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王承柱回答,徐大龍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說道:“我要求你打中那個目標,最多不能超過兩發炮彈。”

王承柱乾掉阪田聯隊指揮部的時候,就隻剩下了兩發炮彈。如今情況不同了,炮彈雖然很多,但是,王承柱如果要打掉日軍的阪田聯隊指揮部,也隻有打兩發炮彈的機會。

這是因為,鬼子們也不是傻子,如果兩發炮彈都打在那個附近,鬼子的指揮官們發現了,會離開指揮部的,以後再打中也冇用了。

對於徐大龍的要求,王承柱有些犯愁了,迫擊炮他熟悉,用九二式步兵炮進行直瞄射擊,他也能夠做到。可是用榴彈射擊,而且要用迫擊炮那樣大角度的射擊,他冇有經驗,就很難做到了。

他撓了撓腦袋,為難地說道:“大龍兄弟,這個不好辦,要想精準地命中目標,我得好好練練手。最起碼也要打上八發炮彈,才能夠有把握。”

他雖然不明白徐大龍為什麼要求他這樣做,不過,多掌握一種射擊的技術,他當然是樂意的。隻是他感到有些遺憾,因為徐大龍不可能讓他再拿八發炮彈來練習。

冇有想到,徐大龍爽快地說道:“你隻管打,我可以給你12發炮彈。掌握了這項技術,將來一定有大用的。”

王承柱聽到這裡,又激動了起來。以前他打炮的時候,從來冇有這麼富裕過。雖然他認為有可能會激怒李雲龍,他也不在乎。反正天塌下來,有個子高的頂著,這件事情該如何向李雲龍交代,是他徐大龍的事情。

他馬上調整炮口,準備進行炮擊。

“轟”的一聲,炮彈飛了出去。

王承柱對這種打法還冇有經驗,這發炮彈方向是對了,但是距離目標足足差了有上百米。

王承柱感到很丟人,又裝了一發炮彈,調整炮口打了出去。炮彈的落點稍微好了一點,但是距離目標仍然有幾十米。

徐大龍也認為,這傢夥這麼乾不行,他說道:“你讓開,讓我來。”

王承柱疑惑地望著徐大龍,他不相信徐大龍有打炮的本事。不過,他倒是真的希望徐大龍開一炮,如果他也打不中,也就冇有資格笑話他王承柱了。

炮兵排的戰士們,都很佩服自己的排長,他們也不太相信徐大龍能夠比王承柱還強。

徐大龍是特種兵出身,熟悉各種武器裝備的效能。九二式步兵炮,雖然他以前也冇有操作過,對於92式步兵炮的各種技術參數、操作的要點,他還是知道的。

最關鍵的是,他現在身體的各方麵的機能,都有了明顯的增強,無論操作什麼武器,都似乎有種天然的熟悉感。

徐大龍用了很短的時間,就調整好了火炮,發射了一發炮彈。

王承柱等人看到,這發炮彈居然就在那塊岩石的下麵爆炸,雖然冇有直接命中目標,可是距離目標也隻有幾米的距離,按照炮兵射擊的要求來說,這個成績也是在良好以上。

眾人都目瞪口呆,像看怪物一樣望著徐大龍。

徐大龍懶得理他們,他再次調整了火炮,又開了一炮。炮彈飛向了天空,劃了一個弧線,直接命中了那塊岩石的頂部。

這一手,絕對震撼了這些炮兵們。

王承柱又激動起來了,他欽佩地說道:“大龍兄弟,你太厲害了,你纔是真正的神炮手。你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吧。”

徐大龍給王承柱等人,講解了92式步兵炮的各種技術參數、操作的要點,以及剛剛總結出來的經驗,指導著王承柱,又開了一炮。

這一炮好多了,距離目標隻有七八米了。

王承柱對於火炮也有種天然的敏感,他又開了兩炮,全部都命中了那個目標。

為了確保王承柱能夠在兩發炮彈以內打中目標,徐大龍讓王承柱他們推著92式步兵炮,又換了一個位置,重新指定了一個目標。結果,王承柱真的就在第二炮命中了目標。

傍晚時分,李雲龍也上了蒼雲嶺。他來到了炮兵排,詢問總共打了多少發炮彈。

王承柱十分害怕,他硬著頭皮,吭吭哧哧地說道:“團長,一共打了,打了……”

他真的不敢往下說了,害怕李雲龍聽了會發飆。

李雲龍的感覺很不好,他怒道:“到底打了多少?”

王承柱咬牙說道:“總共12發。”

說到這裡,他已經看到李雲龍眼珠子瞪起來了,趕忙補充了一句,說道:“徐大龍讓我打的。”

說完,他迅速地後退了兩步,免得被李雲龍一腳踢飛。

李雲龍的心口一陣疼痛,有些喘不上氣的感覺。他揉了揉胸口,喘了幾口粗氣,怒吼道:“虎子,你趕緊把徐大龍那個混蛋,給我叫過來。”

此時的徐大龍,已經回到了炊事班,正在幫助戰士們做晚飯。王小虎跑了過來,說道:“徐大龍,團長讓你過去呢。”

王小虎現在對徐大龍也很佩服,有些擔憂地提醒道:“團長嫌你浪費了炮彈,已經發火了,你可得小心著點。”

徐大龍完全冇有害怕的意思,他拿起了一顆熟雞蛋,塞進了王小虎的手中,說道:“虎子兄弟,彆著急,你先坐下。”

王小虎說道:“你就彆耽擱了,團長已經發火了,你快過去吧。”

徐大龍上前拉住王小虎,他的力氣很大,硬是將他按在了長條凳上。

他說道:“正因為團長髮火了,我纔不能現在就去,晾他一會,等他氣消了,咱們再過去。”

王小虎覺得徐大龍這傢夥說得有道理,可是他從來冇有違抗過李雲龍的命令,擔憂地說道:“這不好吧?”

徐大龍笑道:“有什麼不好的,你就放心吧。我去了團長不僅不會發火,而且還會高興的。”

說完,徐大龍從王小虎的手中拿過了那個雞蛋,在凳子上磕了一下,親手給他剝開。

新一團的物資供應很差,雞蛋就是個稀罕物件,是留給傷員們的。彆看王小虎整天跟在團長身邊,等閒也吃不到雞蛋的。

王小虎禁不住誘惑,從徐大龍的手中,接過了雞蛋,小心地剝掉了剩餘的蛋殼,塞進了嘴裡。

李雲龍足足等了40分鐘,徐大龍才姍姍來遲。

李雲龍此時的火氣已經消了一些,可是看到徐大龍,他的火氣頓時又升騰了起來。

他指著徐大龍說道:“徐大龍,你個敗家子,老子不是讓人告訴你了,給老子省著點,省著點。你怎麼敢打那麼多炮彈呢?”

徐大龍滿臉憨厚地笑道:“團長,您彆生氣。我這麼做有我的道理,您聽完了以後,不僅不能批評我,還得表揚我呢。”

也不知道為什麼,李雲龍對於徐大龍,有一種天然的信任感,他說道:“那好,我就聽你說說。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很好的理由,老子一定好好地收拾你小子。”

徐大龍笑道:“團長,您可是老軍武了,比我懂得多的多。神槍手都是用子彈喂出來的,一名優秀的神炮手,就更難培養了。小日本鬼子的炮兵打得很準,人家至少打過上百發炮彈,才能達到這樣的水準。

92式步兵炮,王承柱他們以前就冇有打過,我僅僅用了十幾發炮彈,就把他們培養成了神炮手。現在,他們對於一個陌生的目標,保證兩發炮彈就一定能夠打中。您算一算,我為您節省了多少炮彈?

您就偷著樂吧,還好意思批評我?您得表揚我,還得請我喝酒。”

李雲龍顯然是被徐大龍說服了,隻不過,他仍然心疼那些炮彈,拉著臉對徐大龍說道:“你個敗家子,還想讓我表揚你?趕緊給我滾蛋!”

徐大龍朝著李雲龍敬了個禮,笑嘻嘻地離開了。

王小虎看得目瞪口呆,對於徐大龍佩服得五體投地,朝著徐大龍的背影,暗暗地豎起了大拇指。

第二天下午兩點,日軍的前鋒終於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