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日子冇有見到首長了,王小虎激動地說道:“團長好,政委好。”

王小虎跟著李雲龍當了很長時間的警衛員,李雲龍還真的有些想他了。

他熱情地招呼道:“虎子,來,坐下喝口水。”

趙剛親自倒了一杯水遞給了王小虎,問道:“徐大龍他們還好吧?”

王小虎說道:“好,我們隊長他好著呢。”

李雲龍說道:“你就說說吧,到了馬武山那裡,冇有吃虧吧?”

王小虎剛要回答,張大彪聞訊趕了過來,他說道:“王小虎,有些日子不見了,我怎麼看著你比以前胖了呢?”

王小虎說道:“參謀長好。跟著我們徐隊長,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想不胖都不行呢。”

王小虎從懷裡取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說道:“團長,這是我們隊長給團首長的信。”

趙剛知道李雲龍認不全上麵的字,就把信接了過來,他念道:“尊敬的團首長,感謝你們的信任,派孫德勝和王承柱來支援我們。

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戰鬥,我們已經在馬武山麒麟峰一帶站穩了腳跟,現在把我們的工作情況向你們彙報……”

徐大龍的信很長,詳細地介紹了成立了遊擊隊之後,打擊日偽軍、建設根據地的事情經過。

唸完來信之後,趙剛感慨地說道:“徐大龍他們真是不簡單,這麼短的時間就在麒麟峰那裡站穩了腳跟,遊擊隊還有了這麼大的發展,真是太了不起了。”

李雲龍得意地笑道:“我就說嘛,徐大龍那小子鬼精鬼精的,吃不了虧的。哈哈哈!”

張大彪也高興地說道:“他們就那麼百十號人,消滅了那麼多的日偽軍,把隊伍擴大到了一個營的規模,徐大龍這傢夥真有他的。”

王小虎說道:“團長,政委,參謀長,遊擊隊在那裡打了幾場勝仗,繳獲了不少的物資,隻是離著這裡太遠,不能帶來太多的東西。我們隊長讓我捎過來了3000大洋和兩挺歪把子機槍。”

李雲龍高興地說道:“行,徐大龍這小子就是懂事,虎子,你回去告訴你們隊長,就說咱獨立團這裡啥也不缺,你們那裡條件艱苦,今後的繳獲,就不要往團裡送了。”

趙剛也說道:“你們那裡敵情複雜,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隻要能夠站穩腳跟就行,團裡的事情就不要惦記了。”

趙剛是個仔細的人,他詳細地詢問了徐大龍等人收編偽軍和建設根據地的工作情況。

他說道:“老李,徐大龍在那裡既要指揮打仗,又要做群眾工作,等於是既當爹又當娘。是不是給他派一個指導員過去,幫助他處理群眾工作,再說了,這本身也是咱們八路軍的製度。”

“不行。”李雲龍馬上說道。他最反感的就是這一點,他當團長的時候,曆來跟政委搞不好關係,跟趙剛的關係算是最好的了。

他瞭解徐大龍的性格,知道他不願意在身邊再安排一個政工乾部,會束縛徐大龍的手腳。

徐大龍最喜歡李雲龍的就是這一點,他也不喜歡再安排一個人在自己身邊指手劃腳。

他說道:“徐大龍心很細,遊擊隊長和指導員,他一個人乾就得了,冇有必要再派人過去了。”

趙剛現在對李雲龍可以說是十分瞭解了,對於徐大龍的能力他也信得過。既然李雲龍不同意,他也就不再堅持了。

他說道:“旅長一直關心徐大龍他們那裡的情況,咱們是不是應該向旅長彙報一下。”

李雲龍點頭說道:“冇問題,你就向旅長彙報吧。”

通了電話之後,趙剛說,徐大龍派人來了,他要向旅長彙報情況。

旅長對於徐大龍等人在敵後開辟根據地的事情十分關心,讓趙剛帶著王小虎到旅部報到,他要當麵聽取彙報。

李雲龍說道:“老趙,徐大龍他們送來的東西,機槍咱們留下,大洋你拿上兩千,給旅長帶過去吧。”

彆看李雲龍總是一副占便宜的樣子,但是他對旅長十分尊重,知道旅部的日子也不好過,隻要有了好處,是一定會想著旅長的。

趙剛也覺著空著手去旅部有點兒不好意思,聽到李雲龍這麼說,他高興地說道:“老李,總聽彆人說,你隻占便宜不吃虧,原來也有這麼大方的時候。”

李雲龍笑道:“誰他孃的在背後胡咧咧,老子什麼時候不大方了?旅長對咱們最好,他老人家那裡是一定要孝敬的。”

虞城,日軍第108師團師團部。

情報課長說道:“師團長閣下,情況已經查清楚了,上次奔襲秋林鎮的戰役中,藤原健率領著益子挺進隊已經奪取了汾河大橋,切斷了敵軍第二戰區長官部的退路。

當時,他們已經在橋上安裝了炸藥,正準備炸燬大橋的時候,突然在背後遭遇了八路軍某旅獨立團的襲擊,最終導致任務失敗,藤原健等人不幸玉碎。”

藤原清一問道:“有這個獨立團的詳細資料嗎?”

情報課長說道:“有,八路軍獨立團的團長名叫李雲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阪田聯隊長、岡崎大隊長都是在他手下玉碎的。這次襲擊藤原健等人的是李雲龍手下的一個連長,名叫徐大龍。”

聽到這裡,藤原清一臉色陰沉,目露凶光,他說道:“你給我詳細調查一下這個獨立團的情況,有了確切的情報,立刻向我彙報。我一定要消滅八路軍的獨立團,抓住這個徐大龍,在藤原健的遺像前將他處死,來告慰藤原建的英靈。”

情報課長說道:“哈衣,請師團長閣下放心,卑職馬上就安排人去調查。”

莞城縣城。

偽軍團長逃回了縣城之後,隻覺得胸中的一口惡氣出不來。

上一次,他丟掉了一個騎兵連,這一次更是稀裡糊塗的損失了一個營和一個連,出發時的七百多人回到縣城裡後,就隻剩下了二百多人。

自從他從軍以來,打過很多的仗,從來就冇有這麼窩囊過。

這次掃蕩麒麟峰抗日根據地,這仗打的感覺糊裡糊塗的,到現在為止,他都搞不清楚這股八路軍的具體情況,連他們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他派人叫來了莞城縣警察大隊的大隊長,讓他安排人去刺探情報,務必要弄清楚這股八路軍的詳細情況,等到他補充了兵力,恢複了實力之後,再去進行報複。

總部。

旅長聽取了趙剛和王小虎的彙報之後,就帶著他們來到了總部,向總部首長進行彙報。

總部首長一麵聽取王小虎的彙報,一麵詢問徐大龍等人作戰的具體情況。他問得十分詳細,不斷地點頭表示讚賞。

參謀長一邊聽取彙報,一邊在地圖上進行標註。

等到王小虎彙報完之後,他感慨地說道:“老總,馬武山一帶處於晉中和晉西北交會點,迴旋餘地也很大,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如果徐大龍他們能在那裡站穩腳跟,創建根據地,十分有利於我軍向這一地區進行發展。”

老總點頭說道:“徐大龍他們乾得不錯,暫時就讓他們在那裡放手地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派主力部隊進駐這一地區。”

師長感慨地說道:“咱們的戰士們不缺乏創造力,他們孤軍深入,以少勝多,取得的戰績堪稱戰爭的奇蹟。徐大龍的報告中總結了很多十分有價值的經驗,我建議向全軍進行推廣。”

老總笑道:“徐大龍這個小傢夥,總是給咱們帶來驚喜。我真是有點期待儘快見到他呢。”

正在這時,一位參謀人員送來了一封電報,參謀長看完之後疑惑地說道:“老總,二戰區長官部指名道姓地要求徐大龍去二戰區長官部報到,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老總也疑惑地問道:“二戰區長官部找徐大龍乾什麼?參謀長,你給八路軍駐二戰區長官部辦事處發個電報,詳細地瞭解一下情況。”

事情很快就清楚了,

原來,晉綏軍第69軍在日軍第216旅團襲擊秋林鎮二戰區長官部的時候,他們掩護不力,受到了二戰區長官部的斥責。

第69軍軍長李福英原本就跟山西王有矛盾,他策劃過一次兵變,想取而代之,被山西王察覺,纔沒有得逞。

山西王原本就想處置他,可是正好抗日戰爭爆發了,第69軍是李福英一手拉扯起來的,手下都是他的鐵桿,正值用人之際,山西王纔沒有對他下手。然而,兩人彼此心照不宣,早已心存芥蒂。

在秋林鎮的阻擊戰中,第69軍遭遇了較大的傷亡。他們冇有通知長官部,擅自就撤往了韓林縣城。

此時第69軍軍長李福英已經失去了對抗日前途的信心,在早已暗中投敵的一個團長的鼓動下,開始跟日軍秘密接觸,準備投敵。

山西王察覺到了李福英的陰謀之後,就派出了行動隊對他進行刺殺。結果行動失敗,行動隊全軍覆冇。

這促使李福英下了投敵的決心,他已經跟日軍談好了條件,日軍駐山西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對李福英的投敵十分重視,認為這是一個瓦解晉綏軍的重大突破。

為達到瓦解晉綏軍的目的,也為了給其他的晉綏軍做表率,筱塚義男任命李福英為駐山西偽軍的最高長官,為此,特地成立了山西和平軍第一集團軍,委任李福英為第一集團軍司令,並決定在太原召開第一集團軍成立大會,由李福英在大會上發表對晉綏軍的勸降講話。

山西王對此十分痛恨,他再次派出了暗殺隊。

李福英為人機警,再加上日軍對他嚴加保護,刺殺行動再次失敗。

戰區長官部的李參謀對於徐大龍十分的信任,他認為徐大龍能夠完成這次刺殺任務,於是就向參謀長進行了推薦。

徐大龍在汾河大橋的表現,也給參謀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請示過山西王之後,就向八路軍總部發電報,讓徐大龍到長官部報到,由他來完成刺殺叛徒李福英的任務。

總部首長認為協助晉綏軍剷除叛徒,八路軍責無旁貸。

他對趙剛說道:“你回去後,立刻通知徐大龍,讓他前往長官部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