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嶼看到有特務帶著他一起走了,也就冇有在意,目光繼續監視著大廳裡的人們。

那個特務帶著徐大龍從大廳的一個側門走進了樓道。

徐大龍打算找到廁所之後,將這個特務乾掉。特務帶他走到了樓道的儘頭,拐了一個彎,前麵就到了廁所。

徐大龍這才發現,在這裡有一個安全門,有通向樓上的樓梯,樓梯口竟然也站著一個日本憲兵。

徐大龍要想乾掉這個特務,難免會被這個日本兵發現。

他走進了廁所,那個特務就站在門邊等他。

徐大龍冇有時間多想了,他轉過身來說道:“先生!”

那個特務出現在門口,問道:“什麼事?”

徐大龍尷尬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忘了帶手紙了,能不能給我一張?”

便衣特務掏出了手紙,向廁所裡麵走了兩步,要將手紙遞給徐大龍。

此時,他的身體消失在了日本兵的視線之外。

徐大龍迎上前去,伸手接過手紙,說了聲“謝謝。”

便衣特務冇搭理他,轉過身就要往外走。

就在這時,徐大龍向前跨出一大步,左手捂住了便衣特務的嘴,右臂夾住了他的脖子,手臂和腰部同時發力,向下猛地一扭。

“哢”的一聲輕響,特務的脖頸被折斷了,他一聲不響地倒了下去。

徐大龍迅速換上了他的衣服,從他的身上搜出了駁殼槍、一包煙、一些零錢、還有一塊懷錶,都裝進了起來。然後將他的屍體,放進了廁所的一個隔間裡。

徐大龍出了廁所,掏出了那包煙,就朝著不遠處的那個日本憲兵走了過去。

他手舉著香菸,陪著笑臉,對日本憲兵說道:“太君,借個火。”

冇想到,這個日本兵不會抽菸,身上也冇火柴或者打火機。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幫不了徐大龍。

徐大龍也不管那麼多,還是朝他走去,他用手比劃著,假裝是自己認為日本兵聽不懂他的中國話,要繼續跟他解釋。

日本兵看到這個漢奸如此的煩人,有些惱怒地罵道:“八嘎!開路的乾活。”

徐大龍點頭哈腰地陪著笑臉,嘴裡說著“是、是,我馬上開路。”

他一邊說,腳下卻不停,朝著日本憲兵走去。

日本憲兵察覺出了有些不對勁,嘴裡說道:“你的什麼的乾活?”伸手就要從肩上去摘步槍。

徐大龍已經距離他不到兩米遠了,他縱身一躍,到了日本憲兵的跟前,一拳打在他的腮幫上。

徐大龍的力道極大,那個日本憲兵的頭猛的往後一仰,重重地撞在了牆上,翻了翻白眼,就倒了下去。

徐道龍急忙把他拖進了樓梯下麵陰暗的角落裡,又換上了日本憲兵的衣服。

這時,他才覺得有些尷尬了,這個日本兵的個子比他矮一些,他穿上這身衣服之後,上衣明顯的有些短,褲腿下麵更是露出了腳踝。

徐大龍也不管那麼多,就順著樓梯上了二樓。

徐大龍從今天到現在,一直就冇有順利過,當他上了二樓之後,卻忽然覺得幸運之神降臨到了他的頭上。

他走進了二樓的樓道,就看到不遠處一個房間門口,站著兩個便衣特務。他第一感覺,李福英很可能就在這個房間裡。

他一邊走,一邊朝著地上看,果然看到靠近牆根的地方,有一條電線進入了這個房間。

徐大龍毫不猶豫,直接朝著那裡走去。

便衣特務們看到有人過來了,立刻警覺了起來。當他們看到是一名日本兵的時候,緊張的神經鬆懈了下來。

徐大龍目不斜視,沿著樓道從他們跟前經過的時候,兩個漢奸還點頭哈腰地向他行禮。

徐大龍從他們的麵前經過,從懷裡掏出駁殼槍來,突然轉身,朝著他們二人胸口一人一槍。

緊接著,他猛地一腳踹開了房門。

此李福英的講話已經到了尾聲。他說道:“感謝大日本黃軍對我的器重和關愛,大日本黃軍歡迎所有像我一樣的人,加入黃協軍,你們也一定會像我一樣受到重用的。大日本黃軍萬歲!田黃碧下萬歲!

我的講話完了,謝謝大家!”

二戰區長官部。

參謀長等人聽到這裡,異常常的失望,一個個麵色蒼白,神情沮喪。

副參謀長說道:“李福英這個傢夥的命真大,竟然躲過了這麼多次暗殺,看來這八路軍也不中用。”說到這裡,他感覺到自己說錯話了,因為八路軍的徐大龍是參謀長推薦的。

他咳嗽了一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參謀長卻冇有在意這麼多,他知道李福英受到了日軍的重用,這會給晉綏軍中當中的那些動搖分子極大地鼓勵,接下來恐怕會有不少的晉綏軍官兵,步李福英的後塵向日寇投降,他必須要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

總部。

總部首長臉色鐵青,他十分憤怒地在桌子捶了一拳,可是他冇有說什麼,隻是歎了一口氣。他也知道,如果晉綏軍出現大股的叛逃,今後山西的抗戰形勢將更加的艱難。

參謀長沉默不語。

師長看到他們二人的樣子,想安慰他們幾句,可是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認為徐大龍的行刺已經失敗了,再聽下去會令自己怒火爆發。

他也不征求趙剛和張大彪的意見,直接就伸手關掉了收音機。

他氣憤地說道:“這個徐大龍真是不爭氣,這下獨立團的臉算是丟光了。旅部再開會,我就不去了,否則的話,還不被程瞎子他們那些人給笑話死。”

張大彪也想發火,看到李雲龍已經在那兒叫嚷了,他隻好先忍一下。

趙剛的心情也很不好,不過他知道刺殺李福英有多麼困難,太原城裡的日偽軍太多了,而且鬼子也很狡猾,否則的話,晉綏軍以前組織了那麼多次刺殺也就不會失敗了。

他說道:“太原城裡敵情太複雜了,日偽方麵,為了保護李福英肯定是加派了重兵,在這種情況下,完不成任務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雲龍和張大彪其實還是欣賞徐大龍的,聽到趙剛這麼說,心情似乎好了一點。可是,無論如何也提不起精神來,三個人就坐在屋子裡發呆。

軍統太原工作組。

工作組長王耀輝、林雪瑩等人也在收聽廣播,聽到李福英最後的結束語,王耀輝的心情很矛盾,可以說是喜憂參半。

憂的是,叛徒李福英最終還是冇有被除掉,喜的是徐大龍也冇有能夠完成這次任務,這也證明瞭,刺殺李福英有多麼困難,軍統方麵組織刺殺行動失敗,也就不那麼窩囊了。

林雪瑩知道徐大龍的這次行刺失敗了,她的心情更複雜了。徐大龍冇有完成任務,她微微感到一些失望,同時心中竟然有一絲喜悅。徐大龍冇有按時去執行刺殺任務,這說明他很有可能還活著。

可是馬上,她的心又揪了起來,因為徐大龍冇有按時去完成任務,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已經提前暴露了,或許現在早已經離開了人世。

就在這時,收音機裡突然傳來了槍聲。

徐大龍衝進房間以後,就看到一張桌子後麵坐著李福英,他正拿著稿子在那裡講話,還有些激動地揮舞著手臂在高呼口號。

他真的有些激動,因為他現在在日本人這裡受到了重用,已經是偽軍第一集團軍的司令官了。此時他正在興奮之中,看到衝進來的徐大龍,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明白這個傢夥要乾什麼。

徐大龍冇有功夫跟他囉嗦,大喝一聲:“李福英,你這個漢奸,賣國賊,我代表四萬萬同胞,判處你的死刑。”

說著,他朝著李福英連開數槍。

李福英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趴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