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等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他們暗中做好了戰鬥準備。

幾個日本兵下了車,就站在公路邊上方便。

這時從卡車上,跳下來兩名身穿晉綏軍軍服的士兵,他們下了公路,就朝著田間跑去。

日偽軍們看到有人逃跑,舉槍朝著他們射擊。

徐大龍等人眼看著兩名晉綏軍士兵中彈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種情景,魏和尚說道:“龍爺,是晉綏軍的弟兄們,咱們幫幫手吧。”

徐大龍點了點頭說道:“準備戰鬥,我動手以後,你們一起動手。”

眾人齊說道:“明白了。”他們暗中子彈上膛,做好了戰鬥準備。

徐大龍等人大搖大擺地來到了卡車的跟前,

看到帶隊的是一名日軍的少尉,他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需要我們幫忙嗎?”

日軍少尉看到騎在馬上的是一名日軍的大尉,他朝著徐大龍敬了個禮,說道:“謝謝大尉閣下,冇有什麼,有幾名戰俘想逃跑,已經被我們擊斃了。”

徐大龍說道:“冇事就好。”

他一邊說,一邊觀察著。他看到除了鬼子的少尉之外,還有五個鬼子和四個偽軍,卡車的車廂裡有二十多名晉綏軍的戰俘,他們都被繩索捆綁著。

徐大龍對日軍少尉說道:“既然冇有什麼事情,那我們就告辭了。”

說著他帶著遊擊隊員們策馬繼續向前。

當徐大龍走到卡車的車尾時,遊擊隊員們都已經到了指定的位置。

徐大龍拔出了王八盒子,首先擊斃了車上的兩個偽軍。

張喜榮、魏和尚和王金科拔出了駁殼槍,朝著眼前的鬼子們打了過去。

摩托車上和地上的鬼子兵們當場被擊斃。

在車廂上的兩個偽軍慌忙舉槍,被徐大龍開槍擊斃了一個,另外一個偽軍子彈上膛,剛要開火,站在他背後的一個晉綏軍的上尉在他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腳,偽軍猝不及防,直接就從卡車上摔了下去。

徐大龍朝著他的腦袋上補了一槍,戰鬥就這麼結束了。

徐大龍剛要詢問車上的俘虜,那名晉綏軍上尉已經驚喜地叫出聲來。

他說道:“徐長官,謝謝你救了我們。”

那些戰俘們都眼望著徐大龍,很明顯的,他們都認識徐大龍。

徐大龍不認識他們,隻是覺得那名上尉有點兒麵熟。他有些疑惑地問道:“你們是……”

晉綏軍上尉說道:“徐長官,我們是358團的,我聽過你的講課。”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原來是358團的弟兄。”

他跳下馬來,上前打開了車廂板,準備讓戰俘們下車,可是他又停了下來,說道:“你們就先不要下車了。”說完,他爬上了卡車,幫助上尉解開了繩子,緊接著戰俘們相互幫忙都解開了繩子。

徐大龍說道:“這裡敵情不明,到處都是日偽軍,你們這身打扮,很難脫身的。這樣吧,你們還繼續裝作戰俘,我們護送你們離開這裡。”

上尉說道:“是,長官,我們都聽你的。”

魏和尚等人把繳獲來的槍支彈藥交給了車上的晉綏軍,以便萬一發生意外情況時,他們可以參加戰鬥。

徐大龍、魏和尚和王金科把摩托車推到了路邊灌木叢後麵,接著他們也把日偽軍的屍體也都拖離了公路,把地麵進行了打掃,儘可能地延緩日偽軍發現出事的時間。

徐大龍上了駕駛室,開動了卡車,魏和尚、鄭喜榮和王金科騎著馬護衛在一旁。

徐大龍等人沿著公路繼續前進,路上又遇到了兩輛滿載日本兵的卡車,雙方擦肩而過。

半個小時以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岔路口,前麵有日偽軍設的一個檢查站,有三個鬼子和一個班的偽軍在那裡執勤。

看到卡車開了過來,一個偽軍站在路中間做手勢,示意停車檢查。

卡車停下後,為首的日軍曹長來到了駕駛室的跟前,朝著徐大龍敬了個禮,說道:“大尉閣下,請出示您的證件。”

徐大龍出示了證件之後,日軍曹長看了看證件,又看了看徐大龍,他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原來王金科為徐大龍等人準備的是日軍守備第32師團的證件,這裡卻是日軍第108師團的防區,這輛押送戰俘的卡車不久前從這裡經過,他有印象。當時押車的日軍少尉是第108師團的人,怎麼這麼一會功夫就變成了第32師團的人?

日軍曹長有些懷疑,他說道:“大尉閣下,請稍等一下。”說著,他就往路邊的崗亭走,準備去打電話。

徐大龍知道馬上就露餡了,他毫不猶豫地掏出王八盒子,朝著鬼子曹長的後腦勺就是一槍。

早已做好準備的鄭喜榮、魏和尚和王金科掏出了駁殼槍,朝著偽軍們就是一頓掃射。

駁殼槍是很好的近戰武器,能夠打連發,就像機槍一樣。

卡車上的晉綏軍官兵們也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們拿起上了膛的步槍,也朝著日偽軍開火。

日偽軍們原本看到來的是日本兵,他們的防備也比較鬆懈,步槍都是背在肩上的。突如其來的打擊,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很快就被全部擊斃了。

徐大龍讓車上的晉綏軍官兵們下車幫忙,趕緊把地上的武器彈藥裝上了卡車。

他對晉綏軍上尉說道:“你熟不熟悉這一帶的地形,你來帶路。”

上尉說道:“我知道,咱們走左邊的這條路。”他跟著徐大龍上了駕駛室,給徐大龍引路。大約走了二十多分鐘,前麵又出現了一個岔路口,那是一條鄉間公路,勉強可以過一輛車,徐大龍就開著卡車,駛上了鄉間公路。

在路上,徐大龍跟上尉閒聊,得知這名上尉的名字叫王明久,是358團二營的一個連長,日軍為了掩護第216旅團奔襲秋林鎮,當時從陽泉出動了一個步兵聯隊,358團奉命前去阻擊,他們就是在上次作戰的時候被俘的。

王明久等人被俘之後,被關押到了汾東縣城附近的一個戰俘營,那裡不僅關押著晉綏軍的戰俘、還有八路軍以及地下黨領導的犧盟會的戰俘。

徐大龍記住了這件事情,打算以後找機會去打戰俘營,把那些戰俘們救出來,想辦法從中動員一部分加入馬武山遊擊隊。

他們在路上走了一個多小時,前麵的道路越來越窄了。

王明九說道:“徐長官,前麵車開不過去了。前麵的那個村後有一條小路,從那條路就可以到我們358團的駐地。”

徐大龍等人下了車,打開了油箱蓋,從裡麵抽出來了一些汽油澆在了車上,點燃了卡車之後,沿著小路前往358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