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瑩躺在床上,望著窗外透過來的柔和的月光,她的心緒很亂,思緒彷彿像海上的波濤一般,洶湧起伏。

作為一名軍統職業特工,林雪瑩見慣了生死,就算是前幾天跟她一起去執行刺殺任務的其他人全部都犧牲了,儘管她心裡也有些難過,但是也冇有覺得什麼,因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平常了,她早已經感到麻木了。

可是,忽然出現的徐大龍,卻出人意料地攪亂了她早已漸漸麻木的情感。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個徐大龍如此關心,一想到明天他就會去執行根本無完成的任務,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她的心情竟然如此的沉重。

徐大龍樣貌普通,算不上風流倜儻,可是在他的身上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能夠給人以安全感,讓人由衷地對他感到信任。他知識淵博,談吐風趣幽默,給人一種獨特的男性的魅力。

每一個女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即便她是一個軍統女特務,也一樣對愛情充滿了憧憬。

徐大龍的樣貌,明顯的跟林雪瑩以前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的樣貌有著很大的差彆,她認為自己是不會喜歡這樣的人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徐大龍卻是第一個攪亂自己心緒的人。

林雪瑩思緒萬千,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直到自己不受控製的思緒,搞得她十分疲憊,這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天亮了,林雪瑩有一種想去跟徐大龍見最後一麵的衝動。可是,理智告訴她不要這樣做,她很擔心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到徐大龍的狀態,也擔心萬一徐大龍出事以後,自己會更加難過。

反正徐大龍隻不過是出現在她生命中的匆匆過客,還不如就此彆過。

中藥鋪,晉綏軍聯絡站。

今晚難過的可不僅僅是林雪瑩,鄭喜榮、魏和尚、王金科等人對徐大龍都十分尊敬,他們不僅僅把徐大龍當成自己的長官,在心裡早已經把他當成了戰友和兄弟,甚至是把他當成了大哥。

聽到徐大龍要獨自深入虎穴,他們一個個心情都很難過。

魏和尚明知道自己幫不上徐大龍的忙,可是他還是忍不住說道:“龍爺,你還是帶我一起去吧。”

徐大龍笑道:“你去乾什麼?大字不識幾個,難道還能冒充記者嗎?”

鄭喜榮說道:“大龍哥,你自己一定要保重啊。”

說到這裡他眼圈紅了,忍不住就掉下了眼淚。

王金科雖然是被徐大龍綁來的,可是這段時間來,他從心裡早已經接受了八路軍,對徐大龍也十分欽佩,看到鄭喜榮的樣子,他的眼圈也忍不住紅了起來,他有些哽咽地說道:“大龍兄弟,是你把我綁來的,你可不能就這麼拋下我不管了。”

魏和尚當過這麼多年的和尚,按說早已經修煉得心如止水了,可是看到鄭喜榮和王金科的樣子,他的眼圈也忍不住紅了起來。

徐大龍為弟兄們對自己的情意也很感動,不過他可不想帶著傷感的情緒去上戰場。

他笑道:“看看你們的樣子,大老爺們,怎麼像個小姑娘似的動不動就抹眼淚。

尤其是你這個魏和尚,我早就懷疑你這個和尚是假的,和尚們都是無慾無求的,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真不知道你的師傅是怎麼教你的?”

徐大龍要出門了,李坤、馬越、鄭喜榮、魏和尚、王金科一起為他送行,囑咐他一定要保重自己。

徐大龍哈哈一笑,說道:“你們放心吧,準備好酒菜,等我回來,咱們好好地喝一壺。”

徐大龍離開了晉綏軍的聯絡站,叫上了一輛黃包車,前往市政廳大禮堂。

到了市政廳的大門口,他看到那裡已經戒備森嚴了。大門口前站著的四個日軍憲兵還有一個日軍少尉,街道上還有很多的日偽軍,可以說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徐大龍在靠近市政廳大門的時候,就看到不遠處的郵電局門口,停著一輛黃包車,黃包車伕正在修理黃包車,眼睛的餘光卻注視著市政廳的大門口。

徐大龍看到了他,以令人不易察覺的動作,微微地點了點頭,隨後就在大門前下了車。

日軍少尉上前檢查了徐大龍的記者證和邀請函,冇有看出什麼問題,就讓他進去了。

黃包車伕是趙東昇化裝的,他在那裡繼續修黃包車,等待徐大龍再次出現。

徐大龍來到了大禮堂的門口,就看到那裡已經來了很多的人,有很多的記者,其中有不少的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徐大龍主動走上前去,跟那些外國人進行攀談。

時間到了8:50。日本人仍然冇有讓人們進入大禮堂,大家都感到有些疑惑。

正在這時,一個日軍的大尉站在了台階上,說道:“尊敬的記者朋友們,請跟我來。”說完,他並冇有走向大禮堂大門,而是下了台階,走到了大禮堂的一側,站在了兩輛大巴車的跟前。

看到記者們跟了過來,他就招呼記者們上車。記者們雖然不明就裡,但是仍然服從了他的安排。

徐大龍搶先上車,坐到了最後一排。徐大龍特意選擇了這個位置,這樣的話,無論大巴車出大門以後往哪邊拐,趙東昇也能夠看得到他。

不久以後,大巴車就駛出了市政廳的大門,

趙東昇看到時間已經到了。此時的他已經來到了市政廳大門的斜對麵,大巴車出來之後,透過車窗,他那就看到了車窗後露出笑臉的徐大龍。

大巴車開走之後,趙東昇就拉著黃包車追了上去,到了前麵的第一個街口,那裡停著一輛黑色的沃爾沃轎車,轎車裡麵坐著地下黨鋤奸隊的隊員,車窗是開著的。

趙東昇跑過的時候,低聲說道:“盯住剛剛過去的那兩輛大巴車。”說完,他越過了轎車,繼續向前跑去。

轎車發動了,遠遠地跟上了那兩輛大巴車。

徐大龍等人乘坐的大巴車經過了兩條街道,他看到這裡,感覺到十分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