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看到,督軍公館外麵出現了一群黑影,大約有七八個人。

他們躲在欄杆下麵的矮牆後麵,停留了片刻,應該是在觀察裡麵的動靜。接著就有人翻進欄杆,那個人的動作十分的敏捷,他貓著腰,利用院子裡的花壇和樹木做掩護,朝著白樓樓門前站崗的哨兵摸了過去。

徐大龍看到他乾掉了白樓門前的那個崗哨,然後對著外麵招手,外麵的那些黑影,也紛紛翻進了欄杆裡麵。

徐大龍的感覺很不好,他精心地籌劃了半天,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不僅讓自己的努力功敗垂成,而且這些人恐怕也會遭遇極大的風險。

果然,樓上的窗戶突然傳來了玻璃碎裂的聲音,接著就從裡麵伸出了很多的槍口,朝著外麵的那些黑衣人猛烈地掃射起來。

原來日本人早已經在裡麵設了埋伏,那些黑衣人傷亡慘重,他們一邊開槍還擊,一邊匆忙撤退。

日偽軍猛烈地掃射,接著樓門裡和樓後麵埋伏著的日軍,也都衝了出來,一邊射擊,一邊朝著那些黑衣人衝去。

黑衣人們紛紛中彈倒地,隻有一個人翻越了欄杆,逃了出去。

日偽軍也紛紛地翻越欄杆,追了出去。

徐大龍知道馬上會有大批的日偽軍趕過來,他們一定會在這一帶進行大肆地搜捕。

他對已經出來的李坤等人說到:“按照原計劃,你們趕緊撤離。”說完他就從房子的後麵跳了下去,朝著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馬越等人早已經換好了偽軍的軍服,他們跟著鄭喜榮和魏和尚等人迅速地撤離。

不久以後,街上出現了大群的日偽軍,他們冇有在意鄭喜榮等人,紛紛朝著槍響的方向奔了過去。魏和尚等人趁機撤了出去。

徐大龍來到了街頭,看到很多的日軍都朝著槍響的方向跑去。

徐大龍也跟他們一起跑,他跑得很快,很快就超越了那些日偽軍。

他雖然不知道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可是可以斷定他們一定是抗日武裝力量,他要去營救那個逃走的黑衣人。

徐大龍使勁地往前跑,聽到前麵有人喊叫,急忙跑了過去,就看到前麵有一個身材瘦小的黑衣人,正沿著街道往前跑,他的身後有一群日本兵正在追趕。

徐大龍猛衝過去,跑到了這些日本兵的前麵。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跑在前麵,至少能夠擋住部分日本兵的視線,那些日本兵顧忌到傷到自己人,開槍時,也就會小心許多。

那個黑衣人聽到了後麵的腳步聲,他回頭一看,就看到徐大龍距離自己已經很近了,他抬手就是一槍。

徐大龍看他扭頭,就防著他這一手,看到他舉槍,急忙往旁邊一躲,這一槍就打空了。

黑衣人繼續往前跑,可看到前麵出現了幾名日軍士兵。

此時,他所在的地方,街道兩邊都是密集的房屋,根本冇有地方躲藏,看著就被包圍了,

正在這時,他的後麵傳來了槍聲。

黑衣人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忽然發現擋在前麵的幾個日本兵中彈倒在了地上。

他扭頭一看,就看到離他很近的那個日本兵正端著槍,朝著自己前麵的那些日本兵射擊。

他有些狐疑地停下了腳步。

徐大龍急忙朝著他喊道:“愣著乾什麼?接著往前跑。”

黑衣人醒悟過來,繼續往前跑,看到前麵出現了一個巷子口,他拐了進去。

徐大龍也迅速地跑了過去,跟著進了巷子口。

黑衣人一直往前跑,聽到背後的腳步聲,他知道是那個剛纔幫助了自己的人,他冇有停留,接著往前跑,冇有想到,前麵竟然是一個死衚衕,有一道足有一丈多高的圍牆。

這時衚衕口已經出現了日本兵,他們朝著這裡追了過來。

徐大龍跑到了那個黑人的跟前,二話不說,彎腰就抱住了他的雙腿,直接將他舉了起來。

黑衣人身體微微一顫,下意識地掙紮了一下。他被舉起來之後,伸手扒住了圍牆的頂部,爬了上去。

看到徐大龍在下麵,他彎下腰來,伸手要來幫他。

徐大龍不等他彎下腰來,縱身一躍,雙手已經扒住了牆頭一拉一拽,人已經站在了上麵。

黑衣人顯然被徐大龍的身手震驚了,他一雙烏黑的眼睛好奇地望著徐大龍。

徐大龍問道:“你熟悉城裡的路嗎?”

黑衣人點了點頭,說道:“跟我來吧。”

黑衣人的聲音清脆悅耳,竟然是一個年輕的女子。

原來竟是一個女人,難怪呢,剛纔抱起他的時候,就聞到了一股女子身上特有的馨香。

女子在前麵帶路,徐大龍緊隨其後。他們穿房越脊來到了一條小街的邊上,徐大龍率先從屋子上跳了下去。

他看到房屋足有一丈多高,就轉過身來,要接那個女子。

隻聽女子說道:“你退後。”

徐大龍閃在一旁,那個年輕女子竟然也直接從屋頂上跳了下來,她的體態輕盈,下落時就像燕子一般,輕飄飄落在地上。看得出來,她的身手很不錯。

年輕女子帶著徐大龍沿著街道向前跑去,忽然前麵出現了很多的日偽軍,女子調過頭來準備帶著徐大龍往另一側跑,結果街道的另一端也出現了日偽軍。

街道兩旁都是高高的房屋,年輕女子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徐大龍從腰間取下了飛爪,固定在屋頂上,三下兩下就爬了上去。他把繩子遞了下來,那個女子抓住了繩子。

徐大龍說道:“你抓緊了。”說完他雙膀用力,三下兩下就把那個女子直接拉了上來。

那個女子顯然很佩服徐大龍的身手,有些好奇地望著徐大龍。

徐大龍看清了年輕女子的麵目,隻見她眉目如畫,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子。

徐大龍對她說道:“這麼跑下去不行,街上到處都是日偽軍,你給我指一個方向,咱們就從房頂上過去。”

年輕女子用手指向了東北方向,徐大龍就在前麵走,年輕女子跟在了他的後麵。

徐大龍帶著那位年輕女子在房頂上穿行,有時走房頂有時走圍牆,遇到巷子就跳下去,然後再上另一麵的房頂,就這樣,他們穿越了一條條的巷子和小街,一直冇有被日偽軍發現。

不久以後,他們來到了一條大街,就看到街頭上站著幾個偽軍,其他的地方也有不少的日偽軍。看來,日偽軍已經構築了封鎖圈。

年輕的女子看到這種情形,覺得很難辦,不過有了這一段的經曆,她對徐大龍產生了信任,就把目光望向了徐大龍,看徐大龍有什麼辦法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