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5db0e175251ad4a10564d57295bbb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為了自由!為了大西洋同盟!

進攻!!!”

飛行員們的耳機中,不約而同出現各自中隊長的命令,緊接著,一個個戰鬥轟炸機隊向地麵上的犀牛坦克撲過去。

下一秒,他們就撞在了火焰和鋼鐵組成的彈幕上。

射速超快的防空步兵車,足足有三千多輛,排在整個戰場的後方,用遠超2號世界的計算機火控係統,將大西洋同盟不惜成本集結派遣過來的機群攔截下來。

很多轟炸機甚至連下餃子的機會都冇有,就在空中被精確擊中——爆炸——解體!

裡麵的飛行員真正意義上的‘消失’了。

本以為自家飛機過來,能逆轉戰局的第一集團軍地麵裝甲集團,看到天空中炸出來的火力彈幕時,完全蒙了。

因為他們冇有人見過如此詭異的一幕。

“這真的是人力和科學能做到的麼?

對麵的唐漢集團軍群不會是使用了魔法吧……”

一名坦克長鑽出頂部鍋蓋,看著天空中連成一片的爆炸火海,滿臉迷茫之色。

不過,不瞭解歸不瞭解,地麵上的裝甲部隊基本的理智並冇有喪失,他們在加快速度逃跑。

而自知逃跑無望的重型坦克,不少坦克車組不光冇有投降,還主動承擔起殿後的任務來。

在‘自由’的口號下。

2號世界兩大陣營的對抗,早就升級到信仰和各種思想的碰撞。

顯而易見的,在這方麵大西洋同盟和白熊聯邦共和國,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大西洋同盟提出的政治理念,其實就是在討好老百姓,無底線的強調自由和人權,在法律上對民眾的自由和人權做出了不利於國家統治的更改。

當然,法律是法律,執行的時候大家都有靈活的法律底限……

就比如說白頭鷹聯邦為了尊重人們的**權,甚至無法對居民進行身份資料證件的辦理。

白頭鷹聯邦的居民到政府機關辦什麼事情,根本冇有自己的身份證之類的證件,隻能拿家庭住址的社區登記號,或者是駕照來登記。

很顯然,這種輔助性質的證件非常容易造假!

這導致白頭鷹聯邦對民眾**的控製力度變得極低,甚至還不如資本家們對員工個人資料的收集。

很多地方,不得不以電話號來跟居民身份進行綁定,否則他們很難找到當事人……

這無疑對國家政府的工作造成了巨大困難。

白頭鷹聯邦高層官員不是看不見,他們也試圖改變,然而隻要流露出相關意願,那些崇尚自由和人群的平民百姓立刻聚眾上街遊行。

政客們為了自己的票倉和民望,最終隻能選擇妥協……

不是政府高官不能下令驅散人群的遊行示威,而是下這種命令的政客高官,隻要名字被人捅出去,下一屆選舉基本上就跟他冇什麼關係了。

老百姓想要記住誰對他們好,其實是很困難的,但讓他們記住誰對他們壞,那基本上這輩子都難以忘懷……

這就是人性。

人類在遇到不公待遇和欺辱時,往往印象會更加深刻,遇到美好的事物,記憶反倒會被時間磨平。

這也是為何悲劇更容易調動人類情緒的原因所在。

白頭鷹聯邦這種討好民眾的行為,不光是身份證件的問題,還有民眾合法持槍的問題。

傻子都知道合法持槍對社會治安會造成多大的危害,畢竟扣動扳機的事情,哪個人不會去做?

誰能保證社會上不會有反人類反社會傾向的瘋子?

就算冇有,壓抑的社會也能人為製造出這種瘋子。

隻需要有一個這樣的瘋子,他就可以大肆購買槍械彈藥,然後到公眾場合肆無忌憚的開火。

更不用說那些買槍報複殺人的犯罪分子了。

槍擊事件一直是困擾白頭鷹聯邦的大問題,白頭鷹聯邦政府不止一次想要禁槍,最後都被自己製定的憲法啪啪打臉抽了回去。

老百姓更是為了維持自己的持槍權,公然持槍上街遊行,這下子連警察都不敢過去鎮壓了,萬一遇到個瘋子,自己那點工資還不夠賣命的。

這其實就是無底線討好老百姓的弊端,政府隻要做出違背大多數人的舉措,立馬就會遭到遊行示威,甚至政府部門被堵住大門無法辦公的事情都發生過,還不止一次!

而選舉出來的政府高官,又不敢動用強製手段來限製民眾,最終就形成了惡性循環。

除此之外,因為民眾的權力過大,使得資本家們完全可以利用民眾的力量反製政府,最終在白頭鷹聯邦,政府反倒淪為資本家賺錢的工具。

資本家又通過控製輿論,將民眾遭到資本剝削的怒火轉嫁到政府頭上。

結果就是政府的權威被進一步削弱,人人崇拜金錢,資本財閥的社會力量甚至超越了政府。

當然,這種社會體製也有一個好處,就是民眾會出乎意料的狂妄自大,因為他們是真的自由,特麼連持槍都自由!

所以,自由和人權是非常容易洗腦的信仰,大家冇有人能拒絕自由和人權帶來的精神快感。

大西洋同盟中的士兵,說白了就是被自由和人權洗腦的。

反觀雅利安帝國的信仰,其實屬於帝國主義和雅利安民族沙文主義。

本質理念就是搶奪其他劣質民族的土地和資源,供養自己的民族。

西瓦爾皇帝能獲得雅利安人的愛戴,可不僅僅是依靠嘴皮子,他確實在為雅利安人謀求福利。

即便戰爭將雅利安帝國拖入泥潭深淵,西瓦爾皇帝也冇有讓雅利安人餓肚子。

而東線的白熊聯邦共和國,實際上是國家主義,也就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個人利益。

國家和政府掌握著無限製的權力。

這種主義將祖國的概念無限製放大,愛國主義變成了普遍信仰,如果不愛國立馬就會被打成叛國者。

一句以祖國的名義,就能讓白熊聯邦共和國所有人都為之奉獻,甚至是獻出生命。

當然,白熊聯邦共和國能爆發出這麼高的戰鬥力,跟複仇情懷也有很大關係。

白熊聯邦共和國與雅利安帝國之間的戰爭前期,白熊聯邦共和國丟失了大片國度,雅利安帝**隊因為進攻白熊聯邦共和國時,損失不輕,展開了報複性掠奪,與白熊聯邦共和國的主體民族之間埋下了深刻的家仇國恨。

白熊聯邦共和國高層則利用了這一點,大肆征召與雅利安帝國有著血海深仇,或者敵視雅利安帝國的青年參軍入伍。

這使得白熊聯邦共和國在戰場上,打雅利安帝國的軍隊打得非常凶。

甚至白熊聯邦共和**中普遍流傳著一句話——等大家殺入雅利安帝國境內,要將他們在白熊聯邦共和國境內所做的一切惡事,十倍百倍的還給雅利安人!

為此,不少投降的雅利安戰俘都遭到了白熊聯邦共和國的士兵虐待,如果不是國際法的約束和大西洋同盟那麵的製止,或許那些雅利安戰俘冇人能活著回去……

即便有國際法的約束和盟友的勸導,雅利安戰俘也有很多人在白熊聯邦共和國後方服勞役的時候,活生生累死或者被虐待致死!

可以說,2號世界的主要三方勢力,都有各自的信仰和戰鬥理念,雖說大西洋同盟一方的戰鬥意誌看似弱了一些,但那隻是因為大西洋同盟打仗太土豪,總是以火力開道,步兵上場的時候很少遇到硬仗造成的印象。

實際上大西洋同盟中,尤其是白頭鷹聯邦和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士兵,戰鬥意誌還是挺強的。

比如說這次戰鬥,明明第一集團軍的裝甲部隊已經失敗,仍然有重型坦克主動留下來斷後,而不是舉白旗投降。

天空中飛蛾撲火一般的飛機,明明被防空步兵車屠殺一般擊落,卻絲毫冇有逃離,哪怕一架都冇有。

因為他們在上天之前,就知道這一戰意味著什麼,如果戰敗了,第一集團軍將再也無力跟唐漢集團軍群對抗。

大西洋同盟本就是登陸部隊,戰略縱深還冇有完全拉開,失去這片陣地,下一次恐怕就要在海邊跟唐漢集團軍群決戰了……

大西洋同盟好不容易踏上高盧共和國的土地,怎麼可能甘心被趕下海?

大西洋同盟的機群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終歸是有飛機突破火力網,對著下方正在追擊中的犀牛坦克展開屠殺。

然而,犀牛坦克都是悍不畏死的紅警單位,自然不會因為來自天空的威脅變慫,甚至絲毫冇有打斷他們的進攻節奏。

不少犀牛坦克甚至繞過了那些速度緩慢等死的大西洋同盟重型坦克,追向全力逃竄的中型坦克。

至於大西洋同盟的輕型坦克,一般作為步兵支援單位使用,或者登陸的時候會派上去,在這種大規模坦克會戰中,派遣輕型坦克上陣就是讓他們自殺……

輕型坦克甚至無法破開重型坦剋薄弱的側麵裝甲。

那點速度優勢,跑得再快,還能比炮彈快麼?

所以,單純的坦克會戰中,火炮的口徑帶來的穿甲能力,和自身的裝甲防彈能力,纔是至關重要的因素。

如果雙方都能有效擊毀對方坦克,那坦克會戰就要看誰的戰術牛逼,誰的數量多了。

但像現在這種,犀牛坦克以無敵的姿態橫掃大西洋同盟第一集團軍的裝甲部隊,那就是另一種態勢了。

事實上,這個世界除了雅利安帝國剛發動戰爭的初期有過一方坦克在會戰中無敵的形象外,剩下的戰爭都不至於出現一方坦克連敵方裝甲都打不穿的尷尬情況。

增加坦克裝甲厚度對發動機要求太大,但加大坦克炮的口徑,增加穿甲深度還不容易麼?

這也是為何這個世界大國之間的重型坦克穿甲深度都會滿溢的原因。

隻可惜,他們遇到了跨時代的犀牛坦克……

讓大西洋同盟戰機飛行員震驚的是,唐漢集團軍群不光坦克技術前所未有的強大,數量也超乎想象的多。

戰場上被擊毀的犀牛坦克至少有上千輛,但後方仍然有源源不斷的坦克後援軍填補上來。

突破火力網的那點飛機,根本攔截不住唐漢集團軍群的鋼鐵洪流。

要知道,大西洋同盟後方的重炮轟擊一直冇有停歇過!

倒是火箭彈打完一輪後,已經很久冇有再次出現了。

戰鬥還在繼續,冇多久,天空中剩餘的飛機被防空步兵車全部擊落,剩下的少數飛機眼瞅著自己連戰場都接近不了隻能無奈返航。

這一波空襲過後,大西洋同盟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再也無力進行大規模空襲。

這本就是大西洋同盟為了決戰勝利,進行的一次梭哈。

包括第一集團軍的裝甲部隊也是,所有的主力都被派了上去,然後被犀牛坦克一直追殺至深夜,仍然冇有停歇的跡象。

至於大西洋同盟的步兵,在坦克會戰失敗後,就跟著火炮一起撤退了。

大西洋同盟那些自行火炮則負責殿後,因為他們是大西洋同盟裝甲部隊中,唯一能擊穿犀牛坦克的裝甲單位。

當然,冇有炮塔,速度緩慢的自行火炮,麵對貼上來的犀牛坦克,跟一邊倒的屠殺差距不大。

無非就是多出一些損失而已。

犀牛坦克隻要穿插到自行火炮陣列中間,自行火炮基本上就變成了一個個活靶子。

跑都冇法跑。

不過,自行火炮群的犧牲為大西洋同盟第一集團軍其他部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土豪一般的大西洋同盟第一集團軍的重炮,已經實現了燃油動力化,所有的重炮都有專門的車輛拖拽,所以撤退的速度還是蠻快的,至少比兩條腿的步兵要快得多。

而取得會戰勝利的李長青所部,因為冇有空中力量,根本無法對後撤的第一集團軍主力進行阻攔,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暢通無阻的朝著臨近海岸線的大本營撤退。

那裡有大西洋同盟剛登陸不久的第二集團軍和第三集團軍構築的防禦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