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說道:“日本人召開這次大會,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李福英現身說法來擴大影響,因此記者招待會是一定要召開的。

如今大批的媒體記者已經接到了請柬,其中還包括很多外國人,日本人如果不讓這些人蔘加,一定會輿論嘩然,這就背離了日本人召開這次大會的初衷,因此我斷定即便是日本人臨時改變了開會的地點,他們也會讓這些記者們趕過去的。所以,我決定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執行刺殺任務。”

李坤點頭說道:“你說得很有道理,應該是這樣的。”

馬越說道:“徐兄弟,你的分析我認為是正確的,可是,日本人臨時變更了開會的地點,他們就是為了避免咱們提前進行埋伏。如果繼續按照原定計劃來執行,我們就冇有辦法接應你了,那你不就更危險了嗎?”

李坤擔憂的說道:“是啊,大龍兄弟,那你如何脫身呢?”

徐大龍說道:“兩位長官,這件事情,我決定了,咱們就不再討論了。現在咱們研究一下,明天具體的行動計劃。

我猜想,日本人一定會首先在市政廳大禮堂設置一個假的會場,來吸引咱們的注意力,等所有手持請柬的人到達了市政廳大禮堂之後,他們會宣佈臨時改變了開會的地址,他們一定會派車把進行采訪的這些記者們送到真正的會場上去。

至於那些其他手持請柬的人,都是日偽方麵的人,他們是否參加,日本人並不在乎,而且我相信真正的會場上,他們會安排同樣數量的日偽人員來參加這次大會,這樣就確保了大會的氣氛,同時又避免了咱們提前做出佈置。”

聽到這裡,馬越由衷地讚道:“事情一定是這樣的,徐兄弟,難怪李長官推薦你來完成這次任務,你的頭腦果然聰明,兄弟佩服。”

李坤說道:“如果是這樣,咱們派人盯住接送記者的車輛,不就可以知道真正的會場了嗎?咱們的人提前到市政廳大禮堂的附近,知道了訊息之後,再派人趕過去,不是一樣可以接應你嗎?”

若論地下工作,馬越比李坤有經驗,他搖了搖頭,說道:“李長官,這根本冇用,日本人確定了新的會場之後,一定會在會場周圍的街區進行封鎖,到那個時候,就算是咱們知道了會場的地址,也根本進不去了。”

李坤皺著眉頭說道:“這可如何是好?總不能讓大龍兄弟一個人去執行這個任務吧,咱們一定要設法接應大龍兄弟。”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冇有用的,日本人既然能夠製定這樣的計劃,他們一定已經算計好了,各種發生意外的可能性。即便是你們在其他的地方製造混亂,會場周圍的日偽軍一定會雷打不動地守在那裡。你們就不要派人去了,那樣不僅起不到接應的作用,反而會給你們造成損失。你們戰鬥在敵後,本來就不容易,犯不著再白白地犧牲弟兄們的性命了。”

聽到這裡,李坤和馬越都十分感動。

馬越說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大龍兄弟一個人去冒險。這樣吧,我們還是會派人襲擊日軍憲兵司令部,如果你從會場突圍出來,就朝著槍響的方向跑過來,怎麼著我們也能起到一定的接應作用。”

徐大龍態度堅決地說道:“還是算了吧,會場究竟在哪裡,現在都不知道,日偽軍佈防的情況,咱們也不清楚,冇有必要再拿弟兄們的性命冒險了。”

看到李坤和馬越仍然要堅持接應自己,徐大龍也很感動,他說道:“兩位長官,這件事情就不要再爭了。你們放心吧,我既然敢進去行刺那個叛徒李福英,就有把握突出重圍。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現在我要出去一趟。如果我刺殺成功了,日偽軍一定會在太原城裡進行大搜捕的,你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避免日偽軍破壞情報站,保全弟兄們的性命。”

說完徐大龍就離開了。

徐大龍走後,馬越感慨地說道:“大龍兄弟為人真是仗義,這樣的朋友,真是值得一交。如果大龍兄弟能夠平安地歸來,我願意跟他拜把子。”

李坤也感慨地說道:“你說得對,我早已經把大龍當成自己的弟兄了,但願大龍能夠平安歸來。”

徐大龍來到了地下黨的聯絡站,向地下黨負責人李誌民和趙東昇彙報了自己的計劃,

李誌民和趙東昇也都十分感動。

李誌民說道:“這個任務實在是太艱難了,成功的可能性也太小了。地下黨方麵不能眼看著你就這麼犧牲了自己的性命,我打算向上級進行請示,取消這次任務。”

趙東昇也表示了同樣的意見,他們之所以這樣做,也有他們的道理。

對於上級的指示,他們從來都是不講條件、不折不扣地去完成的,可是這次任務卻不是地下黨方麵自己的任務,隻是配合晉綏軍方麵來完成,因此,李誌民和趙東昇也不願意犧牲徐大龍。

徐大龍態度堅決地說道:“這個任務必須完成。二戰區要求八路軍協助完成這次任務,總部首長是同意的,因此我現在代表的不是個人,而是代表咱們八路軍,我絕不會做出有損八路軍聲譽的事情來。”

其實,李誌民和趙東昇也都明白這個道理,通過短暫的接觸,他們對徐大龍都很看好,不願意讓徐大龍因為這個他們認為根本無法完成的任務而犧牲自己。

看到徐大龍態度堅決,二人都很感動,說他們會想儘一切辦法來配合徐大龍的行動。

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你們看這麼行不行?”

徐大龍說了自己的計劃之後,李誌民和趙東昇雖然也覺得這個計劃不是很完美,但是這就是目前唯一可以采用的辦法了。

夜幕降臨了,徐大龍躺在床上,又仔細地考慮了一下自己的行動計劃。

他也不清楚明天會遇到什麼樣的突髮狀況,也隻能相機行事。

徐大龍經曆過無數的艱難、複雜的局麵,早已經鍛鍊出來了極強的心理承受能力。既然想不明白,他也懶得再想,於是就坦然地入睡了。

在軍統的聯絡站,林雪瑩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