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認為李坤和馬越說得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他的心裡仍然有些不踏實,他一時也想不明白,於是他對馬越說道:“馬長官,那咱們就先去看地形吧。”

臨行之前,徐大龍叫來了王金科,對他交代了一番,王金科就離開了情報站。

馬越親自開車,徐大龍、鄭喜榮、魏和尚跟著他,一起去了市政廳大禮堂,此時距離召開大會還有一段時間,這裡並冇有日本人把守,他們就仔細地進行了一番勘察。

看完地形之後,眾人上車返回聯絡站。

在一間百貨大樓的門口,徐大龍說道:“馬長官,喜榮、和尚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徐大龍叫了一黃包車,不久以後就來到了一家茶樓,在一個包間裡麵見到了王金科和周明德。

徐大龍說道:“明德,日本人要召開大會,為了確保大會順利完成,在正常的情況下,他們應該會派人檢查會場的電路。這兩天,你盯緊你的表叔,想辦法從他那裡瞭解日本人是否要求供電局檢修線路。”

徐大龍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斷,是因為太原城的供電係統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曆史了,線路年久失修,再加上戰爭的原因,線路經常會出現故障。徐大龍想通過日軍否會派人檢修線路,來判斷召開會議的具體地點。

周明德說道:“我明白了,明天晚上8點以前,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準信的。”

到了11號中午,徐大龍跟地下黨取得了聯絡,得知他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明天會準時在市政廳大禮堂周圍進行埋伏,隨時準備接應徐大龍的行動。

晉綏軍這邊也做好準備,他們抽調了十幾名行動隊隊員,按照徐大龍的要求,明天會在徐大龍開始行動之後,向日軍憲兵司令部發動突襲,來製造混亂。

徐大龍正準備跟軍統方麵取得聯絡,去拿那張邀請函,林雪瑩主動發來了聯絡的信號,徐大龍就來到了一間中餐館,見到了林雪瑩。

林雪瑩把邀請函交給了徐大龍,為了打消徐大龍的顧慮,她說道:“拿到這張邀請函的那個記者,是我們發展的一個眼線,他們這家報館就隻有他一個人來采訪。今天他離開報館之後,我們會安排他離開太原城,前往大後方,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徐大龍點了點頭,說道:“我們這邊也準備好了,你們剛剛遭遇了損失,人手有限,明天具體的行動就不要參加了。請轉告你們的王組長,刺殺行動完成之後,我會起草一份報告,向二戰區長官部為你們太原軍統工作組請功。”

聽到這裡,林雪瑩的心裡卻一陣難過,她知道徐大龍這次執行刺殺任務九死一生,今天的這次見麵,恐怕就是永彆了。

林雪瑩家世背景不凡,貌美如花,平時,對於其他的男子都不看在眼裡,更何況她還是一名經過特殊訓練的軍統女特工,更加容易控製自己的情感。

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跟徐大龍的接觸雖然短暫,卻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看到徐大龍如此淡然的麵對死神,她心中竟然有些發酸,有種想哭的感覺。

這種淡淡的哀愁,令林雪瑩的情緒不免有些低落。

徐大龍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跟她談笑風生。

吃完飯後,林雪瑩鬼使神差一般說道:“徐先生,反正下午也冇有什麼事情,不如你請我看電影吧?”

等待是最難熬的,徐大龍也樂得打發時間。他欣然同意,帶著林雪瑩去了電影院。

電影播放的是一部米國的愛情片,影片的內容十分唯美,結局卻十分淒慘。

林雪瑩自從參加軍統以後,基本上就冇有流過眼淚,此時她卻控製不了自己的情緒,不停地擦眼淚。

電影散場之後,二人乘車離開了電影院。

徐大龍告辭就要離開了,林雪瑩望著徐大龍的眼睛,有些傷感地說道:“你自己保重。”

徐大龍微微一笑,自信地說道:“放心吧。”

望著徐大龍的背影,林雪瑩的眼淚忍不住又流了下來。

徐大龍走了好一會,林雪瑩都冇有開車,覺得自己的情緒有些不正常。

她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心裡亂極了。

晚上6:30。周明德就打來了電話,他提供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訊息,眾人一下子陷入了困惑之中。

原來,周明德接受了徐大龍佈置的任務之後,晚飯之前,他帶著一件新買的首飾,來到了表叔的家裡。

表嬸很高興,邀請周明德在家裡一起吃晚飯。

到了下班時間,表叔仍然冇有回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時間,表叔纔回來了。

表嬸問道:“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呀?”

表叔有些不高興地說道:“這日本人可真是的,就在我快下班的時間,他們派人來了,讓我安排人去檢查線路。”

周明德聽到這裡,頓時就警覺了起來。

市政廳那裡檢查線路,兩天前就已經完成了,這現在突然去檢查線路,有可能不是市政廳那裡。其實,這件事情打一個電話就可以解決,為什麼還要派人親自來通知表叔呢?這可以肯定,他們要檢查線路的地方很重要,很有可能是新的會場。

周明德假裝隨意地問道:“是那個要開大會的市政廳大禮堂嗎?不是剛剛檢查過線路了嗎,怎麼又要去檢查呀?”

表叔卻冇有回答周明德的話,他說道:“日本人鬼鬼祟祟的,誰知道他們要乾什麼?”

周明德心裡咯噔一下,他覺得日本人讓表叔派人去檢查的地方,應該不是市政廳大禮堂。可是這件事情太敏感,周明德也不好再往下問了。

周明德陪著表叔表嬸吃飯,心裡卻十分焦急。幸好表叔今天的情緒不高,晚飯草草就結束了。

周明德趕忙就和王金科見麵。

徐大龍自從看到日本人公開刊登召開大會的相關訊息的時候,心裡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擔心日本人會臨時變更開會的地點,無論是地下黨方麵,還是晉綏軍方麵佈置的接應,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徐大龍動手之後,連個接應的人也都冇有了。

不僅如此,徐大龍還擔心日本人既然會變更了地點,會不會也不讓記者們參加這次大會了,這樣的話,徐大龍進不了會場,根本就見不到李福英,刺殺行動也就無法完成了。

回到了中藥鋪,徐大龍把這個情況告訴了李坤和馬越等人,眾人也都傻眼了。

馬越罵道:“該死的鬼子,真是夠狡猾的。”

李坤問道:“大龍兄弟,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