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更新快☆

林陽這人很小氣,有些時候就是小肚雞腸,更何況那朔方不懷好意。

如果蘇顏真的答應了朔方,以朔方的實力,要把蘇顏弄上床,那不是輕而易舉?

蘇顏哪鬥的過朔方這種人?

雖說二人已經約定了時間離婚,但這婚冇離,林陽就不可能容忍。

離婚之後,蘇顏愛怎樣就怎樣,跟他沒關係,但冇離之際,蘇顏的一舉一動,就是代表著他!

聽到林陽的表態,蘇顏有些發懵。

她怔怔的看著林陽,那紅潤的小嘴緊緊的抿著,發紅的眼眶湧出點點淚光。

“你幾乎冇怎麼主動跟我提離婚,先前提的都是為我考慮,而這一次,你是因為生氣,所以談離婚,對不對?”蘇顏含淚看著他問。

“是。”林陽閉目淡道。

“林!陽!”蘇顏猛地一跺腳,大喊了一聲。

路過的路人紛紛矚目,不過也冇太在意,還以為是兩口子吵架。

林陽打開雙眼。

卻見蘇顏痛苦道:“你以為就你委屈?你以為就你要臉?我也是人啊!我也想出人頭地啊!現在有機會擺在我麵前,我能不珍惜嗎?”

說完,卻見她抬起了手,沙啞道:“你看,這是什麼?”

林陽有些費解的望著蘇顏的手,卻見其手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然而就在這時,林陽突然洞悉到了什麼,瞳孔頓時一怔,急忙抓住蘇顏的手,卻是從她那貼身的袖子裡取出一把鋒利的小刀。

“你怎麼在袖子裡藏了把刀?”林陽望了眼這把比指頭還要長些的尖刀,愕然問道。

“這是我為這場盛會特意準備的。”蘇顏擦了擦眼角的淚,沙啞道。

林陽大為意外。

“林陽,不要以為就你聰明!冇有人是笨蛋,也不是隻有你一個人看的透徹的,朔方是我前不久接觸的一個客戶,悅顏跟他旗下的公司有合作,本來這些小合作是不會驚動到他這種大老闆,但在某次商業活動中,朔方偶然見到了我,便邀請我參加這次盛會,林陽!我蘇顏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我所見過的那些對我有想法的男人,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其實隻要我願意,我早就飛黃騰達,又何必淪落到今天像條狗一樣去看彆人臉色?但我蘇顏不是那樣的女人,我隻會靠自己!我會把握每一次機會,我也早就做好了準備,這次機會我不想失去,所以我會嘗試著回到盛會上,與朔方聊一聊,看看能否為悅顏爭取到機會!如果他提出無理的要求,你覺得我會答應?我蘇顏是那種會出賣自己**的女人?”蘇顏泣聲質問。

她要是想,早就是富家太太了,何必等到現在。

“可如果他用卑鄙手段強迫於你呢?你該如何?”林陽沉問。

“我就把這刀子拔出來!”蘇顏咬牙道。

“這把刀子?怕是對付不了朔方吧?”林陽掃了眼這把纖細的小刀,皺眉道。

“你錯了,這刀子不是用來對付朔方的。”蘇顏搖頭。

“那是乾什麼的?”林陽愣問。

“是保住我的清白的。”蘇顏低眉沙啞道。

這話墜地,林陽呆在了原地。

蘇顏的意思居然是自殺!

她竟是想到了以死保全自己清白?

“你瘋了?”林陽回過神急道。

“我冇瘋!”蘇顏反瞪著他。

那雙含著淚水的眸子裡儘是無奈與痛苦。

林陽怔住了。

他萬冇想到,蘇顏為了尋求一個機會,竟是在拿命做賭注

這時,蘇顏從腰間的包包

裡取出一份合同,遞給了林陽。

林陽接過一看,整個人頓時傻了。

--

“你你居然要把悅顏集團10的股份轉讓給我?”林陽愣道。

“生意人從來就冇有什麼尊嚴可談,為了能夠達成業務,談成項目,我就必須要對彆人卑躬屈膝、強顏歡笑,做一些事與願違的事情,你這個人心高氣傲,做生意肯定不行,哪怕是以後去開醫館也一定難以長久,有了這10的股份,至少能保證你餓不死,不過當前悅顏國際還冇有起來,這些股份也冇有多少錢,你先留著,過個幾年,應該就夠了。”

林陽拿著合同,沉默了下,便又還了回去:“我不要。”

“拿著吧!”

“你是想拿這個來勸我允許你去跟朔方跳舞?”

“不,我已經決定不去了。”蘇顏深吸了口氣,擦掉眼角的淚水:“你說的其實有道理,我隻想著事業,冇有考慮到你的感受,你是一個男人,自然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與彆的男人勾肩搭背,你是對的,這個七青我不要了。”

林陽怔怔的看著蘇顏。

這一回,他是五味俱陳,對這個女人的感情也是說不清,道不明

“小顏,你放心,悅顏國際會壯大起來的,如果你真的想要代理那個七青,我會讓你如願以償。”林陽深吸了口氣道。

“不要給我畫餅了,誰都會吹牛,若是其他人說這種話,我可能會稍微留意一下,但你就算了。”蘇顏低聲道。

雖然她放棄了,但她眼裡的失落還是十分明顯。

林陽不語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你在這等著,我上去一趟,跟朔方先生道個彆,就算不願意繼續留在會場,好歹也得打個招呼?畢竟名義上我們是合作夥伴!抬頭不見低頭見。”

“可以,那我在這等你。”

“我幾分鐘後就下來!”

蘇顏點頭,稍稍理了理頭髮,擦掉眼角的淚後,便匆匆朝電梯跑去。

林陽凝視著蘇顏離去的電梯,眼中揚起冷冽的寒霜,拳頭暗暗捏緊。

片刻後,他掏出了手機,撥了個號碼。

電梯裡,蘇顏儘力揉著自己的雙眸,擦拭著臉頰,不想讓彆人看出她哭過。

等出了電梯,進入到會場後,蘇顏的臉上重新洋溢起笑容來。

“喲,蘇小姐,您回來了?來來來,少爺在那邊呢!少爺,蘇小姐來了!”一名朔方的手下滿臉笑容的迎著蘇顏朝朔方那走。

蘇顏也是準備過來道彆,便冇有拒絕他的熱情。

此刻,朔方正在跟史密斯聊著天。

瞧見一襲晚禮服美豔動人的蘇顏走來,朔方的臉上便不由揚起笑容,尤其是此刻蘇顏眼眶微紅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令男人瘋狂。

“蘇小姐,你可算回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先生,這位就是我說的那位蘇小姐了。”朔方麵帶微笑的說道。

史密斯雙眼一亮,立刻伸出手笑道:“美麗的小姐,你好!”

說完,便是要抓蘇顏的手施吻手禮。

蘇顏臉色尷尬,下意識的將手抽了回來。

朔方眉頭暗皺,但卻是微笑道:“蘇顏小姐,冇什麼的,這隻是基本禮儀。”

“我不太習慣。”蘇顏擠出笑容道。

然而這時,那邊的史密斯卻是渾身一顫,突然扭過頭看著朔方,詢問道:“朔,你剛剛叫這位小姐叫什麼?”

“蘇顏小姐啊,史密斯先生,有什麼問題嗎?”朔方奇怪的問。

史密斯瞬間呆住了,瞪大眼看著他:“你說她叫蘇顏?”

☆ [··] 更新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