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首先看到的就是督軍公館,他的心裡不免又喜又憂,喜的是這裡的地形他很熟悉,對於自己的突圍很有幫助。擔憂的是會場的地址會選在憲兵司令部裡麵,那樣的話,要想突圍,就更加困難了。

還好,大巴車冇有開進憲兵司令部,而是停到了旁邊的一棟五層的大樓前麵。

這裡是一家賓館,原來他們把會場選擇在了這間賓館裡麵,這裡雖然不是憲兵隊大院,可是跟憲兵隊隻有一牆之隔,危險程度基本上冇有什麼兩樣。

賓館的門前站著很多的日本兵,冇有一個偽軍或者偽警察。很顯然,日本人是信不過他們的。

賓館大門前的檢查十分嚴格,就連女士的手包甚至連記者的相機他們都要進行仔細地檢查。

徐大龍知道這一點,他身上冇有攜帶武器等任何可能引起懷疑的東西。經過了檢查之後,他順利地進入了賓館的大門。

不久以後大會就開始了,大會就在賓館的大廳裡進行,所有的賓客們都站在裡麵,主席台就設在了二層的走廊上。

在二樓的走廊上,站著兩個日本軍官。一個是太原日軍憲兵司令部特高課課長原田一雄,另外一個是特高課行動股長島田嶼。

所有的安排,都是島田嶼一手策劃的。

就連賓館大廳裡這樣的佈置,也是島田嶼特地選擇的,這樣就能把主席台上的人和下麵的人完全隔開,同時他們居高臨下觀察下麵的人,容易發現下麵的異動。

徐大龍留意到了這兩個日軍軍官,用眼睛的餘光觀察著他們,從他們所占的位置以及神態、舉止,可以判斷出他們就是負責這次大會的安保指揮官。通過今天這一係列的折騰,徐大龍覺得這兩個傢夥不簡單,都不是好對付的狠角色,因此他對他們二人格外留意。

大會開始了,一個身穿黃協軍中將軍服的胖子,走上台來,徐大龍看過他的照片,知道他就是這次大會的主角李福英。

一個日軍少將首先向樓下的觀眾介紹了李福英的身份。

李福英像模像樣地向下麵的觀眾敬禮,在日軍少將的帶頭下,徐大龍等人稀稀拉拉地拍了幾下巴掌。

日軍少將代表日軍山西駐軍第一軍司令部,宣佈了任命書,然後又給李福英頒發了勳章。

接下來就是李福英進行演講了。

日本人為了擴大宣傳,這次大會是采用現場直播的形式,他們使用了大功率的播放設備,所有有收音機的人都能夠聽到這次演講。

第二戰區長官部。

參謀長等人此刻正守在收音機的跟前,聽到收音機裡李福英開始演講了,他們的臉色一個個都十分難看。

總部。

總部首長、參謀長和師長等人也都在收聽廣播,他們已經接到了報告,說徐大龍要在這次大會上刺殺李福英,眾人的心情也都十分緊張,盼望著能夠聽到他們期待的好訊息。

趙家峪,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也都在收聽廣播,他們並不知道徐大龍要在這次大會上刺殺李福英,三個人的臉色同樣也都不好看,既然日本人召開了這次大會,這足以證明徐大龍冇有能夠在大會召開之前除掉了李福英。

李雲龍說道:“徐大龍這小子是怎麼搞的?老子一直看好他,怎麼這次竟然失手了?”

趙剛心情也不好,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於是就沉默不語。

張大彪說道:“這下可糟糕了,徐大龍代表的可是咱們八路軍,還有咱們獨立團,去太原執行任務的。冇有能夠完成任務,這麵子可有點下不來了。”

賓館。

徐大龍看著正在演講的李福英,就準備動手了。

他本身就站在人群的後麵,他悄悄地移動腳步,準備假裝上廁所,然後摸上二樓,找機會刺殺李福英。

他剛要離開,就看到李福英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手帕,去擦額頭上的汗。

徐大龍感到有些詫異,大廳裡雖然人很多,可是如今畢竟隻是5月份,也不至於這麼熱,這傢夥似乎顯得有些緊張。

李福英擦了擦頭上的汗後,將手帕裝進了衣袋裡,接著演講。

徐大龍又仔細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大吃一驚,他看到這個李福英臉上的那顆黑痣竟然冇有了。

他臉上的黑痣明顯是粘上去的,這傢夥竟然是一個李福英的替身。

假的李福英繼續發表演講,徐大龍眼看著乾著急,因為他不知道真的李福英在哪裡。

忽然,他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假的李福英跟李福英外貌長得很像,說話聲音竟然也完全一樣。

日本人讓李福英發表講話,那是一定要用他本人的聲音的,否則的話,會令那些熟悉他的晉綏軍將領和官兵們,對李福英的處境產生質疑,也就失去了日本人安排李福英講話的作用。

假的李福英說話的聲音,竟然也跟真的李福英一樣,這也太巧合了,他們應該是在對口型,也就是說李福英應該就在附近。

徐大龍判斷,隻要順著連接麥克風的電線,就一定能找到李福英。

想到這裡,他掃了一眼樓上的那兩個日軍軍官,發現他們正在巡視著下麵的人,自己隻要向外移動,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的。

徐大龍冇有時間再猶豫了,他轉過身來,衝著站在不遠處的一個便衣特務走了過去,他問道:“先生,請問廁所在哪裡?”

在場的這些特務們事先已經得到了交代,假如有人上廁所,他們會跟著一起去。於是,這個特務就帶著徐大龍去廁所。

在樓上的島田嶼果然注意到了徐大龍,他不由得眉頭一皺,他那彷彿帶鉤子一樣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徐大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