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dc19283c6c8b4160bb8e59c20d1b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滿場歡呼聲中,蘇揚原地揮手致意。

伊戈達拉連連提醒從板凳席衝進來慶祝的快船隊員:“彆發力,蘇揚有腳傷!”,聽得他那般言語,興奮的瓦萊喬等人強壓躥猴兒勁頭,排著隊挨個與蘇揚擊掌,輕輕地擁抱。

斯波瞅見隊員們排隊,心裡暖洋洋,扭頭想跟馬刺那邊隔空致意,卻瞅見**為維奇等人頭也不回地離開,顯然是氣慘了,誰能受得了最後23秒本來領先4分,結果輸球。

中央大螢幕同步給出蘇揚數據:全場出戰41分鐘,38分12助攻9籃板4搶斷。

慶祝轉眼告一段路,蘇揚左手架著伊戈達拉,右手挽著巴恩斯,站在中圈接受采訪。

現場球迷見狀全都起立鼓掌。

蘇揚心裡有些害臊,其實靜止狀態下,腳踝冇那麼疼,可以獨自接受采訪,但氣氛烘托已經到位,這就是‘喬丹食物中毒之後累癱在皮蓬懷裡’那種曆史時刻,畫麵感必須拉滿。

TNT記者Maggio舉起話筒發問:“蘇,恭喜你絕殺帶領快船獲勝,你還好嗎?”

蘇揚點頭:“我感覺自己還能打!ICANDOTHISALLDAY!”,美國隊長的經典台詞隨口喊出來,現場球迷放聲尖叫,“這是一場團隊勝利,最後時刻米利西奇準確地發球,雷阿倫和格蘭特?希爾快速拉開空間,伊戈達拉精準快速把球給到位置,我負責最終得分。”

Maggio點頭迴應,再次發問:“鑒於你腳踝受傷,所以最後的戰術是特殊設計?”

“是的,我暫時無法快速的跑動,所以斯波教練讓我暫時扮演中鋒角色,而結果證明我乾得還行,我經常告訴大家我能打五個位置,並非隨便說說,我喜歡這種時刻…”

歡呼聲再度響徹球館,Maggio繼續發問:“最後一個問題,下場比賽能打嗎?”

“當然!在我們中國古代,有一位叫做關羽的將軍,曾經在不打麻醉的情況,接受醫生的刮骨療傷,還有一位劉將軍右眼手術72刀冇有麻醉條件強行忍耐,我要向他們學習。

我們48小時之後再見!”

話音落下,MVP呐喊聲響徹球館.

蘇揚走到場邊,挽著奧八馬和施瓦辛格兩人合照,然後又架著巴恩斯和伊戈達拉兩人回到更衣室休息,隊醫再次前來處理,冰敷先用上,核磁共振已經預約,可以連夜拍片。

更多是快船管理層的一種態度,蘇揚私人醫療資源也搞定,考慮到隊醫之前已經診斷冇有,自己感受也還好,懶得大半夜麻煩團隊,果斷決定第二天再搞,無需急於一時。

賽後熱議同步展開。

湖人名宿埃爾文?約翰遜發推寫到:“曾經有人問我蘇揚在80或90年代能否取得成功,我認為今晚的比賽足以說明一切,我難以想象他那樣穩定的三分命中率會在當年引發何種瘋狂的防守,但我可以肯定,聯盟會像針對邁克爾?喬丹一樣,圍繞他修改各種規則。”

推文發揮出來,許多蘇黑趁機搞事。

克裡斯?邦蒂轉發推文寫到:“我現在可以承認蘇揚很強!但他明顯還冇有到強到其奧尼爾那樣,讓聯盟專門設立三秒區,也冇強到邁克爾?喬丹那樣,讓聯盟無視非法防守,甚至冇有強到馬克?傑克遜和查爾斯?巴克利等球員那樣,讓聯盟專門設置五秒背打原則。

他隻是站在前人的將幫之上,他是享受最簡單的版本,他最對有些犯規冇有被吹。”

實在無法找到黑點的蘇黑們如獲至寶,陸續轉發克裡斯?邦蒂推文,又重複之前那一套‘蘇揚從未經曆HDCHECK’的說法,讓許多蘇蜜回覆評論:這是你們最後的癲狂。

同個晚上,東部那邊,克利夫蘭騎士81比77險勝新澤西籃網,而勒布朗打進致勝一球,連個新聞水花都冇有,風頭全被蘇揚絕殺搶走,氣得勒布朗經紀人連連拍桌。

翌日大早,蘇揚阿爾芭三女的陪同下接受核磁共振檢查,拍片結果顯示並無大礙,但如同隊醫之前的判斷,需要靜養至少三天,如果第二戰強行打,必然會搞得小傷變大傷。

轉而趕到快船基地,斯波為首的教練組、隊醫小組、公關部門一起開會討論。

“首先,我表個態!”

蘇揚直接了當地說,“我已經在賽後采訪時承諾會出戰第二場,可能會有很多球迷因為我的承諾而買票觀戰,我不能讓他們到場之後感到失望,所以我必須出戰,隻是…”

打肯定要打,許多球迷可能這輩子隻會花錢看一場球,搞不好是他們生日或者其他特殊時刻,而且球隊也需要自己提供支援,無非是怎麼做到出戰但又不至於加重傷勢的平衡。

“你們也不用勸我,反正第二場打完之後到第三場有四天休息時間,足夠恢複。”

策略既定,討論展開。

斯波早已有過設想,指出蘇揚最的問題是變向和蹬地爆發可能會加重傷勢,所以無法繼續扮演之前的全能角色,但弧頂控球觀察跑位之後傳球助攻肯定冇問題,馬刺也不敢放。

聽到斯波分析,蘇揚心說這就是腿筋拉傷之後提前複出的哈登,雖然快船眼下冇有單挑之王杜蘭特,但雷阿倫和希爾還可以持球打,伊戈達拉和巴恩斯可以跑空切,也挺強。

“至於防守端,可以提前換防和區域包夾,減少馬刺對蘇揚的直接攻擊…”斯波繼續分析,提到可以利用鮑文和埃爾森兩人持球進攻的短板,儘量彌補蘇揚難以發力的缺陷,“就當這是一次臨場變陣實驗,為後續的比賽做更多的準備,無需當做受傷去看待!”

斯波一番分析,快船眾人紛紛讚同。

蘇揚最後點頭同意,準備扮演初代底角抽菸也有人遞菸灰缸角色,起到牽製作用。

訓練隨之展開,蘇揚化身球場老大爺,卡著8秒過半場,為了防止馬刺那邊故意搞破壞,還專門演練快船其他球員的接應和掩護,交球之後就去站底角的套路也連續嘗試。

下午繼續練習圍繞蘇揚展開提前包夾和換防,斯波專門嘗試米爾薩普搭配首發,利用其相比瓦萊喬更好的機動性,而瓦萊喬啥也冇抱怨,還主動鼓勵米爾薩普不要感到緊張。

傍晚訓練結束,蘇揚帶著伊萬卡,如約趕到馬裡布海灘,參加總統候選人奧八馬舉辦的宴會,承諾會利用三大宣傳平台幫助其獲得更多優勢,包括但不限於直接熱搜優惠。

返回公司的路上,伊萬卡撒嬌般詢問如果他老爹闖普未來參加競選會怎麼支援,蘇揚打趣說如果老丈人蔘選,肯定頭條懸掛八個月,同時直接降低對手的關鍵字出現頻率…

第二天早上訓練繼續,蘇揚也更多地熱敷,還抹點紅花油,各種按摩緩解減輕傷勢。

下午六點賽前儀式,播音員喊到蘇揚名字時,油管中心全員起立鼓掌歡呼,而前來觀戰的歌手蕾哈娜為蘇揚獻唱一首《ALLOFME》,還主動強行擁抱蘇揚,直接追星現場。

比賽隨之開打,馬刺安排布倫特?首發,與邁克爾?芬利一起擔任分衛和小前的搖擺,明顯是有所準備,想要針對蘇揚腳踝傷勢,即便無球跑位,也有意無意地尋找身體對抗。

快船這邊按照之前訓練策略進行應對,但實戰和訓練差彆,連著好幾個回合嘗試之後才完美執行,帶著8分落後開局,一路堅持,始終未有逆轉,直到半場結束還落後6分。

半場休息回到更衣室,蘇揚鼓勵全隊:“我本來預估半場會落後20分,我們攻防兩端都做得很好,下半場繼續堅持!”自己半場隻有5分入賬,助攻卻高達13個,發牌爽翻。

但儘管刻意保護,大量的跑動依然無法避免腳踝發力,疼痛如同螞蟻一般持續撕咬。

伊戈達拉等人齊聲呐喊叫好,下半場比賽緊跟著開打,快船全隊繼續苦苦追趕。

隨著吉諾比利和芬利兩人連續三分打鐵,而米利西奇和米爾薩普搶到籃板,先後助攻伊戈達拉和希爾快下扣籃得分,快船成功地把分差縮小到1分,比賽還剩最後26秒。

馬刺請求暫停佈置戰術,回到場內壓時間,蘇揚咬牙忍痛追趕吉諾比利,伊戈達拉和雷阿倫各自緊盯防守,米利西奇更是與鄧肯死鬥,搞得韋伯弧頂控球18秒還冇找到機會。

眼看進攻時間所剩無幾,韋伯迎著米爾薩普抬手作勢投籃,實則突然擊地傳球,而正在油漆區帶著蘇揚跑位的吉諾比利突然急停反跑衝筐,驟然擺脫蘇揚,得到空位接球機會。

電光火石之間,蘇揚下意識直接側身往後撲地,一把搶斷籃球,斯波同步大喊暫停。

哨聲鳴哨,全場歡呼。

比賽隻剩最後6.3秒。

快船簡單佈置戰術,重新回到場內。

依然是第一場那個stack中鋒戰術,蘇揚繼續扮演奧尼爾式中鋒。裁判給球鳴哨計時,快船按照計劃跑動,馬刺儘管知道籃球最有可能傳給蘇揚,但還是得防守雷阿倫等人。

一番拉扯,伊戈達拉把球吊傳左腰。

蘇揚接球順勢前轉身抬手虛晃,成功點起吉諾比利,單腳起跳出手,卻被吉諾比利二次起跳撲倒,裁判還冇吹罰犯規,但籃球米利西奇和鄧肯拚搶,籃球反彈飛到蘇揚手中。

蘇揚坐在地板上,眼瞅伊戈達拉空切跟進,抬手便是直塞,而伊戈達拉接球起飛。

哐噹一聲,籃球入網。

比賽結束的鳴笛聲同步奏響。

快船98比97反超馬刺,蘇揚坐地助攻伊戈達拉扣籃絕殺,滿場歡呼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