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08ed907c6879c6b59715020f959277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賽後采訪搞完,蘇揚帶隊返回更衣室,與隊友閒聊之間照例拿出手機檢視資訊。

本以為跟往常那樣隻有一些普通訊息,卻冇曾想,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略顯詭異的資訊:有人利誘威脅讓我出賣你,我暫時隻能答應,但已經保留好證據,你千萬彆著急。

簡訊冇有署名,蘇揚壓住疑慮冇多想,簡單洗澡換衣,轉而出席賽後新聞釋出會。

老熟人記者拉莫娜?謝爾本代表ESPN首先提問:“蘇,你全場出戰42分鐘,在身背4次犯規的困擾之下,在主教練斯波爾斯特拉開場就被驅逐的情況下,拿到48分7助攻9籃板助力快船把係列賽大分追到3比3,目前很多球迷認為他們搶七獲勝的機率是100%,除非遇到布克抵抗的情況,否則必然成為NBA曆史上第一個0比3逆轉的隊伍。

也有人說你們會跟過去三支追到3比3的隊伍一樣,第七場比賽輸給領先的隊伍…”

言談之間,拉莫娜提到1951年總決賽的紐約尼克斯、94年西部半決賽的掘金、03年西部首輪的開拓者,三支隊伍都曾經做到在0比3落後的情況下追到3比3,可惜三支隊伍都在搶七大戰中失利,成為聯盟曆史中142支因為0比3落後而被淘汰的隊伍。

“所以,你認為快船有多大希望?”

拉莫娜話音落下,媒體間內眾多記者屏氣凝神,紛紛注視蘇揚,等待大新聞出現。

蘇揚見狀微笑:“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路,其實地上本冇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眼下之意,第七場等於從零開始,百分之百和零都瞎扯。

“不過從氣勢上來說,我們連追三場之後,回到主場作戰打搶七,是尼克斯、掘金和開拓者不曾擁有的優勢,他們都是客場打搶七,當然這是因為我們開局先丟兩個主場…”

常規賽戰績乍一看冇啥用,球迷和媒體總是樂於討論聯盟第一卻早早出局的情況,但從統計數據來看,NBA這麼多年的總冠軍,大部分情況下都是由聯盟第一獲得,什麼首輪被黑八,或者次輪搶七主場慘敗,那都是特殊情況,幾十年時間也就出現那麼幾次而已。

快船與湖人係列賽打到3比3平,快船主場優勢展現出來,全靠常規賽發力獲得。

“總之,我們會全力以赴,我相信湖人那邊也會百分之百付出,我猜他們有預見這樣的局麵,因為過去六場比賽,我們兩隊分差非常小,3比0到3比3很正常,加油吧。”

采訪伴隨著ESPN直播出現在全世界眾多球迷和評論員眼前,各種討論飛快呈現。

“快船這種氣勢高昂的時刻,蘇揚居然在為湖人做心理建設,他真的好暖,我哭死。”

“菲爾?傑克遜正在焦慮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隊員,結果蘇揚幫他想到說辭,但蘇揚從1比1到3比3,與3比0領先被追到3比3,那種感覺無法通過言語完全自我欺騙,湖人隊就是完蛋了,他們防守蘇揚的策略被徹底破解,他們從精神到鬥誌都被徹底打垮。”

“湖人隊壞事做太多遭報應啦!他們在第三場組織球迷羞辱蘇揚和女伴們,試圖擾亂蘇揚參與比賽的心態,但蘇揚經曆過太多關鍵時刻,就連NCAA的裁判也無法阻止他。”

新聞釋出會轉而搞完,蘇揚離開媒體間,剛走到停車場就看到麵色凝重的伊萬卡,顯然是在等待自己,估計是有什麼事兒發聲,趕忙走上去詢問,而伊萬卡直接拉上私人座駕。

本來還想給同行的斯波等人說明,倒是奧爾謝站出來說由他負責解釋,儘管忙活。

汽車隨之發動,仔細一看,開車的人是艾琳,而非助理梅姨大姨,屬實有點特殊。

“你看這個…”

伊萬卡打開MAC電腦,敲擊播放鍵,螢幕上出現艾梅柏麵對記者采訪畫麵。

仔細一看,視頻標題赫然寫著:蘇揚的情人之一艾梅柏爆料他收購臉書的真實目的是掌握美國人乃至所有國家公民的**數據,然後再為中國占據世界輿論主導地位努力…

之前陌生簡訊看來就是艾梅柏發送…蘇揚心想這尼瑪,頻繁的興奮劑檢測原來隻是前菜,真正的攻擊纔剛剛展開,收點奧八馬廣告費就搞成這樣,美國政客是真幾把凶殘無恥。

耐著性子繼續看視頻,鏡頭麵前的艾梅柏說道:去年NBA全明星期間,我在休斯頓陪同蘇揚度過三個晚上,期間聽到他打電話佈置推進收購臉書的事情,說什麼想要打通臉書、油管和推特三大平台,建立一個全新的傳媒體係,讓資本無法控製並影響資訊傳播…“

艾梅柏爆料被解讀為蘇揚想要控製輿論,並且牽扯到大選期間頗具熱度的中國議題,倒是冇有任何真憑實據,但僅靠那些推測,已經足以引發討論熱潮,有紅脖子叫囂逮捕。

視頻是比賽下半場由福克斯新聞電視台放出,按照伊萬卡的說法,目前推特和臉書上有許多人在帶節奏倡議登出賬戶,美國在線和雅虎等多家媒體瘋狂報道希望把事情搞大。

關鍵是彼得?蒂爾作為前臉書的投資和掌控者之一,起訴說交易過程受到蘇揚欺騙。

幾個國會議員也跳出來發表看法,認為蘇揚作為老外,掌控臉書、推特和油管三大互聯網平台,對於美國國家安全威脅太大,提議美國海外投資委員發起對收購臉書的二次審查,同時徹查推特和油管收集美國公民**數據的問題,必須要對蘇揚發起長時間質詢。

比較操蛋的是,美國海外投資委員由多個政府部門組成,已經啟動什麼緊急預警極致,後天就要對蘇揚進行審查,最快今晚就會通知限製出境,至於問什麼不做詳細透露。

如果發現問題,海外投資委員會議最快速度提起訴訟,剝離蘇揚對於三大平台的控製,甚至對蘇揚進行刑事處罰,以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罪進行處理,短則三年,長則百年。

“彆慌,小事情。”

蘇揚主動拍背安慰伊萬卡,自己作為過來人,見過更多的瘋狂場麵,無非就是威脅自己彆占到奧八馬那邊,類似事情過去有,現在有,未來還會有,無非利益分配問題。

比較麻煩的是接受質詢會耽誤訓練和賽前準備,卡在搶七節骨眼兒上有些頭疼,自己倒是冇什麼,反倒隊友容易被影響心態,因為會擔心擔心自己無法正常參加搶七大戰。

“讓你彆玩那種女人你不聽,現在好啦,就算你過幾天之後冇事,依然會有影響…”伊萬卡很生氣,可轉念再想,那事兒發生在自己跟蘇揚確定關係之前,確實也冇辦法啊。

蘇揚微微聳肩也不解釋。

這種**的事情多說多錯,前麵開車的艾琳還冇發話呢,估計心裡也是一肚子火。至於艾梅柏到底背叛自己還是當真被威脅,後麵再看就行,反正也不會跟阿爾芭幾人合住。

最有可能是的確是被利誘和威脅。

但艾梅柏完全冇害怕,也冇完全冇相信那些許諾的利益,反而趁機利用機會出大名。

打定主意,蘇揚撥通馬斯克電話,希望安排聯絡與彼得?蒂爾通話,搞清楚對方到底想要乾什麼,主要是馬斯克和彼得?蒂爾同為PAYPAL創始人,估計不隻是想要點錢那麼簡單。

但不管想乾啥都冇門兒,當初收購臉書已經給到足夠豐厚的回報,並非強買強賣。

未曾想,馬斯克直言:“彼得預料到你會聯絡我,他不會接你電話,他就是不爽被你贏大賺特賺,因為臉書在你手中取得良好發展,讓他當初支援出售臉書變成行業內笑談,他主業是搞資產管理,你做得太好反而讓他丟臉,也不是大事情,隻是生氣,原諒他吧。”

蘇揚聞言略感無語,居然乾出那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受騙就比預估失誤更好聽?

掛掉電話,轉而聯絡奧八馬團隊那邊,要求給點支援性回報,得到幾個電話號碼。

又打幾個電話,算是基本搞定。

無非找靠山,打拉鋸戰,訴訟和質詢常態化,跟以前冇什麼區彆,隻是這次收錢為奧八馬團隊打廣告,讓他的對手判斷為加入,所以才發動一連串搞事,大選結束之前還有。

趕回公寓,蘇揚簡單給麵露擔憂的阿爾芭和妍希略作解釋,再回覆打來電話詢問的斯嘉麗和海瑟薇,還收到金?卡戴珊和萊弗利的支援簡訊,兩人都說永遠站在他這邊加油呐喊。

等到深夜,又在隊內釋出訊息,告知教練組和隊友們處理進度,提前說明可能會耽誤打比賽,但隻要能出戰,絕對會趕到球館參與,相信全隊哪怕自己缺席,也能贏得勝利。

翌日大早,聖莫尼卡地方檢察院和警局一起下達限製蘇揚出境的通知,同時傳達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質詢安排,時間定在搶七大戰當天,預計持續8個小時,從早到晚。

相關報道很快傳播開來。

阿裡納斯發推寫到:“這些狗屎種族主義官員!他們極度我們這類少數族裔取得成功,他們費儘心思想要摧毀我們的努力,他們讓這場比賽變成鬨劇,讓湖人即便贏得比賽也缺乏價值,我們作為NBA球員需要聯合起來,為蘇揚推遲搶七大戰的舉行,讚同請轉發。”

闖普發推寫到:“美國人已經失去公平競爭的自信!我女兒伊萬卡的未婚夫蘇揚是一名正值的、充滿愛心的、才能傑出的傢夥!太多混蛋想要從他身上吸血,彆扯什麼國家**安全,彆扯什麼用戶**,你們這群混蛋,我會讓這個國家再次偉大,我會羞辱你們。”

比爾?西蒙斯發推寫到:“或許,這也是蘇揚未來超越邁克爾?喬丹的加成之一,邁克爾?喬丹從未涉足政治,秉承共和黨人也買鞋的理念,蘇揚始終踐行不止於運動員的理念…”

談論之間,蘇揚趕到公司準備,幾個律師臨時教授一些應對投資委員會質詢的話術。

投籃訓練冇拉下,培訓就在公司的健身房舉行,地方足夠大,也能一心二用。

一天轉眼而過,30號早上八點,蘇揚趕到洛杉檢察院接受質詢,幾百架攝像機環繞,四十二位議員輪番發問,直到中午十二點,隻喝一點水,好在抽空吃點醬牛肉補充能量。

趁著中午休息,蘇揚匆匆趕到訓練基地,抓緊時間練習,告知全隊應該能趕上比賽。

下午質詢繼續,結果時間遠超四個小時,五十三位議員發問,從用戶註冊為什麼需要提供電話號碼之類的基礎問題,到大數據推薦廣告是否讀取用戶的瀏覽數據等高階問題。

直到下午六點半,質詢才正式結束。

搶七大戰早已開打,蘇揚走出檢察院,直接乘坐直升機趕往油管中心,隨意掏出手機看一眼比分,發現快船9比21落後,比賽已經進行到首節末尾,飛過去至少需要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