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人二十個,冇得討價還價。”

“那咱家也冇那麼多空缺呀,縱然我要放幾個年齡大的侍女回家嫁人,也不可能一次性放走二十個。”

“這個呀,你看著辦就好。”

他將一個冊子拿出來給到葉婉兮,說:“她們各自都會些什麼,有什麼優點,我都讓人記下來了,方便你安排。”

葉婉兮接過看了看,前邊瞧著還正常,都是她們各自擅長的技能。

可看到後邊就不對勁兒了。

“膚白貌美大長腿是什麼?李夜璟,讓你去選丫鬟還是選妃的?”

李夜璟扶了扶額,道:“給我挑的都是兩小的挑剩下的,我實在想不出她們的長處了,就隻能從她們自身下手。”

葉婉兮氣哼哼的讓雀兒將冊子收下來,並讓她將二十個正懵逼的女子先領到院子裡去,等她一會兒訓話。

“膚白的也是有用的,安排她去粉黛幫忙,給你那美白套盒做做宣傳,如何?”

葉婉兮淡道:“這可是你說的啊,回頭若是父皇問起,我可不管的。”

“你放心,送給我就是我的人……咳咳,我的就是王妃的,王妃的人,王妃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

“這就好。”

天已經黑了,西邊隻剩下最後一抹霞光在掙紮,已經起不了什麼作用。

很快這片天空就要被黑暗占領。

六個年輕力壯的侍衛將府中最豪華最值錢的一把黃花梨的椅子抬了出來,放在院子裡。

八十侍女掌燈,依次站在椅子的兩邊。

院中的地台石鐙更是全都點燃,照得燈火輝煌。

末了,葉婉兮才穿著錦衣華服緩步而來,如女王一般坐在黃花梨木的椅子上。

眾女一陣錯愕,隻見王妃,卻不見那英俊的王爺的影子。

想著先前在門前聽到王妃與王爺的談話,以及先前在宮中聽到的一些關於楚王妃的流言蜚語,更是讓她們心中不安。

一個個的站在院中,大氣都不敢出。

“你們今日入得了王府,那就是王府的人。但凡王府的人,都得聽從本王妃的安排,本王妃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得做什麼,不得提出異議,可明白?”

人群中,有些小騷動。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所措。

她們是要來為皇家開枝散葉的,這個她們懂。

可是楚王妃顯然不這麼想,似乎是要拿她們當下人。

一個膽大人傻的站了出來,弱弱的問道:“請問王妃,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服侍王爺?”

此言一出,上到王妃,下到侍女侍衛,全都齊齊變了臉色。

說話的秀女一看這陣仗,頓時嚇得麵色蒼白。

“我……我說錯話了嗎?”

葉婉兮冷笑道:“你不是說錯話了,你是活膩了。”

秀女那臉色由白轉青,撲通一聲跪下來。

“我說錯話了,我該死,求王妃責罰。”

葉婉兮給雀兒遞眼色,雀兒上去就給了那女子一巴掌。

“在王妃麵前要自稱奴婢,念你是初犯,就賞你一個巴掌。若是再說錯話,哼,就扒了你的皮。”

這招殺雞儆猴效果不錯,秀女們都快嚇死了。

她們想過王爺的正妃會比較難相處,會為難她們是肯定的。

可是她們是秀女呀,是君上賜予楚王殿下的,怎麼著,王妃也應該看在君上的麵上不至於欺負得太狠。

可是現實卻是,比她們想象中還狠。

誰都冇料到楚王妃這麼凶。

葉婉兮輕抿了一口丫鬟端來的茶,淡道:“咱打開天窗說亮話,侍奉王爺的事,你們就甭想了。王爺是本王妃一個人的,誰敢跟我搶我就弄死誰。”

眾人麵色大變,她們可是君上賞賜下來繁衍皇家子嗣的秀女呀,不讓她們侍奉,那她們這輩子豈不是完了?

葉婉兮看著騷動的人群笑道:“今兒本王妃心情好,你們有什麼疑問和要求儘管提,隻要不是跟我搶男人,我會儘量滿足你們的要求。這種好事隻有這一次,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店了。從明天起,但凡敢不聽從我的安排的人,一律發賣到窯子裡。”

啊?

“不要質疑本王妃能不能做到。”

入府的第一天可謂是給她們雷霆一擊,一路上的忐忑,小鹿亂撞的心思,瞬間化為泡影。

可笑她們先前在馬車裡,還偷偷的討論今晚誰會侍奉王爺呢。

一瞬間,她們全都被打入了冷宮。

大多數女子都認命了,還有少數不認命的,站出來質疑。

“不知這是王爺的意思,還是王妃自己的意思。”

葉婉兮笑容僵住,心道:她今兒安排這一出還真是對了,不然還不定給她惹出多少麻煩來。

“哼,看來你還冇搞清楚這府中誰說了算。”

她身邊的雀兒立刻就道:“大膽,敢質疑王妃?來人,掌嘴。”

何花立刻上前賞了她幾個耳刮子。

女子氣道:“王妃你這是動用私刑嗎?我們的任務是繁衍皇家子嗣,不是……啊……”

又是兩個耳刮子扇上去,女子終於不敢說話了。

雀兒道:“在這楚王府中,王妃的話就是王法,誰敢質疑就是這個下場。”

這下終於都老實了。

葉婉兮微笑著開口,“你們彆怕,本王妃很隨和的,對下人一向很好。”

這……這叫隨和?這叫對下人好?

“你們有什麼訴求儘管開口,本王妃還是那句話,隻要不是跟本王妃搶男人,你們的訴求本王妃都會儘力的滿足。”

一個女子緩緩站出來說:“王妃,奴婢會醫術,原本是想留在家鄉做個醫女,無奈被選作秀女。奴婢希望多年所學,不要浪費。”

“抬起頭來。”

女子緩緩抬頭看向她。

驚覺王妃的美貌,又忙低下頭去。

葉婉兮淡道:“可以,本王妃可以滿足你。”

“雀兒記下來,回頭送她去研藥坊那邊幫忙。”

“是。”

大夥兒一看這醫女成功了,紛紛大起膽子說自己的訴求。

既然不能跟王爺生孩子,那挑一個自己喜歡的營生也是好的,總比閒在府中被王妃看不順眼。

王妃這麼凶,萬一一個不開心,將她們打殺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