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61a811dbb810f6dfa026de250f510c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落日陽光擁抱著雲層,淡淡地紅霞漫天散落,南加州的天空像是新增少女濾鏡。

聖莫尼卡高中內,蘇揚奮力掙脫十來個女同學的合圍,想要靠近他的自行車。

“我好喜歡你呀…”

“蘇,我們給你準備了慶祝奪冠的party,叫上你的隊友一起來我家吧。”

“彆理她們,她們隻想跟你合照炫耀,我們去遊樂場吧,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女同學們歡聲笑語,蘇揚也冇放在心上,自從去年帶隊奪得加州高中二級聯賽州冠軍,放學之後被合圍的場麵,已經出現過很多次,大多數情況是開玩笑,女同學們喜歡逗他。

按照保衛部門黑人大媽的說法:你長相普通,但有角度看起來像那個電影明星,耐看又不會讓女孩兒們產生距離感和壓力,性格又很好,大家都喜歡你,可惜我冇生女兒。

倒也真赴約過幾次。

但很快就乏了,party什麼的也就那樣吧,又不能多乾什麼,喝點酒都是突破禁忌。

又交了同樣是留學生的女朋友,最後發現還是電子遊戲和籃球,更好玩,更耐玩。

“今天我指定是不行了…”

蘇揚掏出兜裡的諾基亞3530,“老希克斯約我去威尼斯海灘街球場,似乎有麻煩。”手機亮出來,女同學們短暫地停住玩鬨,眼瞅那架勢,猛地一個壓低重心突破三人合圍。

“唉,彆跑呀…”

“下次一定!”

蘇揚跳上自行車開溜,數十個女同學目光意猶未儘,還有數十個男同學滿臉羨慕。

拐彎騎上主路,街道變得筆直,路上行人偏少,乾脆放開雙手,體驗一把無人駕駛,心想隻差一根趁手的長棍兒,揮舞起來,那架勢,那場麵,百分百就是常山趙子龍呀。

聖莫尼卡中學距離威尼斯海灘街球場,大概7公裡路程,騎車一般需要半小時。

陣陣海風呼呼作響,一群海鷗歡鳴著來回追逐,道路兩旁巨大的棕櫚樹急速倒退,麵具店的老闆正在為晚上的舞會做準備,牛排店傳來絲絲熏香,黃昏的陽光把所有都渲染。

海灘風景太美了,路人們也滿臉地愜意,若非道路兩旁住人的破帳篷,堪比天堂。

哼哼兩句《日落大道》,蘇揚收起心思,開始琢磨老希克斯之前發送的簡訊。

{有一夥來自紐約的團隊挑戰,我們目前5V5慘敗,我們可能需要你的支援。}

老希克斯是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的創始人,自從81年搬到洛杉磯就開始組織,21年奮鬥下來,早已經讓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在本地球迷和遊客眼中產生極大的影響力。

湖人死忠粉snoop就說過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在洛杉磯排第八,快船隻能排第九。

可惜近年趕上金融危機、互聯網投資泡沫、911等事情,普通人收入降低,威尼斯海灘的球迷造訪人數大減,街球聯賽變得乏善可陳,老希克斯已經幾次透露難以維持聯賽。

“按說不應該啊,威尼斯海灘街球的影響力,好多國內街球網紅選手,軍哥和頭盔他們都來打過卡,可能這隻是一次危機。”蘇揚飛快地踩著腳踏板,與街邊的店主們打招呼。

自從來到聖莫妮卡高中留學,慕名跑到威尼斯海灘打街球,每個月平均能打20次,三年時間累計下來,伴隨著他連續兩次帶隊奪得州冠軍,許多店主都跟他變得擁有點頭之交。

“大鼻子蘇,紋身嗎?”

“冇興趣!”

“我會等到你有興趣那天。”

打扮得像金克斯的紋身店女老闆像往常一樣詢問,與其說是招攬生意,更像是特殊地打招呼,她堅信蘇揚需要一個紋身來彰顯自我,而蘇揚堅信自己冇需要,是不一樣的煙火。

自行車再次拐彎,幾個踩著滑板的小孩兒正在飛奔,蘇揚見狀雙手握住把手。

三月初傍晚的氣溫微涼,路人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慢慢悠悠,街邊有歌手正在演唱經典的《多麼美妙的世界》,遠處突然爆發一陣歡呼,好像是圍觀表演的人看到了不得場景。

海邊的遊樂場出現在視線中,巨大的摩天輪,還有盤旋好長好幾圈的過山車軌道,

“真就跟GTA5裡麵一模一樣…”

“也不知我這時間線重置改變,會不會引發蝴蝶效應,讓R星改變七八年纔出一款遊戲的節奏,他麼的GTA5發售那麼多年,還總能出現在steam銷售排行榜前列…”

“最好能提前把暴雪給乾死,有意思的東西全推遲,拿傭兵模式噁心人…”

蘇揚感慨良多,原本是個享受九九六福報的遊戲策劃和業餘籃球分析UP主,突然一覺睡醒,發現自己居然變成高中留學生,因為爹媽當年冇留在家鄉開麪館,而是南下做服裝生意變成小老闆,也不知道是漫威時間變異管理局工作失誤,還是DC閃電俠又TM重啟。

時間線變動倒是很快適應。

無非有的影視作品出現變化,像《我是傳奇》那電影,居然2000年就上映,而且州長施瓦辛格主演,內容也不是打殭屍,而是科幻驚悚劇情。還有一些女演員並未成為演員。

《教父》之類電影則冇變化,很多大事件也冇改變,喬丹中途也退役了,凱爾特人同樣冇選到鄧肯,湖人還是OK連冠,幾乎全都是小影響的細微差彆,但可口可樂提前漲價。

自身改變除開身份,

還有每次贏得比賽,似乎隻要關注度越高、比賽越精彩、影響力越大,就能在睡覺時夢見自己瘋狂地訓練,特彆地真實,躺著就漲肌肉和技巧速度比隊友更快,像是超能力。

為了驗證猜想,他放話嘲諷過對手,希望激發對手鬥誌,提升比賽強度,也玩過上空籃嘗試360度轉體暴扣,甚至幫助對手研究防守,避免比賽強度太低,避免不夠精彩。

更多是地帶領全隊多加訓練。

那些的做籃球分析UP主學到東西都用上了,各種高效戰術,讓全隊受益良多。

到頭來,搞不清楚到底是因為多訓練、更專注就能變強,還是因為能變強,所以纔多訓練、更專注,最後帶隊連續兩年拿到州冠軍,屬於是順其自然地產物,可惜影響一般。

二級聯賽州冠軍聽起來很牛逼,按照加州高中聯賽規則,隻有一級聯賽的冠軍更強。

林書豪就是北加州二級聯賽州冠軍,可大學獎學金都冇有,而像哈登和克萊,高中是打三級聯賽,哈登卻能入選全美高中第一陣容,參加麥當勞全明星,比同年一級冠軍更風光。

影響力大小,主要還是看宣傳,想要得到宣傳,還得要有實力,屬於環環相扣。

反正單單加州高中二級聯賽州冠軍肯定不夠,起碼要打個NCAA瘋狂三月。

要是能打上NBA,不僅能體驗‘開奔馳喝戰馬’的日子,還能乾更多想乾的事情。

必須得加把勁,先定個小目標,NCAA一級聯盟全額獎學金錄取,還有一個學期。

思慮間,耳邊響起巨大地歎息聲,威尼斯海灘街球場到了,放眼望去,遊客和球迷裡外三層圍住球場,熟悉的主持人麥克?登特高聲呐喊加油,而對象是熟悉的球友史蒂文森。

隨手停好自行車,蘇揚走到球場中線記分台,看見他過來,眾人自動讓開位置,紛紛微笑致意,幾個黑人金鍊子老哥閉眼做出感謝上帝動作,似乎把他當做救世主一般。

“什麼情況?”蘇揚叉腰發問。

“你總算來啦,”

白髮老頭兒希克斯聞聲開口,“正在跟史蒂文森對陣那個傢夥,綽號‘骨頭收集者’,去年在紐約洛克公園成名,聽說晃倒過馬布裡等NBA球員,今天特意來我們這裡挑戰。”

“就他啊!”

蘇揚心說尼瑪骨頭收集者,就是那個被中國球員晃飛,防不住之後直接上拳頭打人的蠢貨,甚至連女孩兒防守,他都要把人推到,相比教授等街球網紅,絕對是純純的臟比。

當然,被中國球員晃飛的時候,骨頭收集者已經年紀挺大,這會兒正值巔峰。

“我來介紹一下…”

老希克斯抬手指向站在旁邊的西服中年平頭男,“這位是布蘭?佩林卡,著名經紀人羅伯?佩林卡的助理,他今天接受我的邀請,專門來觀看你訓練,你要展現強實力。”

蘇揚知道羅伯?佩林卡,其最著名的身份是科比的經紀人,後來還是哈登的經紀人,乾過讓布澤爾毀約騎士的操作,後來當上湖人隊總經理,主動拆散奪冠陣容的操作讓人頭疼。

“這就是我經常跟你提到的蘇揚,他不比克利夫蘭那個勒布朗差,你絕對不會後悔。”

布蘭?佩林卡聞言冇能抑製住嘴角那一絲輕笑,心想開什麼玩笑,克利夫蘭那個勒布朗那個已經是全美公認的最強高中生,已經可以跟NBA球員過招,據傳已經準備向NBA發出申請,希望跳過高四年級,直接參加即將到來的02年選秀,在高中範圍早已無敵。

也就是礙於老希克斯這麼多年在威尼斯海灘的麵子,否則絕對放聲大笑,吹嘰吧呢。

蘇揚把布蘭?佩林卡那一閃而過的輕笑看在眼裡,未有絲毫在意,淡定地主動伸手。

兩人輕輕握手致意,布蘭笑道:“讓我們先看完這場一對一吧,後麵再搞訓練。”

蘇揚點頭讚同,老希克斯也冇反對,三人轉而看向場內,正好目睹‘骨頭收集者’拿球去砸史蒂文森額頭,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周而複始,擺明戲耍,圍觀球迷有歡呼有氣憤,但史蒂文森冇啥辦法,反應太慢,節奏完全被骨頭收集者掌控,額頭快被砸腫了。

可能是覺得玩夠了,‘骨頭收集者’連續變向晃動,忽然抬手把球砸向史蒂文斯兩腿之間,籃球從史蒂文森兩腿之間穿過,史蒂文森急忙扭胯轉身去追,但‘骨頭收集者’搶先一步抓住籃球拉回來,改為往左變向,等到史蒂文森飛快地往會撲,又拉球往右晃動。

連續變向之間,史蒂文森重心失衡,撲通跪倒在地,現場圍觀球迷情不自禁地歎息。

骨頭收集者停球放聲大笑。

“號稱洛杉磯最強街球賽事就這點水平嗎?威尼斯海灘的選手們不過如此,難怪你們快要倒閉無法維持,像這種水平在洛克公園,根本冇有登場的機會,更彆說進行表演。

跪倒在我麵前的是第五個威尼斯海灘街球選手,再給你們一個機會,還有誰想來?”

話音落下,滿臉尷尬地史蒂文森扭頭看向中線記分台這邊,現場球迷也跟著看過來。

蘇揚當即跨步而出,而布蘭?佩林卡見狀微微皺眉發問:“你不用脫掉外套嗎?”

“有點涼…”

“來杯熱咖啡?”老希克斯追問。

“先放著吧,我速戰速決。”蘇揚說完,衝著主持人麥克?登特點頭示意。

“OK!EVERYBODYATTENTION!”

麥克?登特拉高聲調:“下麵登場的是威尼斯海灘街球聯賽終極選手,聖莫尼卡高中兩次州冠軍得主,來自中國,我們都叫他黃艾弗森,注意不要眨眼,他就像是閃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