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戮到天亮,初陽升起,死鏡中的異常逐漸消失,它變成了一麵十分普通的鏡子。

廢棄酒店外麵,警笛聲響起,新滬警方進入酒店地下和韓非彙合,這幾個殺人俱樂部的成員被警方抓獲,可惜那個佩戴死神麵具的女人通過暗門逃走了。

“韓非,你現在是蝴蝶的目標,下次絕對不能再這麼莽撞,更不能長時間脫離我們的保護!”領隊的警察認識韓非,但韓非卻不認識對方,做普通市民做到了韓非這一地步,那也是相當厲害了。

“今天情況比較特殊,下次一定。”韓非很認真的回道。

看到警察進來,沈洛恨不得抱住他們的大腿,受到驚嚇的他,寸步不離的跟著警察,隻有經曆過的人才能明白他此時的感受。

“你這人比較倒黴,離警察叔叔遠點。”

“我不。”

天亮之後,韓非也是渾身輕鬆,他在和沈洛的拌嘴中,開啟了元氣滿滿的一天。

從早上六點半一直忙碌到九點鐘,警方這才帶著韓非和沈洛回到警局,昨天剛和韓非見過麵的值班警察看到他一大早就被送過來,內心也是毫無波瀾,甚至隨手跟他打了個招呼。

這無比和諧的一幕也被沈洛看在眼中:“你還說自己不是線人?他們都認識你!”

“隨你怎麼想吧。”

到了警局,韓非和沈洛被分開帶到了不同的房間,警方同時對兩人進行了問話。

不管是韓非,還是沈洛,他倆都冇有撒謊的必要,老老實實把昨晚經曆的一切告訴了警方,韓非更是拿出了藝術家和燒烤店老闆的手機,以及他找到的相關證物。

從進入死亡俱樂部開始,韓非就偷偷在用藝術家的手機錄像,隻可惜光線太暗,很多東西都冇拍下來,不過這已經為警方偵破案件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大概快十一點的時候,厲雪和她的領導進入了韓非所在的房間。

那位領導讓其他人先出去,就留下厲雪和韓非在屋子裡。

“太胡鬨了,你知不知道昨晚你遇上的都是些什麼人?”那位領導表情非常嚴肅:“我們鼓勵見義勇為,但那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

“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一個成組織的犯罪集團,下次我肯定不會一個人過去了。”韓非十分聽話,像是班級上最老實的學生。

“按照我們的分析,蝴蝶極有可能就是殺人俱樂部的核心成員,它千方百計的想要殺你,你可倒好,主動跑到人家老巢裡去。也幸好蝴蝶料想不到你會這麼虎,它如果提前做了準備,你就是再能打,昨夜也冇有生還的可能。”老領導苦口婆心,他是真擔心韓非的安全。

“蝴蝶是殺人俱樂部的成員?怪不得它犯下的很多案子都在遠郊。”

“不然你覺得我們為什麼會花費這麼大的力氣去追捕蝴蝶?”關上房門,那位領導坐在韓非對麵:“殺人俱樂部成員很多,牽扯極廣,很多表麵上在智慧城區是從事各種職業的普通人,但到了晚上就會釋放出另外一個自己,展露本性,去遠郊肆意殺戮。”

“遠郊這麼混亂?”

“最近幾年才這樣的。”中年警察點了點頭:“要說起來,這也跟智慧新城的修建有關。智腦利用公民資訊庫、危險心理係數表、犯罪情緒觀察站,把智慧新城的犯罪率幾乎降到了零,對於普通民眾來說,智慧新城就像是天堂一樣,十分安全。但對於那些骨子裡不安分,或者大腦分泌異常的人來說,智慧城區就像是一座密不透風的監牢,他們要時時刻刻管理自己的情緒,不能露出破綻,久而久之,他們就變得更加陰暗和極端。”

“智慧城區裡不是有心理疏導所嗎?還有很多像《完美人生》這樣的治癒型遊戲供人們解壓。”韓非不是很理解,他一直覺得智慧新城是所有市民最嚮往的地方,那裡擁有最好的服務、最先進的科技,房價也是全國最貴的,寸土寸金。

“每個人的性格都存在細微的差異,這是他們自身不同經曆塑造成的。正常來說,他們完全可以通過心理治療減緩那種痛苦,但就像你那位朋友的遭遇一樣,蝴蝶利用種種手段把原本可以得到治癒的人們引上了另一條路。”中年警察眼中帶著對蝴蝶的憎惡。

“我朋友?沈洛也被蝴蝶誘導了?他身上有可以吸引到蝴蝶的地方嗎?當然我並不是覺得他身上冇有優點,我隻是覺得他比較特彆。”韓非都恨不得搬到其他城市去住,蝴蝶的手下居然主動去誘導沈洛,這屬實是老壽星喝砒霜,自己找死。

再回想一下,白醫生找到沈洛之後,緊跟著韓非就過去了,兩個據點全部被滅掉。沈洛雖然冇有出力,但冥冥中他好像又做了很多。

“據你朋友交代,他上網尋找心理醫生,然後認識了星期日夜校的白醫生,對方將其誆騙到了燒烤店二樓,接著你又把他帶到了殺人俱樂部。”

“我是為了保護他。”韓非先撇清了自己:“當時情況危機,線索就要中斷,我又不能把他一個人留在那裡。”

“我能理解你的做法,但我也要告訴你,殺人俱樂部的普通成員和高級會員都是外圍,他們隻是被動接受殺人俱樂部的遙控,並不清楚具體的運作方式,我們隻有抓住真正的核心成員才能真正摧毀它。”中年警察看著韓非:“他們是一個組織嚴密的犯罪集團,核心成員裡唯一露出馬腳的就是蝴蝶,這可能也是核心成員共用的一個代號,而你和黃贏是近些年僅有的冇有被蝴蝶獵殺成功的人,所以你倆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不能亂跑!”

領導說了一圈,還是希望韓非遇事冷靜,老老實實呆在屋子裡。

“您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韓非連連點頭,他知道對方是為了自己好。

“你就是太有主見了。”中年警察也知道韓非隻是表麵上答應,真遇到了事情,肯定還會跑出去。他輕輕歎了口氣,又掃了一眼韓非的雙手:“你是從哪學的這些格鬥技巧?”

“在網上自學的。”

“自學?”中年警察看了看韓非,然後又看向一邊避開了視線的厲雪:“我還以為是她教你的,不過想來也不可能,兩個她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對手。”

“要是冇其他事情的話,我能先回家嗎?一晚上冇睡,身體有點扛不住了。”韓非覺得中年警察已經看出了一些東西,但人家冇有點破。

“彆急著走,還有件小事要拜托你。”那位中年警察打開電腦,進入警方內部的數據庫:“昨晚在詩水灣你放跑了一個佩戴死神麵具的女人,她的身份很可疑,似乎比一般的高級會員特彆許多。”

“我和她在打鬥的過程中,劃破了她的麵具,看到了她的小半張臉。”韓非知道立功的機會來了:“我可以把她的麵容畫下來。”

找來紙筆,韓非憑藉自己超強的記憶力,硬是還原出了那個死神女人的樣子。

“可惜我隻看到了半張臉,不過我總感覺有點眼熟,她應該上過電視。”韓非把自己的畫交給中年警察,他立刻開始進行大數據比對。

經過層層篩選,中年警察確定了三個人選。

新滬大學學生會會長——溫瑜;福康藥業副總裁——黎唯;二線歌手——葉弦。

這三人中最有可能的是黎唯,福康藥業很多年前和永生製藥並稱新滬兩大藥企,但現在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這位副總裁對永生製藥和智慧新城非常不滿,反對新藥,崇尚古法溫和治療。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就行,你可以回去了。”警方立刻開始製定計劃,圍繞這三個人進行調查。

沈洛那邊還冇出來,韓非也不準備等他,直接打車回家,能跑多快就多快。

忙碌了一個晚上,韓非回到家中本想睡個回籠覺,但是卻怎麼都睡不著,他滿腦子都是昨晚那個佩戴死神麵具的女人。

“一個看著那麼瘦弱的女人,怎麼可能接住我全力一刀?”

打開電腦,韓非上網開始搜尋殺人俱樂部有關的資訊,但所有和它有關的詞條全部被遮蔽。

越是這樣,韓非的心裡就越癢癢,在知曉對方的存在之後,他已經冇辦法裝做看不到了。

韓非先試著給厲雪打了個電話,對方非常瞭解他,他還冇開口,厲雪就直接拒絕了。

冇辦法,韓非又隻好去求助其他朋友。

問了很多人,最後韓非在金俊這裡有了收穫。

作為新滬最臭名昭著的狗仔,金俊乾的是見不得光的活,部分交易不是通過公民賬戶完成的,他知道很多灰色渠道。

在得知韓非的需求之後,金俊發給了韓非一個家政服務網址,等韓非完成繁瑣的註冊流程,金俊要求他在特定的地方進行修改。

稽覈通過後,韓非看到了網站的另外一麵,這是一家網絡博彩騙子網站。

使用虛擬身份,進入貴賓房之後,會有管理員邀請韓非入局,這時候韓非說出了金俊給的暗號,對方帶領韓非進入了網站的第三層皮,在嚴格的審查過後,它們給了韓非一個新的網絡地址。

退出重新登錄,韓非進入了一家老年心理關懷公益網站,在這家致力於為老年人排憂解難的網站裡,他按照指示點開了一個灰色的網絡心理診療室。

這個房間顯示的是無人在線,但韓非卻可以正常進入,他按照自動提示一步步操作,在進行到第六步的時候,他的電腦完全黑屏了。

“中病毒了?”

十幾分鐘後,韓非的電腦重新恢複,但所有畫麵都變成了灰色。

一條條呆板的文字資訊浮現在螢幕上,對方提示韓非進入了網絡灰色地帶,在這裡可以直接搜尋到網絡繭房之外的資訊。

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倒計時,他隻有十分鐘的時間。

繭房外的資訊駁雜、危險,充斥著灰暗和暴力,人性失控之後的恐怖,在這裡完全展現了出來。

深入搜尋瞭解後,韓非發現了很嚴重的一件事。

比起星期日夜校和殺人俱樂部,在網絡繭房之外,死亡擴散群聊纔是影響最惡劣的存在。

“這三者好像是一個整體,源於同一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