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笑道:“王長官,冇有關係,那個叛徒他跑不了。”

軍統方麵之所以捲進了這次刺殺行動,是因為山西王在抗日的問題上,態度不夠堅決,他有句名言叫做:“在三個雞蛋上跳舞。”

他所謂的三個雞蛋,指的是日本人、果府方麵和八路軍,這三家的力量都很強,他誰也不想得罪,因此打定了主意,要跟這三家進行周旋,來保全自己的地位。

果府方麵一直擔心山西王會公開投敵,發生了李福英叛變的事件,很有可能會引起晉綏軍叛變的連鎖反應,因此果府方麵命令軍統剷除叛徒李福英,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來製止晉綏軍繼續有人叛變。

王耀輝之所以發動突襲,原有著他的為難之處。

李福英為人十分狡猾,日本人又對他嚴加保護,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

當他們查清楚了李福英住在督軍公館的時候,他們也知道在這裡動手危險性極大,可是上級不斷地催促他們,王耀輝擔心李福英離開這裡,再也無法找到他準確的落腳點,那樣就無法完成任務了,因此才冒險發動了突襲。

這次的失敗使得軍統太原工作站損失慘重,

夜間襲擊行動的失敗,令王耀輝有些心灰意冷,看到徐大龍一臉自信的樣子,王耀輝不由得精神一振。

他有些期盼地問道:“徐兄弟,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徐大龍說道:“李福英經過了這次驚嚇之後,他一定會躲起來,咱們暫時很難找到他的下落。

我的意見是,咱們繼續尋找他的落腳點,能夠找到更好,實在找不到也無所謂。日軍召開的偽第一集團軍成立大會,李福英是一定要參加的。”

聽到這裡,王耀輝有些驚詫地問道:“徐兄弟,你的意思莫非是要在大會召開的時候,在現場動手?日本人的防範一定會極為嚴格,恐怕難以得手。”

其實,王耀輝也想到過這個辦法,但是他覺得冇有任何的把握。

徐大龍淡淡一笑,說道:“事在人為。日偽方麵,不是想利用這次大會來擴大他們的宣傳嗎?咱們正好也可以利用這次大會來狠狠打他們的臉。”

王耀輝當然也希望這樣,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冇有把握完成這個任務的,他沉默著冇有說話。

徐大龍猜到了他的心思,說道:“王長官,這次任務就由我來完成,當然了,這需要你們軍統方麵大力配合,咱們共同來完成這次剷除賣國賊的行動。”

徐大龍的話聽起來似乎前後有些矛盾,前麵說是由自己來完成,後麵又說是雙方共同完成。

王耀輝聽了後,卻很高興。

一方麵,徐大龍表明瞭最艱钜的任務,由他自己來承擔,後麵說共同來完成這次任務,意思就是,完成了這次任務,功勞大家都有份。

王耀輝覺得徐大龍此人為人十分仗義,對他的好感瞬間就增加了不少。

他高興地說道:“徐兄弟,我們對於太原城裡的情況很熟悉,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請你放心,隻要我們軍統方麵能夠做到的,一定會全力地配合。”

在徐大龍跟王耀輝談話的時候,林雪瑩在一旁默默地聽著。

徐大龍雖然長得不帥,可是看上去也算精神,在他的身上流露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給人以信任和安全感。

想到昨天晚上她跟徐大龍有幾次身體上的接觸,王雪瑩的臉上不由得微微有些發燒。

此刻她對徐大龍有種莫名的親近感。

這時,她就聽到王耀輝說道:“雪瑩,今後就由你負責跟徐長官聯絡。”

“是,站長,我明白了。”林雪瑩高興地說道。

林雪瑩按照徐大龍的要求,將他送到了一條街道上。

徐大龍就從這裡下了車,看到林雪瑩他們離開了,徐大龍叫了一輛黃包車,來到了中藥鋪。

魏和尚等人都十分擔心徐大龍的安全,見到他後,魏和尚問道:“龍爺,你去了哪裡,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徐大龍笑道:“冇事,找人喝茶去了。”

魏和尚不解地問道:“龍爺,在太原城裡,你還有其他的熟人嗎?”

徐大龍笑道:“你這個和尚念你的經就行了,操那麼多心乾什麼?”

若論對城市的瞭解,王金科比起鄭喜榮和魏和尚來更加熟悉。

這天上午,徐大龍交給了他一個任務,他換了一身便裝,頭戴鴨舌帽,身穿西裝揹帶長褲,棕色的襯衣還打著領結,腳上是一雙三接頭皮鞋,活脫城市裡的時髦青年的樣子。

他出門後,坐上了黃包車來到了光明大劇院,在門前的告示欄右下角,找到了一則尋人啟事,隨後就按照尋人啟事上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這天傍晚,徐大龍和王金科來到了一家酒樓,在二樓的一間包房裡,見到了馬誌新和周明德。

見到了徐大龍,馬誌新和周明德都很高興。

寒暄過後,馬誌新就介紹了他們來到太原之後的情況。

聽說周明德的表叔竟然是TY市供電局的副局長,徐大龍十分感興趣,他知道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關係,利用好了可以獲得很多的幫助。

他問道:“你們現在關係處的如何?”

周明德笑道:“隊長,還是你有先見之明,讓我們扮作有錢人,否則的話,恐怕連我表叔的麵都見不上,就被人家打發走了。”

他講了當時如何見到表嬸的情形。

馬誌新說道:“明德一表人才,能說會道,嘴又甜,如今跟表叔一家關係處得十分融洽,尤其是表嬸對待明德,就像自己的親兒子一樣。”

周明德的確是會來事,他時不時的就給表嬸買一些禮物,打麻將的時候,又故意輸給表嬸,平時也是表嬸長,表嬸短的,叫得那個親切。

表嬸很喜歡這個遠房的表侄。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不錯,你們的工作做得很好,你們繼續發展跟明德表叔和表嬸之間的關係,設法在太原城裡站穩腳跟。”

聽徐大龍的口氣,似乎是要讓他們在這裡長駐,馬誌新倒無所謂,可是周明德卻有些不願意了,他很喜歡遊擊隊的生活,這裡距離麒麟峰根據地有點兒遠,想跟徐大龍等人見一麵都很困難。

他說道:“隊長,你不是想讓我們長期待在太原城吧?”

徐大龍明白他的心思,笑道:“看情況再說,無論在哪裡都是抗日,打鬼子。現在我就交給你們一件重要的任務,

你們要想辦法多跟你的表叔接近,如果從他那裡聽到一些不尋常的情況,及時跟我取得聯絡。”

說完他就告訴了馬誌新和周明德,他這次來太原執行的任務,讓他們處處留心,設法得到叛徒李福英有關的情報。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不論是地下黨方麵、晉綏軍方麵還是軍統方麵,都冇有找到叛徒李福英的線索。

轉眼之間,時間已經到了5月8號。

這天下午,林雪瑩向徐大龍發來了接頭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