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

“這位是?”

陳茂望著林陽,困惑的問。

“三芝堂的新醫生嗎?”

“看起來不像啊!”

“而且也太年輕了吧?這麼年輕的醫生能行嗎?”

人們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洛芊啞口,不知該如何向眾人介紹林陽。

“你們害死我爸,你們不得好死!”那死去的病患家屬情緒激動,要衝上來揍人。

這時,外麵響起了警笛聲,隨後幾名警察走了進來。

“誰是這裡的負責人?”一名接近一米八的男警官來到人群前,大聲問道。

“我”洛芊艱澀的說道。

“我們接到報警,說你們這裡涉嫌售賣假藥,並致人死亡,請你們協助我們調查,跟我們走一趟。”那警官嚴肅道。

洛芊滿臉蒼白,雙眸失神,木訥的點頭。

這樣一個大美人露出如此絕望的神態,亦不知是讓多少人心疼。

雖然假藥是由嚴浪一手造成,但洛芊也所有責任的。

這三芝堂多半是開不下去了。

人們歎著氣。

但就在幾人要離開醫館時,那些家屬們直接堵住了大門。

“不準走!”

“這些庸醫不給我們個交代,他們就不能準走!”

“還我爸媽的命來!”

“我們要公道!”

眾人情緒激動。

“請大家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病人請及時送往醫院治療,關於這個案件,我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也請大家隨時等待我們的通知。”

那警察耐心的說道。

但一些刁民還是不聽,依然不肯放行。

這時,一三大五粗的警察板著個臉喝吼了一聲。

“妨礙公務統統拘留!”

這麼一嗓子下去,可算是把他們都震住了。

人群慢慢讓開了路。

嚴浪與洛芊便要被帶上警車。

事情似乎就要這麼定了。

“警察同誌,請等一下。”突然,後頭的林陽喊了一聲。

“怎麼了?”

“我們能否晚點過去?”

“晚點過去?你還要選個黃道吉日啊?”

“不是,現在這些病人的情況很危急,我們需要立刻對他們進行治療,我需要洛醫生的配合,等我們治好了這些病人再去警局配合你們調查,可以嗎?”林陽道。

警察們麵麵相覷。

陳茂忍不住出了聲:“連我都治不好,除了洛神醫,其他人是不可能治好這些病人的!你彆在這裡拖延時間了。”

“你的見識太短淺了。”林陽看了他一眼道。

“你說什麼?”陳茂大怒。

幾名警官對視了一眼,稍稍商榷,作下了決定。

“人命關天,你需要多久時間?”一名國字臉的警察問。

“一個小時足夠了。”

“那好,我們給你一個小時!”

“那就勞煩警察同誌讓這些家屬先出去下,我們現在就對他們進行醫治。”

“好!”

幾人點頭,便開始把人勸出醫館大門。

陳茂滿臉怒氣的退了出去,惡狠狠的瞪著林陽。

都說江城市中心有大小神醫,大神醫叫洛北明,小神醫就是他陳茂,這個傢夥是什麼人?居然敢說他見識短淺?豈有此理?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手段!”陳茂氣呼呼的說道。

林陽可懶得跟他廢話,直接解開了之前那名似已死去的病人襯衣,雙手有規律的在他的心口按動著。

一個小時就想救活這裡的五名病人?簡直是天方夜譚。

彆說陳茂不信,洛芊也不信啊。

在場的病人家屬及路人也不信,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剛從市醫院出來的,大部分都是植物人,植物人怎麼救?

“備針,煎藥,快。”

林陽低喝。

洛芊似乎纔回過神。

“林陽,你這”

“快去做!”林陽再喝,聲音極度嚴肅。

洛芊嚇了一跳,看到林陽那眼裡流露出的前所未有的專注,也不敢去反駁,立刻跑了下去。

片刻後,一套明晃晃的銀針擺在了林陽的身旁。

洛芊獨自跑到藥櫃抓藥。

但抓到一半,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欲哭無淚的望著林陽:“好多名貴藥都被嚴浪掉包,我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她連之前的當歸都分不出真偽,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醫術了。

“你抓完後襬在櫃檯上,一字排開。”林陽一邊施針一邊說道。

洛芊一頭霧水,但現在爭分奪秒,哪能猶豫。

撿完藥後,洛芊一字排開。

那邊的林陽僅僅是瞄了一眼,便將目光重新放在了麵前的銀針上,且嘴裡不緊不慢的唸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一、三、四、九是假藥。”

洛芊如遭雷擊。

隻一眼就能知道真假?

“那怎麼辦?”她聲音發顫的問。

“用炙甘草,炒枳實,柴胡,芍藥代替。”

“好”

洛芊點頭,跑去煎熬。

嚴浪站在一旁瑟瑟發抖,門外的人皆不敢吭聲。

此刻的林陽已經在那老人的胸口連紮了十二針,璀璨的銀針如星辰一般,十分的唯美。

“十二節刺?”

陳茂望著銀針微微一愣,冷笑出聲:“我之前給這位老人家看病時,用的就是十二節刺!但卻無用,你就不要浪費力氣了。”

林陽像是冇有聽到陳茂的話一樣,繼續施針。

卻見他雙掌如雲,十指如蛇,撥動著針袋上的銀針。

一根根細如髮絲般的銀針在他指尖轉動,就像遊魚一般活過來一樣,隨後穩穩的落在了那老人的身上。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神乎其技。

人們都看呆了。

而隨著這些銀針的落下,那原本已經冇有動靜的老人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咳咳可咳咳咳”

這一聲咳嗽,震驚了所有人。

“哇!”

“活了!活了!”

驚呼聲起。

全場沸騰!

“怎麼可能?”陳茂也不敢相信,眼睛瞪得巨大,突然,他像是認出了這套針法的名堂,駭然色變:““這是子午流注!””

“不錯,十二節刺隻是前戲,要衝開這位老人家的經脈氣血,隻能靠子午流注。”

林陽淡淡說道,繼而走到另外一名老人是身旁,為之號脈檢測,而後施針。

“林陽,藥煎好了。”

洛芊端著藥走了出來。

“去給那位老人家服下。”林陽一邊施針一邊道。

洛芊側目望去,纔看到之前那名已經斷了氣的老人居然又恢複了呼吸。

“什麼?”

洛芊心臟狂跳。

“還愣著乾什麼?快點給那位老人家喝藥,然後再拿套銀針來!”林陽喝道。

洛芊手忙腳亂的過去喂藥,因為激動,湯藥都撒了出來,還好老人現在神誌不清,不然非得罵她。

藥水灌完,林陽再唸了個方子。

洛芊趕緊抓藥煎藥,忙裡忙外。

門外人瞪大眼專注的望著。

三芝堂內熱火朝天。

三芝堂外鴉雀無聲。

林陽一口氣取來十個針袋,雙掌一抹,捏出十來根銀針,居然一人連續對五名患者施針。

他的動作極快,紮針精準,力度勻稱。陳茂也是業內人士了,就這麼幾針下去,他的心已是沉入穀底。

他知道,鍼灸上,自己跟這個人怕是有十萬八千裡的差距

“恐怕得師父過來,才能在鍼灸上與之一較高下吧?”陳茂呢喃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

洛芊也煎完了藥,給病患逐一服下。

她看了眼林陽,此刻的林陽已是滿臉汗水,可他的神情依然無比的專注。

洛芊不由心頭一疼。

鍼灸不是簡單的刺針,它講究的是精、氣、力的結合,每一針下去看似輕柔無比,力如鴻毛,實則不然,它的每一針都消耗了林陽的一分氣,這麼多針下去,他已經很疲憊了。

“林陽,要不我來幫你吧”洛芊心有不忍道。

“你不瞭解他們的病症,且鍼灸不夠嫻熟,很容易出亂子,還是我來吧。”

林陽沙啞的說道。

洛芊不反駁。

她覺得自己似乎跟個學徒冇什麼區彆了。

隨著林陽不斷施針,這五名病患的臉色已經開始恢複,呼吸變得勻稱,心跳、血壓等各項指數恢複正常。

外麵的人發出陣陣驚歎聲。

連那幾名警察都是一臉震愕,哪曾見過這樣神乎其技的醫術。

終於,一名病人睜開了雙眼,發出了呻吟聲。

“天呐,他睜眼了!”

“治好了!治好了!”

“神醫啊!”

門外的人發出驚喜之聲,不少人更是熱淚盈眶。

“爸!”

病患家屬們激動的哭喊。

幾名警官紛紛鬆了一口氣,麵露笑容。

但林陽還未停下。

他依然在專注的施針,也不知是過了多久,他的動作才漸漸慢了下來。

“一個小時到了。”

陳茂看了眼手機,忍不住道。

“剛剛好,把他們帶回家調養幾日就冇事了。”

林陽鬆開了手中的銀針道。

但話音一落,便是身軀一軟,累倒在了地上。

“林陽!”

“神醫!”

外麵的人全部衝了進來

[·75txt·]

更新快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