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剛和王小虎跟著旅長回到了旅部,旅長叫來了乾部科長,讓他把趙剛送來的馬武山抗日遊擊隊乾部名單記入檔案,並且下達正式的任命書。

團一級隻能認命連以下乾部,鑒於馬武山遊擊隊人數已經達到了營級的規模,李雲龍、趙剛等人建議,給予馬武山遊擊隊營級待遇,因此他們開列了馬武山遊擊隊的乾部名單,特地報請旅部進行批準。

旅長認為徐大龍的指揮能力已經達到了營級的標準,對此他表示同意,於是就讓乾部科長給徐大龍、孫德勝和王承柱下達了正式的任命書。

旅長對徐大龍等人十分關心,他特地交代王小虎,讓他回去轉告徐大龍,強調五馬武山遊擊隊有獨立作戰權,可以因地製宜,臨機應變,獨立做出決斷,不必事事向上級請示。讓他們放手發動群眾,保全自己,壯大隊伍,擴大根據地的建設。

旅長很細心,講了很多關於遊擊隊建設發展的意見,趙剛都用筆記了下來。

乾部科長來了,把給徐大龍、孫德勝和王承柱這三位營級乾部的乾部任命書,拿了過來,交給了趙剛。

王小虎跟著趙剛回到了獨立團,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又對王小虎交代了一番,然後就讓王小虎返回了麒麟峰根據地。

七裡溝村。

在遊擊隊部的會議室裡,徐大龍拿著旅部下發的檔案眉開眼笑,他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大聲說道:“弟兄們,旅部已經正式下達了命令,咱們馬武山遊擊隊被定為正營級的編製,大家都升官了。”

聽到這裡,眾人都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掌聲實在是太熱烈了,以至於徐大龍不得不用手勢示意,掌聲才平息下來。

大家都用期待的目光望著徐大龍,看看自己到底當了什麼官。

徐大龍興奮地說道:“現在我宣佈乾部名單,遊擊隊隊長徐大龍正營級,遊擊隊副隊長孫德勝副營級……”

自從跟上了徐大龍,乾部們的職務都已經提升了好幾次。孫德勝、王承柱成了副營級乾部,鄭喜榮從原來的偵察班長現在成了正連級的情報小隊隊長。其他的乾部們也都是越級提升的。

魏和平也很高興,加入遊擊隊之後,他從原來的連長降為了排長,他手下的排長們級彆也都相應下降了。如今他們都恢複了原來的級彆,覺得八路軍並冇有歧視他們,一個個也都感到很高興。

在這些人當中,魏和尚和王小虎提升是最快的,他們原本都是普通的戰士,因為徐大龍的關係,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就從戰士越過了副班長、班長、副排長、排長、副連長現在都已經成了正連級的乾部,等於是連升六級。

徐大龍宣佈完了乾部任命名單,乾部們全體起立,再次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

乾部們一個個喜氣洋洋的,會議室裡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孫德勝高興地說道:“隊長,大家都升官了,今天是不是擺一桌酒席,好好地喝一壺,慶賀慶賀啊?”

乾部們也都紛紛附和。徐大龍大手一揮,說道:“今天中午每桌八個菜,酒隨便喝。”

中午,遊擊隊大擺宴席,遊擊隊三百多名官兵全體參加,由於桌子擺得太多了,遊擊隊隊部院子裡擺不下,乾脆都擺到街上去了。

徐大龍也冇有忘記了七裡溝村的老鄉們,特地燉了兩大鍋豬肉,每家都送去了兩大碗。

一開始鄉親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紛紛打聽,當他們得知遊擊隊擴大了以後,也都替他們高興。

趙家峪獨立團團部。

警通排排長張峰來找李雲龍,他哭喪著臉說道:“團長,我能不能提點意見?”

李雲龍好奇地問道:“你小子好好的,提個什麼意見啊?”

張峰說道:“鄭喜榮原來是我們警通排的偵察班長,這纔多長時間,人家現在已經是正連職的遊擊隊的小隊長了,我還是個排長。

您的警衛員王小虎就更厲害了,他從一個戰士,如今也是正連職了。這太不公平了,您也把我調到遊擊隊去吧。”

李雲龍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想了想後說道:“那不一樣,你是正規軍的排長,他們是遊擊隊,你跟他們比個什麼勁?行了,這件事情以後我會考慮的,你先回去吧。”

不久以後,趙剛過來了,他笑道:“老李,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如今擴編了,戰士們提升得都很快,咱們團裡的官兵們可都坐不住了。”

李雲龍笑道:“這是好事啊,就應該這樣好好地刺激刺激這幫傢夥,隻要他們有本事就提升得快。”

趙剛說道:“話雖如此,但是還是要正確地對戰士們進行引導。”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你是政委,你就去教育教育他們吧。”

徐大龍就要去二戰區長官部報到了,他派人把周明德從縣城裡麵叫了回來。

徐大龍對馬誌新和周明德說道:“我這次要去太原城裡執行任務,你們原本不是要去太原城裡投奔親戚嗎?你們二人就先行一步,設法瞭解太原城裡的敵情。如果有可能的話,就瞭解一些日軍召開第一集團軍成立大會的相關情報,等我到了太原之後,再跟你們取得聯絡。”

馬誌新和周明德接受了這個任務,化裝成普通的百姓,前往太原城。

臨行之前,徐大龍給了他們1000大洋,叮囑道:“冇有人喜歡窮親戚,你們這次要扮做富裕人家,對你們的親戚出手大方一點,可以花錢買情報。”

馬誌新和周明德走後,徐大龍、鄭喜榮、魏和尚和王金科也啟程趕往二戰區長官部。

徐大龍等人離開了馬武山之後,過了莞城縣城,進入了新河縣。

如今新河縣已全部被日偽軍占領,敵情嚴重,徐大龍等人換上了日軍的軍裝,一路上混過了四道日偽軍的關卡,進入了汾東縣境內。

徐大龍人正在趕路,就看到前麵的公路上開來了日軍的一輛摩托車和一輛卡車。

突然,他們就在距離徐大龍等人不遠處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