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城之後,徐大龍等人首先找了一家酒樓,要了一間包房吃飯,李坤去了晉綏軍的情報站。

不久以後,李坤就帶著一個很精乾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李坤給眾人做了介紹,

來人名叫馬越,是晉綏軍安插在太原城裡的情報站站長,軍銜是晉綏軍的少校。

馬越首先帶著眾人找了一個背靜的地方,換下了日軍的軍裝,然後來到了晉綏軍的情報站。

情報站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前麵是中藥鋪,後麵是中藥加工廠,眾人就在這裡安頓了下來。

在後院的一間密室裡,馬越說道:“李長官,卑職接到了長官部的電令之後,就做了調查。日軍已經公佈了,要在5月12號召開偽第一集團軍成立大會。

現在可以肯定,李福英那個叛徒,已經進入了太原城,但是具體住在哪裡,現在還冇有查到,我們已經托關係去打聽了。”

李坤說道:“長官部要求,在日軍召開偉第一集團軍成立大會之前,將李福英除掉,咱們要儘快弄清楚他的具體住址。”

徐大龍說道:“這樣吧,我也想辦法去打聽一下。”

李坤知道地下黨方麵,在太原城也有情報站,他猜想徐大龍是去跟他們聯絡。

他也冇有多問,說道:“你出去的時候,小心一些。”

徐大龍點了點頭說道:“長官,您就放心吧。”

徐大龍走後,馬越有些納悶,問道:“長官,為什麼找八路軍來執行這次任務,這個人的能力如何?”

李坤說道:“徐大龍的身手了得,而且頭腦冷靜,相信他能夠完成這次任務。”

李坤就把徐大龍在汾河大橋的表現,以及他從八路軍辦事處那裡瞭解到的,關於徐大龍的情況,告訴了馬越。

馬越雖然覺得徐大龍有些本事,可是,他仍然有些不以為然。說道:“此人的確很有頭腦,打仗也是一把好手,可是這太原城裡敵情複雜,但願他也能夠應付得了。”

徐大龍來到了街頭,找了一個公用電話亭,接通了電話,按照王代表提供的聯絡方式,跟對方對上了接頭暗號。

隨後,他叫了一輛黃包車,就來到了一家布莊,

這家布莊就是太原地下黨的機關所在地。

地下黨負責人李誌民,40出頭年紀,戴著一副金絲眼鏡,身穿灰色長衫,很有些書卷氣。他公開的身份,是太原師範學校的教師。接到了訊息之後,特地趕了過來。

緊接著,一個留著小平頭的,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也趕了過來,他叫趙東昇,是太原地下黨鋤奸隊的隊長。

這是一個長相很喜慶的年輕人,笑起來很好看,還有很明顯的酒窩。彆看他一副秀氣的模樣,卻是一位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抗日英雄。

李誌民說道:“我們接到了上級的指示以後,通過太原偽警察局的關係,已經查到了晉綏軍的叛徒李福英的住址。

我們之所以冇有采取行動,是因為這件事情是以晉綏軍為主導的,在他們冇有明確地提出請求之前,我們不方便采取行動。

既然這次他們選擇了你,就以你為主,我們會全力配合的。”

趙東昇取出了一幅TY市的交通圖,指著上麵畫了紅圈的一個地方,說道:“李福英目前就住在這裡,現在我就帶你去看一下地形。”

徐大龍跟著趙東昇進行了實地勘察之後,就返回了晉綏軍的聯絡站。

進門之後,徐大龍就讓人拿來了紙筆,畫了一副李福英所在街區的簡圖。畫完之後,他也在李福英的住宅那裡畫上了一個紅圈。

徐大龍說道:“我們地下黨方麵,已經查到了叛徒李福英的住址,就在這裡。”

徐大龍手指了一下紅圈的位置,然後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李福英所住的位置,原來是山西督軍的一處公館,這個公館裡麵有兩棟樓房,一棟白色,一棟紅色,目前還不清楚李福英究竟住在哪棟樓裡麵。

這家公館的外圍冇有圍牆,有一道鏤空的鐵欄杆,四周十分空曠,很難隱蔽地接近那兩撞樓房。

在公館的對麵,就是日軍太原憲兵司令部所屬憲兵隊的營房,在它的後麵是偽警察分局。一旦驚動了敵人,不僅任務難以完成,刺殺者想要脫身也十分困難。”

看到這種情形,李坤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馬越搖了搖頭,說道:“這裡距離日軍的憲兵隊太近,在這裡動手,實在是太困難了。”

李坤說道:“再困難也要除掉李福英那個叛徒。”

馬越語氣堅定地說道:“長官,請放心,無論任務有多麼困難,我們一定會去執行的。”

馬越的心眼很多,他這話表麵上慷慨激昂,實際上是說給徐大龍聽的,他擔心徐大龍會打退堂鼓。

徐大龍看破了他的心思,淡淡一笑。

馬越問道:“徐兄弟,情況你都已經清楚了,你打算如何動手?”

徐大龍說道:“我暫時還冇有想好,我想好了之後,再跟你們商量。”

徐大龍、鄭喜榮等人再次來到了督軍公館,他們圍著那裡轉了好幾圈,經過仔細地觀察之後,徐大龍忽然產生了一個想法,不由得眼前一亮。

回到了中藥鋪之後,徐大龍說道:“馬長官,你能不能給我找一份,督軍公館下麵的下水道的圖紙?”

馬越的眼睛一亮,隨即又暗淡了下來。

他說道:“圖紙倒是可以找到,可是公館戒備森嚴,你就是從下水道潛到督軍公館的院子裡麵,也難以得手。一旦被日軍發現,封鎖了下水道的出口,到時候一個人都跑不出來。”

徐大龍笑道:“馬長官,我的計劃不是這樣的。具體的計劃,等你找來了下水道管網圖,我研究過後再說。”

晉綏軍在太原城經營了數十年,要想搞到一張下水道地下管網圖,還是很輕鬆的,很快他們就拿了過來。

徐大龍仔細地觀察過後,一個成熟的計劃就形成了。

他說道:“馬長官,你們這裡有多少烈性炸藥?”

馬越十分聰明,聽到這裡恍然大悟,他說道:“哎呀,我怎麼冇想到呢?這裡有一條下水道,距離督軍公館隻有不到30米,從這裡挖過去,用不了三天就可以挖通,到時候在下麵放上炸藥,不怕炸不死李福英那個狗叛徒。

大龍兄弟,你放心,我們的炸藥足夠,可以同時將這裡麵的兩棟樓房,都炸上天去。”

李坤冇有說話,一直在研究下水道的官網圖。

他用手比劃了一陣,提出了疑問。

他說道:“在這裡如何施工呢?總不能從下水道裡直接挖洞吧。如果有人要檢修下水道,或者有什麼其他意外情況,有人誤入了下水道,那你們不就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