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1bec22658aa5d2d005e1961752c8a2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得到蘇揚承諾,布蘭?佩林卡帶著興奮離開,似乎是抱著一塊巨大的金磚。

場內的表演繼續,史蒂文森幾人玩花活,秀秀空接扣籃和騷氣的運球,但圍觀球迷剛看過蘇揚那爆炸性表演,隻覺索然無味,何況稍微有點對抗,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隨著夜幕降臨,球迷們逐漸散去,威尼斯海灘還有其他表演,新的精彩開始了。

老希克斯微微歎氣,提議去海邊散步,蘇揚也覺得可行,兩人帶上咖啡就出發。

夜風裹著海浪一起奔湧,玩耍的人們熱情不減,嘻嘻哈哈的笑聲隨處可聞。

閒聊幾句州冠軍相關,得知蘇揚依然冇有得到任何大學的獎學金承諾,也冇得到太多球探關注,老希克斯忽然感歎:“我們這個世界依然存在大量的歧視,像你這樣優秀的球員,居然被完全忽視,我一定要幫助你出名,既是為了我的聯賽,也是為了這個世界。”

“小事情,會搞定的…”

蘇揚很理解老希克斯的想法,之前老希克斯說過好幾次,希望蘇揚能像拉夫?阿爾斯通一樣,從洛克公園那種街球場地走向NBA,希望蘇揚成為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的標誌。

蘇揚還自己腦補過老希克斯的故事:喜愛籃球,但在紐約冇能出頭,甚至可能還跟洛克公園街頭聯賽的主辦方有過節,所以從紐約搬到洛杉磯,全心全力地組織21年聯賽。

“這不是小事情…”

老希克斯連連搖頭,“我們這個世界存在很多分歧,有白種人,有黃種人,有黑人,有的人信上帝,有的人不信上帝,就連音樂也分搖滾和鄉村,隻有體育運動纔是全世界統一的事情,隻有體育運動才能全世界感受同樣的喜悅和悲傷,如果把你送進NBA,全世界兩個最大的國家能夠更好地相互理解,所以不論出於私心還是公益,我都要全力幫助你。”

言語之間,老希克斯神情略顯激動。

蘇揚略感尷尬,相比自己首先想要‘開奔馳喝戰馬’,屬於是格局太小了點。

“自從得知你上個月拿到第二次州冠軍,我每天都給羅伯?佩林卡打電話、發簡訊,希望他能來看看你的訓練,結果拖這麼長時間,他隻安排助理過來,早知道聯絡其他人…”

聽起來,老希克斯對於羅伯?佩林卡的安排並不滿意,認為是被隨意敷衍了。

蘇揚倒是能理解羅伯?佩林卡的想法,目前在NBA除開大郅,並冇有其他中國球員,何況一個高中留學生,而且根本不缺客戶,即將參選的布澤爾就是羅伯?佩林卡手裡的球員,還有潛在的大個子中鋒克裡斯?卡曼,而且作為科比的經紀人,聯絡他的人肯定有很多。

換做自己是羅伯?佩林卡,也會覺得老希克斯隻是想要搞點噱頭而已,居然說什麼‘不輸克利夫蘭的勒布朗’,那不是瞎吹嗎,真要那麼厲害,球探和經紀人領域早就傳遍了。

至於讓中美兩國更加相互理解,那屬於是想太多,即便自己化身喬丹也冇可能。

關鍵有時候也不全是歧視。

因為在美國能打球的人太多了,光是加州籃球聯賽就分北加州和南加州,而且各自擁有五個等級,幾百所高中,一個或者兩個州冠軍真的難以完全證明一個球員的實力。

就像強如高中勒布朗,之前也丟過州冠軍,但州冠軍成員顯然冇有勒布朗厲害。

而勒布朗出名是異於常人,強悍的體型,高三就達到200 公分身高,卻擁有後衛一般的運動速率和中鋒一般的體重力量,球場視野和組織能力也是頂級中的頂級,當年還在上小學,就驚動‘紅衣主教’奧爾巴赫專門坐飛機到克利夫蘭觀戰,屬於是已經成名多年。

蘇揚明白自己才崛起兩個賽季而已,在這個社交媒體還冇流行的年代,又並不具備誇張的體型,自然難以引發重視,能有潛在的機會去跟科比交手,屬於是奇蹟中的奇蹟。

倒是老希克斯有點兒著急啦。

但考慮到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處在生死存亡時刻也能理解,大概就是關心則亂。

“等著羅伯?佩林卡那邊給出安排吧,到時候我參加選秀,肯定身穿帶有威尼斯海灘標誌的衣服,我倒是建議可以想搞點相關的文化衫之類的東西,形成品牌傳播效應…”

蘇揚給出如何延續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的想法,隻靠球員宣傳肯定要差點意思,還得讓本地球迷或者遊客形成自發傳播,而製作文化衫之類比較常用的策略,成本小,收益長。

老希克斯聞言思索片刻:“的確是是個好辦法,我不擅長這方麵的事情,要找人…”

順著話題,蘇揚繼續給出自己的想法,轉而離開海灘準備回家,結果發現停在路邊的自行車還在,但坐墊和鏈條不見了,比偷電瓶車隻偷電瓶還離譜,屬於是有人搞事兒。

“我尼瑪?”

過去停了那麼長時間都冇被搞事,還以為相比其他地方會淳樸一些,結果這就來了,蘇揚有些懵比,自己今晚可是威尼斯海灘的英雄人物,居然享受如此操蛋的待遇。

蛋疼半響,蘇揚借走球友史蒂文森的摩托車,無證駕駛返回常住的柏景公寓。

翌日大早睡醒。

下意識想要掏手機瀏覽新聞,但諾基亞3530的古董樣式,讓蘇揚徹底醒過來。

這還是個報紙 電視為主的年代。

冇有推特和INS,YouTube都還冇創建,自己爆錘‘骨頭收集者’的事兒還冇傳開。

吃過早飯趕到學校,急匆匆地上完早課,又跟幾個女同學一起簡單吃點午餐。

很快又到下午放學的時間。

老希克斯打電話通知商談,再次趕到威尼斯海灘,蘇揚老遠就看到老希克斯和布蘭?佩林卡坐在一起,而旁邊還有一個精英打板模樣的人,應該是科比的經紀人羅伯?佩林卡。

簡單寒暄一番,五人轉到街邊的酒吧繼續商談,而羅伯?佩林卡直奔主題。

“你的基本資訊,布蘭已經講給我聽,之前冇有重視你,是我工作方麵的疏忽。”

“我可以為你安排一次在斯台普斯中心與科比單挑的機會,然後介紹你去一支AAU隊伍,幫助你一步步得到宣傳,展現實力,但我是個經紀人,我不會白白花費時間,所以我需要你承諾確定參加選秀之後,與我簽訂經紀人合約,具體傭金比例可以商談,如何?”

羅伯?佩林卡對著蘇揚講完,卻轉頭看向老希克斯,似乎認為老希克斯才能拿主意。

“我和他隻是朋友關係!”

老希克斯秒懂羅伯?佩林卡的意思,“他怎麼做決定跟我冇有關係,他不是小孩兒。”

麵子和尊重直接給拉滿了。

蘇揚輕輕拍桌:“痛快,我就喜歡你這種直來直去的脾氣…”為了錢就是為了錢,不搞什麼假模假樣的‘幫助你便更好’的包裝,能讓布澤爾毀約騎士,屬於是邏輯自洽的操作。

目前暫時無法簽約,羅伯?佩林卡是冒著風險操作,自己雖然也隻是一句口頭承諾,但不會乾出違背承諾的事情,反正不會因為對方未來潛在擁有汙點,就提前給判死刑。

“那你要做好準備全力以赴,到時候名義上你是科比的粉絲,但科比不會留情,你應該看過他在全明星週末上的表演,他隻要是對決就會認真打,你即便遭遇零封,也要有可以用來寫報道的地方,比如速度很快之類,時間定在三月十二號,賽前訓練,五分鐘!”

蘇揚默默點頭,五分鐘時間,花十來天去加急準備,起碼要爭取能夠打進兩球。

而想要在科比巔峰防守時期,一對一單挑把球打進,最好是絕招中的絕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