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從腰間取下兩顆手雷,在屋頂上敲擊了一下,分彆朝著街頭的兩側扔了過去。

徐大龍的力氣極大,這兩枚手雷竟然飛出了六七十米,然後在街頭上爆炸了開來。

街頭上的日偽軍們,紛紛朝著爆炸地點跑了過去,擋在他們麵前的幾個偽軍也端著槍朝一邊跑去。

徐大龍看到前邊的敵人跑遠了,就從房頂上跳了下去。

他們所在的房屋足足有兩丈多高,年輕女子望瞭望下麵,顯然有些畏懼。

徐大龍伸出雙手,說道:“彆怕,跳下來吧。”

那個年輕女子顯然對徐大龍已經十分信任了,她毫不猶豫地就跳了下來。

徐大龍伸手就接住了她,然後輕輕地將她放在了地上。二人迅速地穿過了街道,街道對麵正好有一條小巷,他們就鑽了進去,然後繼續上房,在房頂和圍牆上穿行。

不久以後,他們又來到了另外的一條街道。這條街道距離督軍公館那邊已經比較遠了,街上已經冇有那麼多日偽軍了。

兩人跳下了房屋,貼在牆邊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看到附近冇有日偽軍,於是就迅速地跑過了街道。

他們繼續在屋頂上穿行,很快就徹底地跳出了日偽軍形成的包圍圈。

前麵又是一條街道,在屋頂上,那個女子問道:“你是什麼人?”

徐大龍很坦然地說道:“我是八路軍。”

年輕女子點了點頭,她有些猶豫,不知道是不是該報出自己的身份。

徐大龍看出了她的猶豫,也不勉強,說道:“你們今晚去刺殺晉綏軍叛徒李福英,實在是太危險了,今後不要再蠻乾了。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八路軍來完成吧。”

徐大龍的話裡傳遞的資訊很明確,那就是他也是為刺殺李福英來的。

年輕女子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說完,她看了一下手錶,對徐大龍說道:“今晚的事情,謝謝你了,就此彆過。”說完就要離開。

“等一下。”徐大龍叫住了她。

他說道:“咱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哪裡?”

年輕女子說出了街道的名稱,有些疑惑地問道:“你不熟悉太原城的情況嗎?”

徐大龍說道:“我剛來,對城裡的地形還不太熟悉。”

徐大龍冇有說謊,他隻是對督軍公館那一帶的情況比較熟悉,還有上次救蘇曉燕的時候,對那一帶也比較熟悉。太原城實在是太大了,儘管徐大龍看過了太原城的地圖,可是時間這麼短,不可能熟悉太原城的全部情況。

年輕女子聽到徐大龍這麼說,她輕咬著嘴唇,沉默了片刻,說道:“你不熟悉地形?那太危險了,跟我來吧。”

年輕女子脫下了身上的夜行衣,露出了裡麵的女裝,她的打扮就像一名普通的女工。

她帶著徐大龍在街道上走了一段時間,指著前麵一處亮燈的地方,說道:“那裡有一間浴池,你可以先去那裡,等天亮後,你再離開。”

徐大龍說道:“謝謝你了。就此彆過。”說完徐大龍就朝著浴池走了過去。

徐大龍進了浴池洗了個澡,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

醒來以後,,已經是上午10點了,他不想讓李坤等人為自己擔心,於是就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浴池。

他來到了街邊,看到遠處來了一輛黃包車,他正準備伸手招呼,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汽車的鳴笛聲。

徐大龍順著聲音望了過去,就看到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福特轎車,轎車後座的車窗是開著的,裡麵有人向他招手,正是昨晚那個年輕的女子。

徐大龍正想著搞清楚年輕女子的來曆,看到這種情形,就知道對方是不打算隱瞞自己了,於是他就走了過去。

年輕女子從裡邊推開了車門,徐大龍就坐了上去。

汽車開動了,年輕女子笑著說道:“昨晚的事情多謝你了,請問尊姓大名?”

徐大龍毫不猶豫地說道:“徐大龍。”

年輕的女子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片刻之後她就想起來了,她聽自己的長官談到過這個名字,好像是在汾河大橋,在二戰區長官部遭遇危險的關鍵時刻,就是這個徐大龍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她盈盈一笑,說道:“久聞大名,難怪你身手如此了得,原來是八路軍的徐長官。”

說到這裡,她很大方地伸出手來自報家門,說道:“我叫林雪瑩,軍統太原工作組中尉情報員。”

徐大龍伸出手輕輕地握了一下她的手,說道:“原來是林小姐,幸會。”

晚上光線太暗,徐大龍隻覺得這位軍統女特工臉部的輪廓很好,現在看清了她的真實麵貌。

林雪瑩長得十分漂亮,是徐大龍來到了這個時代見到的第二位真正漂亮的女人,無論是身材,樣貌,她都跟楚韻兒有一拚,而且看上去林雪瑩顯得成熟,老練,與楚韻兒的青澀相比較,更有女人的韻味。

此刻.林雪瑩笑語嫣然,吹氣如蘭,徐大龍有點蒙圈。

林雪瑩說道:“既然徐長官和我們的目標一致,我們組長想跟你麵談,不知道徐長官是否方便?”

徐大龍笑道:“好啊!既然大家目標一致,咱們可以互相合作。”

轎車繼續向前行駛,徐大龍看到路邊有一個電話亭,他說道:“請停一下,我打一個電話。”

徐大龍下了車,撥通了中藥鋪的電話,接電話的是馬越。

他聽到徐大龍的聲音,欣喜地說道:“大龍兄弟,你冇事吧?”

徐大龍說道:“我冇事,請你轉告李長官,還有我的弟兄們,我現在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處理,過一段時間就回去,請大家放心。”

徐大龍打完了電話,重新回到了車上。不久以後,轎車開到了一座茶樓。

徐大龍看到這裡就明白了,這裡肯定不是軍統在太原城的聯絡站,他們現在對自己還不放心,因此隨便找了個地方,先跟他商談。

在茶樓二樓的一個包間裡,林雪瑩給徐大龍介紹了一位身穿西裝的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此人身材高大健壯,看上去就十分精明。他叫王耀輝,是軍統太原工作組中校組長。

寒暄過後,王耀輝問道:“徐兄弟,晚上你怎麼會出現在那裡?”

徐大龍說道:“實不相瞞,昨天晚上我們也準備刺殺叛徒李福英,幾天前,我們已經在督軍公館的下麵挖好了地道,正在往裡麵裝炸藥,冇有想到你們提前動手了。”

聽到這裡,王耀輝知道是自己的行動破壞了人家的計劃,而且聽起來人家的計劃十分有效,他貿然采取行動,結果卻造成了慘敗。

他有些尷尬地說道:“原來是這樣啊,都怪咱們事先冇有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