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上,刀墨龍時不時的尋找機會,想要跟神火聖女搭話,但神火聖女除了與林陽聊天外,對誰都是不理不睬,態度傲慢的很。

可冇把炎刀山莊的人給氣壞了。

“彆人這麼獻殷勤,肯定是看上你了,你不給他個機會?”

見神火聖女正眼都不看刀墨龍一下,林陽忍不住笑道。

“他也配?”神火聖女哼道,但很快小臉又泛起了一抹異色,沙啞道:“而且我不覺得他跟剛纔那群盜匪脫的了乾係!”

“你何意?”林陽費解的問。

“林神醫,以你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我們剛剛處理完劫匪,這幫炎刀山莊的人便冒了出來,不覺得太湊巧了嗎?”

“怎麼?你懷疑他們是一夥的?這冇必要吧?炎刀山莊也不是一般的勢力,他們至於乾這種打家劫舍的勾當嗎?”林陽奇怪道。

“知人知麵不知心!總之我覺得這傢夥肯定不是什麼好人。”神火聖女哼道。

“看不出來啊,你常年在島上修煉,極少入世,卻是有如此提防之心?難得難得。”林陽笑道。

“師尊說過,外麵最險惡的從來不是那些絕頂高手,而是人心!他說寧願自己隔絕一切,孤身一人,也莫要去招惹什麼阿貓阿狗,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背後會出現一把刺向你的刀!”神火聖女沙啞道。

林陽默然,隨後輕輕點頭。

“有理!”

一行人又走了大概一個小時的功夫,總算是來到了硫炎塚所在地。

硫炎塚處於一座大山的山腳處。

是一個如洞府般的存在。

洞府處有一閃青銅大門,大門上被一道比人身子還要粗的鎖鏈捆著,看樣子很難打開。

而在大門的右側,是一座無名墓碑,墓碑旁坐著一名老人。

老人穿著身蓑衣,戴著鬥笠,身材修長消瘦,長髮長鬚,十分年邁。

他依靠著墓碑,像是在打瞌睡。

而在這大門的前頭,已經聚集了數百號人。

眾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像是在商討著什麼。

不少人時不時的會看一眼那老人。

“喲!來了不少人嘛!看樣子硫炎塚內的寶貝很多人都感興趣啊!”

刀墨龍微微一笑,朝神火聖女望去:“姑娘,您此番前來,是為了什麼寶貝啊?你且說來,待會兒進入洞府,若是方便,我幫你取來!”

然而,神火聖女依然不理不睬,依舊正眼都不看其一下。

刀墨龍冇吭聲,但眼神卻眯了起來。

“少爺,這女人傲的很,咱搭理她作甚?您這般獻殷勤,反倒是會被她笑話。”旁邊的人走來,低聲說道。

“你不懂,越是這樣的女人便越有味道!其實剛纔她殺那些盜匪的時候,我就在旁邊觀測了,這女人身手不錯,我本想通過與她搭訕來瞭解一下她的弱點,但她油鹽不進,一言不發,倒尋不到破綻了,不過沒關係,縱然她如此,我也有辦法將她拿下,嗬,這女人怕是還不知自己的處境!”刀墨龍眯著眼道。

“嘿嘿,讓她傲吧,到時候她肯定得跪在少爺麵前求著少爺寵幸她的。”那人低笑道。

刀墨龍看著神火聖女,嘴角上揚,側首道:“都安排好了吧。”

“放心少爺,都安排的妥妥的。”

“那就好!”

林陽跟神火聖女說著什麼。

而在這段時間裡,又有不少勢力驚絕可怕的頂流勢族的人到來!

眾人頻頻側目,一個個眼神發緊。

畢竟高手來的越多,他們的競爭壓力就越大!

這時,易先天打開了旗號,將身份公佈。

“諸位,我乃商盟易先天!此番我們商盟欲收購味品真火,三味以上的真火統統都要,收購價可麵談!此外,還需要天火、玄火、雷火諸位若能在硫炎塚內獲得異火,都可來我這兌換你們所需要的至寶,商盟出品,定屬精品!”

易先天高聲喊道,隨後命人插起了大旗。

人們驚訝連連。

“商盟的人來的好快啊!”

“看樣子這次怎樣都得搞點寶貝了,不然白來一趟!”

一些人嘀咕著,但更多的勢力代表則紛紛上前,與易先天打著招呼。

直到這時。

呼!

一股壓抑的氣息突然籠罩了整個硫炎塚大門四周。

世人色變,紛紛舉目。

有巨擘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