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號,快船主場迎戰爵士。

之前背靠背憾負爵士,蘇揚相當不爽,故而大早上就趕到訓練基地,與球探和教練組一起觀看錄像,看著看著就跟斯波同時稱讚斯隆執教的爵士,又從馬龍和斯托克卡頓離開之後重新崛起,關鍵冇要依靠擺爛,選擇德隆?威廉姆斯的第三順位是使用兩個首輪交換。

反正就是04-05賽季隻有26勝,但那是他們認真奮鬥之後的26勝,實力那般。

除開德隆,另一個讓爵士新賽季拿到17勝5負戰績的重要原因,是從騎士交易得到布澤爾,成功地組成猶他雙煞,完備爵士的攻防體係,恰好德隆又是那種早熟的控衛。

蘇揚之前看到爵士交易得到布澤爾的新聞還感覺挺意外,感歎當真命中註定。

但仔細想想,斯隆就是喜歡矮個兒內線,什麼布澤爾和自己搶走的米爾薩普,因為斯隆自己在大學時期喜歡小防大,而且爵士那套14進攻體係,也確實需要速度更快的大個子,鹽湖城將近23年等曆史冇有高順位選秀,又是風雪高原之地,加上斯隆嚴厲的性格和當地白人至上民風,冇有大牌球星願意加盟,也隻能找一些加內特和鄧肯的弱化版本。

“打這支90年代風格的爵士,就要打巨星球,在他們嚴格執行防守策略,並且防守完全到位的情況下,高難度得分擊垮他們的鬥誌。”斯波給出總體策略,眼神看向蘇揚。

蘇揚點頭讚同,眼前這支爵士,並非活塞那種所謂的平民球隊,就是一個二流控衛和一個三流大前鋒支撐起來的隊伍,加上基裡連科和奧庫兩個高智商球員,嚴格地執行策略。

“我就逮著費舍爾打,讓他明白我有什麼本事…”瞅一眼爵士的出戰名單,蘇揚打定主意,心說費舍爾和德隆組成後場,遇到其他隊伍可能還好,但遇到自己和雷阿倫,那絕對可以利用身高和跑動優勢狂投三分,上次輸球很大的原因就是雷阿倫背靠背冇有出場。

方案確定,訓練隨之展開。

轉眼下午六點,賽前儀式。

播音員拉爾夫?勞勒按照安排,特意介紹《朱諾》劇組前來觀戰的詹妮弗?康納利和JK?西蒙斯,以及布萊克?萊弗利和艾梅柏?希爾德,兩個年輕女孩兒同樣貼身穿著蘇揚的球衣。

蘇揚特意跟JK?西蒙斯握手,笑道:“你可能不會相信,再過十年,你會成為中國各種短視頻裡麵常客,你那標誌性的仰頭大笑,將會成為一種文化符號,在全世界長期流傳。”

JK?西蒙斯有些蒙圈,但配合仰頭大笑,與蘇揚合影留念,放到球隊紀念館內。

比賽隨之開打。

快船贏得球權發起首攻,蘇揚指揮一內四外陣型落位,轉而藉助瓦萊喬下掩護上提,接伊戈達拉傳球對上費舍爾,一個虛晃輕鬆擺脫,大步殺到罰球線,迎著奧庫拋投得分。

費舍爾目前還是壯年版本,但因為體重的關係,依然在橫移速度方麵特彆吃虧。

蘇揚半點兒也冇客氣,下個回合乾脆年掩護都不要,直接拿球單挑突破,眼瞅費舍爾大步橫移準備製造進攻犯規,果斷順勢拉球轉身躲開,然後撤步退到三分線外,拔起搶投。

籃球噌地空心入網,費舍爾徒留原地紮著馬步擺架勢,還提前做出咬牙忍痛模樣。

那動作,無非暗示裁判‘我老魚費舍爾確實被撞到了,但我是硬漢,我要忍住’。

氣氛頓時變得很搞扯,全場爆笑。

蘇揚笑嗬嗬地退防,心說你費舍爾是不為大眾熟知的造犯規高手,如果說瓦萊喬假摔堪稱影帝,那你費舍爾的假摔是奧斯卡帝中帝,強如假摔鼻祖迪瓦茨也感歎不如你費舍爾,而豬頭教練裡弗斯也曾經感歎你費舍爾在場上除了假摔完全不乾其他事情,老子早有準備。

很快又輪到快船進攻,蘇揚主動調整策略,找米利西奇在弧頂位置做掩護,擺脫費舍爾之後,趁著奧庫還冇上搶延誤,拔起就是一記三分,而籃球咚撞圈反彈入網,合計八秒。

快節奏進攻執行大半節時間,爵士毫無辦法,而快船防守端瘋狂地壓縮內線逼三分。

爵士自從拉加?貝爾離開,這賽季搞雙控衛後場組合,三分那真是有點慘不忍睹,場均11.7次全聯盟倒數第三的出手,場均33.5%全聯盟倒數第二的命中率,絕對複古籃球。

快船那般防守,還有強大的鋒線輪轉進行乾擾,說是放三分,也就極限給點兒時間。

半場比賽打完,爵士全隊三分球14投1中,而快船各種快攻反擊,領先23分。

中場接受采訪,談到已經拿到三雙數據,下半場是否會衝擊高得分,蘇揚搖頭直言:“我要趁著爵士大量三分打鐵,多搶幾個反彈長籃板,為場均三雙做準備,避免以後差幾個。”

公開強調自己刷數據,曆史第一人!

下半場回來第三節,爵士變陣,CJ?邁爾斯代替費舍爾首發出戰,主防持球的蘇揚,但蘇揚無球跑動接球出手三分更強,還有大量的掩護,命中率變得比之前更高,毫無辦法。

三節比賽打完,快船領先達到38分,比爵士創造的最大逆轉紀錄還多2分。

斯波冇有安排伊戈達拉等主力繼續登場,蘇揚瞅瞅數據統計,發現已經14籃板也懶得繼續登場,時間留給米爾薩普、卡曼和塔克三人組,但爵士依然是全主力陣容出戰。

爵士主教練斯隆顯然冇有因為落後太多就改變他的策略,那種心態絕非故作堅強。

畢竟斯隆帶領爵士兩次達到總決賽巔峰卻輸給公牛之後,又花費八年時間,在馬龍和斯托克頓離開的情況下,重新帶領爵士崛起,換做一般教練要麼早就離開,要麼選擇退役。

眼瞅斯隆還在認真地喊戰術,老將佩頓忽然感歎:“斯隆和鹽湖城真是絕配!”

蘇揚聞言思索片刻,點頭附和。

斯隆喜歡複古打法,也喜歡複古做派,作為一個身處冰天雪地的理想主義者,有些固執地拒絕與聯盟商業主流合拍,嚴格限製爵士啦啦隊女郎的內衣透明程度、禁止爵士吉祥物使用炮彈槍把球隊T恤發送給現場觀眾、甚至不準在賽前儀式使用那些奇形怪狀的文字。

但爵士冇有巨星註定無法取得終極成功,這一次重新崛起甚至到不了總決賽高度。

斯隆就像是一直重複把巨石從山腳推到山頂的西西弗斯,永不言棄,偉大而悲壯。

“也是拉裡?米勒全力支援他,否則做不到…”作為過來人,蘇揚知道斯隆這樣的帶有理想主義的舊時代殘黨,冇有爵士主席拉裡?米勒的支援,不可能數十年如一日地堅持。

而就在拉裡?米勒病逝之後,德隆就跟斯隆公開發生矛盾,老闆泰勒卻態度模糊。

然後斯隆就離開了。

感歎之間,比賽打完,快船最終117比109擊敗爵士,整個第四節替補對上爵士主力被追上30分,但爵士複古打法三分投得太少,時間實在不夠用,隻能放走勝利。

休息一天,快船做客波特蘭。

比賽下午四點半就開打。

蘇揚瞅見麥克米蘭在場邊嚴肅地給羅伊和奧登訓話,心說麥克米蘭也是舊時代殘黨,執教理念永不更新,每到一支球隊就憑藉強調紀律而提升戰績,但壓抑天才的理念,總會讓他的球隊遭遇傷病困擾,然後成績停滯不前,遭遇更衣室危機,然後被老闆通知下課離開。

思慮之間,快船贏得跳球,蘇揚帶到弧頂單挑羅伊,突破之後殺入油漆區隔扣奧登。

隔扣奧登變成快船對陣開拓者的保留節目,各種直播截圖在推特和臉書瘋狂傳播。

比賽冇有任何懸念,快船一路領先直到結束,109比94大勝,蘇揚再拿三雙。

全隊飛回洛杉磯休息一天,準備迎戰換帥之後戰績還行的火箭,來場國家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