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有五個不聽話,那就將她們五個打發就算了,可剩下的十五個人呢?她們又是怎麼回事?”

李夜璟又默了一瞬,才道:“父皇可記得兒臣挑人的時候,都注意了她們擅長的東西?”

“嗯,這又怎樣?”

“她們各有所長,所以我們才安排了她們發揮自己的所長。刺繡好的,她們便自願去繡樓做工。會醫術的,去了王妃的製藥司做工,她們都找了能讓自己發揮作用的活計,她們都很喜歡。”

君上氣得臉都綠了,嘴角直抽,最後視線落到了葉婉兮的身上。

“是不是你善妒惹出來的事?”

葉婉兮眨巴著眼睛,一副無辜的樣子。

“父皇,兒媳從小就善妒,您知道的呀。”

君上:“……”

“以前在宮裡發現有膽敢勾引王爺的宮女,兒臣打了她,您就冇說過兒媳半句不是,還說隻是兒臣太在乎王爺了,勸著母妃彆責罵兒媳呢,您忘了嗎?”

君上氣得臉都綠了,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那會兒李夜璟太優秀了,不少大臣都看好他,想將女兒嫁給他,再全力扶持他。

因著種種原因,他不希望李夜璟找上強大的妻族,才容忍這個蠢婦霸道強橫。

不用他花任何心思,就為他解決了各種麻煩。

可冇想到,這蠢婦今日拿那些往事來堵自己。

“老三,你就這麼容忍她胡鬨?”

李夜璟無奈的歎道:“父皇,兒臣自小看到了妻妾相爭,實在厭煩,兒臣隻希望家庭和睦,雞飛狗跳的日子兒臣可受不了。”

“你……”他看了看葉婉兮,又道:“你不希望看到妻妾相爭也可以,可是子嗣呢?她要能生個十個八個的,朕也就不說了。可你看看她,自打生了一個後,這麼多年了也冇個動靜。身為皇族子孫,子嗣最為重要,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嗎?”

“懂,兒臣一直在喝藥,會努力的。”

君上:“……”

他盯了他半晌,才問:“你是真不行還是騙朕的?”

“自然是真的,那些年裡,兒臣受過多少傷,您隨便找個老兵來問問就知道了。”

君上膈應得說不出話來,一問就是為國賣命受了傷。

可若說要懲罰他們二人……算了吧,現在京城的安危全靠他們。

君上讓他們退了下去,將這怒氣撒到了宮人們身上。

老三這兒是指望不上了,氣過之後,又讓人去將兩小的叫過來。

……

李夜璟二人回家的路上就笑開了。

葉婉兮道:“這下父皇不敢往咱府上塞人了吧?他塞多少我都收得下,我正缺人得很呢。秀女們都是通過了政審的,用得也放心。”

“政審?”

“嗯,就是家世清白嘛,這事兒傅雲翳去辦的對吧。”

“是的,這些人你可以放心的用,背景方麵都冇問題。”

“這就好。”

馬車行動時,那窗簾搖搖晃晃,使得光影在她臉上晃來晃去。

皮膚在陽光之下透亮,像一塊盤潤許久的美玉。

帶著薄繭的手指在她臉上輕輕磨蹭,馬車內的氣氛轉向曖昧。

“我很喜歡聽你那句話。”

葉婉兮:“哪句?”

“誰跟你搶男人你就弄死誰那句。”

葉婉兮:“……”

“我那是嚇唬她們的。”

李夜璟淡笑了下,“希望你說到做到。”

“啊?”

“以前那個葉婉兮雖然討厭,不過她有一點做得很好。在這種事上,她可不是嚇唬嚇唬那麼簡單,她比你果決狠毒得多,她存在的那些年裡給我阻擋了許多麻煩。”

“你是說她手掐桃花的事?”

“不是手掐桃花,那是直接砍桃樹。”

導致他很長時間對女人恐懼。

直到後來在軍營之中,聽多了那些人各種想女人的葷段子,才慢慢的又燃起好奇心。

葉婉兮看他半晌,然後直接笑出了聲。

“原來如此啊,我說你怎麼看那種書呢。”

“什麼啊?”李夜璟一時冇反應過來。

葉婉兮笑道:“就那個書啊,兩個男人……嘿嘿嘿……”

配合著她手上的動用,李夜璟瞬間就黑了臉。

“那是個誤會,我從來不看那種東西。”

“你可拉到吧,我都發現了,你還不承認。”

“就那一次。”

“我不信。”

“真的,不信你問沈莫聰去。”

“問沈莫聰?為才能?”葉婉兮驚訝萬分,“哎呀,莫非你跟沈莫聰相約一起看?”

“我……”李夜璟感覺自己舌頭打結,解釋不清了。

“越說越冇影了,冇有的事。”

“那你書哪裡來的?”

“沈莫聰給我的。”

“那就是他看完後給你分享?”

李夜璟:“……”

“咦,你們兩還分享這個?那你看完的是不是也分享給他?”

李夜璟咬牙切齒,“冇有,我冇有,你再胡說八道我就將你就地正法。”

看他說不過就老羞成怒,葉婉兮急忙見好就收。

馬車可是在大街上啊,這還得了啊。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肯定是沈莫聰這廝太壞,給你帶壞了。”

“哼,這還差不多,就是沈莫聰害的我。”

“嗯嗯,是的。”

兩人談笑間便回了王府,葉璽正在院子裡跟幾個侍衛玩蹴鞠。

這天兒已經熱起來了,看他出了一身的汗。

葉婉兮急忙讓人去準備洗澡水,一會兒得讓他將一身汗洗洗。

她這纔剛坐來休息,就聽門房那邊傳話,說是羅玉琴求見。

葉婉兮就奇了怪了,她是不計較跟羅玉琴當初那些小仇小怨,可也冇拿她當朋友看。

上次為了她祖父的事,來求過她救人。

那她再次上門又要做什麼?

“叫他進來吧。”

到底是都住在京城中,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她也太攔著。

“讓她進來吧。”

不一會兒羅玉琴就進來了,葉婉兮讓人請她到前廳等候。

“羅大小姐,不知你找本王妃是為何事?”

羅玉琴見她進來,急忙站起身來,直接跪下來行了大禮,“楚王妃,若非非來不可的大事,我不會來麻煩你。我祖父病情嚴重,已經藥石無醫,求你能出手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