閃現和治療才保住了性命。

“可惡,不能讓他倆跑了。”

“對麵ADC大殘,可以越塔可以越塔。”

紋身男看了眼李仙誘人的血量,立刻做出指揮。

打野和輔助便直接抗塔,而紋身男則在後邊輸出。

可他們,似乎忘記了一個人。

咕嚕嚕…

三個強殺李仙的玩家,突然感覺身體周圍被海水包裹。

而剛剛還在塔下的秦鳴竟然不見了。

秦鳴使用了派克的W技能。

他化作水鬼隱身,並且靠近了對麵殘血的紋身男。

“惡有惡報!”

“什麼⊙?⊙?”

紋身男聽著耳邊恐怖的鬼聲,以為自己撞邪了。

可下一秒。

一把鋒利的魚叉刀就刺在了他身上。

隱身的秦鳴直接現行。

“我c原來是你。”

紋身男大怒,立刻使用火元素射擊秦鳴。

可在秦鳴眼中,三分之一血的紋身男身體已經亮起了紅光。

如同特攝劇中的怪物,進入了虛弱狀態。

騎士們,可以直接釋放必殺技了。

[R技能大招:湧泉之恨!]

秦鳴的鬼影從地上高跳起。

下一秒。

紋身男就看到自己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奇怪符號。

一個大大的叉號(X)。

地麵如同沸騰的開水。

噗嗤

秦鳴的派克閃爍到了紋身男的頭頂,重擊而下。

紋身男血量瞬間清零,屍體如同被擊沉在大海一般,身旁泛起巨浪。

秒了。

“我c。”

紋身男驚懼大叫:“你們兩個還越塔,我都被輔助切死了。”

已經完成越塔,殺死李仙的輔助和打野這才發現自己家的射手冇了。

他們立刻朝秦鳴殺來。

可秦鳴笑了。

因為抗塔,對麵的輔助血量已經到了三分之一。

對麵還不知道,他的身體在秦鳴眼中閃爍著紅光。

雖然輔助有眩暈技能。

可是已經冇命放了。

秦鳴的大招隻要處決敵人,就會重新整理。

[湧泉之恨]再次觸發。

跳起,墜落,斬殺!

一氣嗬成。

“兩個下了水!”

派克發出恐怖的聲音。

怎麼回事?”

“輔助怎麼可能被秒?”

對麵打野不可思議的質疑道。

這個世界玩家還不清楚,什麼叫斬殺技能。

隻要對方下降到一定血線,斬殺技能就可以直接將敵人抹殺。

護盾根本無法抵擋斬殺傷害。

而秦鳴也不想和對麵解釋。

他看到敵方的打野想跑。

[Q技能透骨尖釘]開始蓄力。

“小心啊!對麵這個技能可以把你勾過去。”

“就憑他?”

打野玩家一笑。

“我的走位可不是開玩笑的。”

身後傳來秦鳴出鉤的破空聲。

打野玩家趕緊交出閃現。

然鵝。

秦鳴的魚叉刀,竟然預判了他閃現落位的地方。

噗嗤。

打野玩家慘叫著被鉤回塔下。

秦鳴再次挑起。

[湧泉之恨]斬殺。

“三個丟了魂!”

triplekill

輔助!三殺!

“這就是你所謂的走位?”

秦鳴在打野玩家的屍體上嘲諷了一句。

舍友們開始集體為秦鳴爆發歡呼。

而秦鳴則冇有激動,他一邊回城一邊告訴李仙。

“李仙,你看到自己裝備欄的那三個金幣了嗎?”

“你將那三個金幣使用一下,那是我斬殺敵人分你的錢。”

李仙將三個金幣出售後,直接愣住了。

“我的歸我,你的歸你”

“我靠!”

原來,李仙的耳邊傳來了[血港鬼影-派克]的聲音。

而且出售三個金幣後,經濟直接長了900塊錢。

要知道,一個人頭才300經濟。

那豈不是說他剛纔雖然死了,但相當於也殺了三個人。

“秦鳴那你呢。”

秦鳴道。

“你看看我的經濟就知道。”

李仙看了眼秦鳴的裝備。

“他喵的!你比我這個射手經濟還高。”

甚至秦鳴已經全場最高經濟了。

“這是為什麼啊?”

秦鳴平靜道:“我的英雄派克大招,如果直接將敵人處決,那麼助攻的隊友也可以獲得同樣數額的金幣。”

“一個人頭300塊,但我用大招處決,那就是600塊。”

“要不然派克作為一個刺客英雄,為什麼會是輔助呢!”

“我c了!”

四個舍友徹底震驚。

對秦鳴設計的英雄,佩服的五體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