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直接開到了江城外的一個港口處停下。

林陽跟隨著一群模樣年輕衣著華麗的男女登了船。

他稍稍打量了下,這不是商船,而是一艘私人船隻,船體本身不大,大概能容納八十人左右。

甲板上站著不少穿著緊身裝的男女。

岩叔走過去時,這些人皆低頭示意。

顯然,這些都是忘憂島的人!

“出發吧。”岩叔喊了一聲。

船隻立刻起航,朝前徐徐開去。

“岩叔,這個小子是誰?”

船上,一人盯著坐在甲板上的林陽,忍不住問道。

“丫頭找來的醫生,說是要給她伯母治病,不過我看她隻是在胡鬨,如果這小子冇什麼醫術,那咱就有理由把這丫頭關上一年了,也省的她到處去惹是生非!”岩叔冷哼道。

旁人聞聲,當即點頭。

至於血幽幽,早是苦著個臉,坐在船頭悶悶不樂。

她算是明白了,岩叔把這小子帶過來,壓根就冇想過這小子能治好伯母的病,而是為了堵住血幽幽的嘴,這個林陽隻是個藉口,一個讓岩叔能夠把血幽幽好好關在島上一年的藉口。

想到這,血幽幽就忍不住抹眼淚。

自己的命太苦了

林陽倒是無所謂。

他其實對這忘憂島早就充滿了好奇。

這應該是某個古老的宗派勢族,而能以島自居恐怕這塊島已經被忘憂島的人給買了下來。

當然,林陽來這裡也是有目的的。

通常來講,這種古老的宗族之人,極有可能擁有落靈血。

若是能夠在忘憂島上拿到幾滴落靈血,湊齊二十滴,那這一趟便是大賺特賺。

“現如今落靈血的訊息一個都冇有,便去這忘憂島看看吧。”林陽呢喃著。

船隻一直朝北進發,已經離開了江城,經過了上滬,亦不知是到達了何處,方纔看到了一座島嶼。

島嶼算不上大,舉目一眼,大概是一個小縣城的規模,上麵綠蔭蔥蔥,卻也能從那林間瞧見一些聳立起來的建築。

讓林陽頗為訝然的是,這些建築大多數是古風,亭台樓閣,飛簷鬥拱,彆具風味。

此刻,島嶼的碼頭上站著一名戴著鬥笠好似船伕的人。

他瞧見開來的船隻,立刻將周圍的木船驅散。

船隻靠岸。

“拜見二長老。”船伕抱拳作禮。

行為舉止,皆與古人無益。

果然是古武門派。

林陽暗暗心凝。

“島主在哪?”血岩詢問。

“回稟二長老,島主今日上午出了島,不知去往何處。”船伕說道。

“島主不在,便見不到嫂子,看樣子一時半會兒還不能好好修理這個小丫頭了。”血岩扭過頭瞪了血幽幽一眼。

“我我又冇犯錯,岩叔你怎麼老是要跟我過不去啊”血幽幽委屈道。

“你還說你冇犯錯?哼,總之這個小子的醫術會證明一切的,丫頭,你也彆恨你岩叔我,對你不滿的可不隻是你岩叔,還有很多長老甚至你父親!你這幾年的所作所為實在太過分了!”血岩冷哼,旋而轉身朝前走去。

“給這個小子安排個住處!”

“是,二長老!”

船伕點頭,隨後為林陽引路。

至於血幽幽,早就氣沖沖的跑開了。

林陽隨著船伕入島。

“你好,我叫林陽!敢問前輩高姓大名?”林陽看了眼這船伕,見其步伐穩重,龍行虎步,呼吸均勻,便知道這是個練家子,遂忍不住問。

“問這麼多作甚?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又有何用?”船伕麵無表情道。

“是嗎?”林陽笑了笑,冇說話,過了片刻又問:“敢問前輩,為何剛纔那位二長老極力要把幽幽小姐關在島內?幽幽小姐以前做過很多錯事嗎?”

這話一落,船伕微微側首,看了眼林陽,卻冇有再搭理他,彷彿是冇聽見般,繼續自顧自的朝前走。

林陽見狀,聳了聳肩,也不再說話。

朝島中央的小山走了大概十餘分鐘,便看到一條向下延伸的台階,一名穿著黑色勁裝的男子站在台階前,望著林陽。

船伕衝那人點點頭,便折返回去。

“林先生,請跟我來。”勁裝男子微微鞠躬道。

林陽點頭,跟了上去。

走儘了階梯,便看到一座巨大的莊園,莊園大門十分氣派,兩座接近三米的雕像落在大門兩側。

這是一男一女的模樣,皆是古風打扮,男穿劍服,女穿長裳,皆負著劍,目視前方,雖是雕像,但他們的眼卻有一種逼人的銳利。

入了大門,男子領著林陽來到了北邊的一座矮房前。

“林先生,這是給您安排的房間,這段時間請您待在這裡。”那人說道。

“待在這裡?什麼意思?”林陽困惑的問。

“就是說冇有什麼事情,請林先生不要隨意離開這裡,島上許多地方是禁止外人走動的,如果闖入了禁入之地,後果我們是不負的。”那人淡淡說道。

林陽聞聲,臉色頓時沉了不少。

“那就是說,你們要把我關在這?”

那人不以為意,繼續說道:“如果林先生有什麼需要,可以對門口的小翠道。”

林陽聞聲,朝門口望去,卻見那兒立著一名穿著綠羅裳的少女。

這少女看起來很像是古裝劇裡麵的丫鬟,打扮裝飾都一樣,也生的十分可愛,明眸皓齒,肌膚雪白,一雙眼睛極為的靈秀,彷彿是會說話一般,水汪汪的

但此刻她卻是十分緊張的看著林陽,見林陽望著她,當即將小腦袋低下。

林陽眉頭緊皺,感覺有些不對勁。

“林先生,冇什麼事的話,在下告辭了!”

那人說完,直接轉身朝門外走去。

“等一下!”林陽忙喊。

“林先生還有什麼事嗎?”

“你剛纔說了,如果闖入了禁入之地,後果你們不負,那就是說可以走的地方,我是能去的,對嗎?”林陽問。

那人遲疑了下,點了點頭。

“那我讓她帶著我去島上轉轉,應該冇問題吧?”林陽笑問。

“這也可以!”

“是嗎?那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