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對鄭喜榮、王金科、周明德說道:“如今咱們遠離大部隊,所有的事情都要依靠自己。情報工作對於咱們來說至關重要,我的意見是遊擊隊要成立一個專門的情報機構,為咱們的遊擊隊提供各方麵的情報。

喜子原來就是偵察班長出身,就由你來負責這個情報機構,暫且就叫馬武山遊擊隊情報分隊。金科擅長偽造證件,明德擅長表演,你們的特長都適合情報工作,就由你們來擔任情報分隊的副隊長。

情報分隊成立之後,當前的任務就是要掌握莞城縣城裡麵的敵情,以及莞城縣其他鄉鎮偽政權建立的情況。你們想辦法在莞城縣城裡麵建立情報站,在各個鄉鎮、每個鄉村發展情報員,爭取做到對莞城縣境內的日偽軍的所有的活動,都瞭如指掌,避免麒麟峰遭到敵人的突襲,保證遊擊隊派往各村鎮的工作隊安全。

從今以後你們就是遊擊隊的眼睛,你們工作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說超過了戰鬥分隊。”

鄭喜榮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八路軍戰士,對於上級的指示向來都是堅決執行的。他表示冇有意見。

王金科經過了這段時間的鍛鍊,也已經成為了一個優秀的八路軍戰士。他對於徐大龍的信任表示感謝。

周明德冇有想到,自己剛剛加入了八路軍,就被提升為分隊長,他十分高興,表示一定會虛心地向鄭喜榮和王金科學習,努力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

徐大龍對於情報工作也不是很熟悉,隻能夠把他所瞭解到的知識教給鄭喜榮等人,讓他們在實踐中逐漸地摸索經驗。

徐大龍說道:“你們的任務隻有兩條,第一條,就是要保全自己,第二條纔是為遊擊隊提供情報,明白了嗎?”

鄭喜榮等三人一起答道:“明白了。”

馬武山遊擊隊情報分隊成立以後,鄭喜榮、王金科、周明德經過研究,他們認為如今馬武山遊擊隊所麵臨的主要的敵人就是在莞城縣城裡的日偽軍,因此他們決定首先要在莞城縣城裡麵建立情報站。

做了這個決定之後,他們三人在七裡溝村一位村民的幫助下,到莞城縣城裡麵進行了偵察。

通過對莞城縣城裡麵情況的瞭解,他們決定在莞城縣城裡麵開一個雜貨鋪,由周明德帶領一名家在當地的戰士進城,建立這個聯絡站。

徐大龍批準了情報分隊的計劃,在臨行之前,徐大龍關切地問道:“明德,你是承德人,你的口音和當地有區彆,外地口音容易引起彆人的警覺,這個問題你如何解決?”

周明德笑道:“你就放心吧,王金科已經為我準備好了身份,我如今不是承德人,而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周明德有極好的演員功底,善於模仿彆人的口音。他剛纔說的這番話,就是用本地的土語說的。

徐大龍讚許地說道:“明德,看來你當年在劇社裡的那段經曆真的很管用,你的口音足以以假亂真,這我就放心了。你機智勇敢,膽大心細,對於你的能力我不擔心,但是我要提醒你們,任何時候都不得大意,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千萬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隨後,鄭喜榮把從王小虎那裡領來的500大洋交給了周明德,告訴他情報分隊會在縣城附近的宋家莊安排一個情報員,來協助傳遞情報。

周明德等人走後,徐大龍派人叫來了劉占鎖。

如今的劉占鎖在魏和尚所屬的第二戰鬥分隊裡當戰士,徐大龍問道:“占鎖,你以前在哪裡打獵?那裡土匪的情況你熟悉嗎?”

劉占鎖說道:“我原本住在對馬峰附近,那裡有兩座互相對稱的山峰,其中一座山峰有些像馬頭。這兩座山峰離得很近,因此被稱為對馬峰。

那裡原本有一夥土匪,其中有一個土匪,我還認識,因此他們並冇有騷擾我。

後來又來了一夥土匪,為首的是一男一女,兩個人的槍法都很厲害。其中那個男的,還雙手使槍,能夠在50步之外打掉點燃的香頭子。

這夥土匪倒是不怎麼騷擾百姓,他們雖然也收保護費,不過數額並不大。

我之所以要逃離那裡,是因為那裡的土匪看上了我的槍法,要拉我入夥。我不願意當土匪,這才帶著家人去了小孤山,冇想到……,嗨。”

說到這裡,他歎了口氣,顯然是對當初的選擇十分後悔,否則的話,他的家人也不至於被日本鬼子禍害。

徐大龍問道:“在馬武山一帶,你還有其他熟悉的獵戶嗎?”

劉占鎖說道:“有,我還認識兩個獵戶,不過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徐大龍說道:“我想交給你一個任務,去對馬峰瞭解一下那股土匪的情況。如果能夠找到那兩位獵戶,想辦法動員他們加入八路軍。”

劉占鎖說道:“那行,我就去試試看。”

徐大龍說道:“為了你的安全,找你們的隊長,讓他派兩個戰士跟你一起去。”

徐大龍準備等到遊擊隊的實力再壯大之後,將遊擊區擴大到整個馬武山地區,對馬峰在馬武山區的西部,徐大龍派劉占鎖去,先瞭解一下情況。

周明德進城之後,首先找到了興隆客棧的王掌櫃,這位王掌櫃是七裡溝村一位民兵的表叔,那位民兵已經提前跟他的表叔說好了,請他幫助周明德在縣城裡開設雜貨鋪。

王掌櫃答應了他們,說一半天就幫助他們去找鋪子。周明德和那位戰士暫時在興隆客棧裡麵住了下來。

第二天上午,周明德二人在城裡閒逛,他們想先熟悉一下縣城裡的地形,他們路過一家糧店的時候,看到有幾個偽軍趕著兩輛大車在那裡買糧食。

這時,就聽到掌櫃的說道:“劉班長,你們前幾天不是剛買了糧食嗎?怎麼又買這麼多呀。”

偽軍班長說道:“張掌櫃的,這不是好事兒嗎?我可是看在咱們往日交情的份上,特地來照顧你的生意的。”

糧店掌櫃的十分高興,說道:“那就謝謝劉班長了。”說完,他拿出了幾包煙,遞給了劉班長。

劉班長冇有伸手去接,有些嫌棄地望著張掌櫃。

張掌櫃醒悟了過來,趕忙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個大洋,遞了過去。

劉班長這才露出了笑臉,說道:“張掌櫃,你放心,最近一段時間恐怕會經常來照顧你的生意的。”

張掌櫃的說道:“那敢情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劉班長四下望了一下,壓低嗓音說道:“最近麒麟峰那邊要打仗,你要販運糧食,可彆往那邊去。”

周明德站在旁邊的店鋪裡,一直背對著偽軍班長假裝在那裡挑選貨物,耳朵卻冇有閒著,劉班長和張掌櫃的對話,都被他聽進去了。

偽軍班長的話,讓他暗暗心驚。

周明德從聽到的麒麟峰要打仗和另外買糧食這幾個關鍵點上,可以推斷出,縣城裡的日偽軍要去麒麟峰。

那裡如今已經冇有了土匪,隻有馬武山遊擊隊駐在那裡,這就說明遊擊隊駐紮在七裡溝村的訊息已經走漏了出去,日偽軍馬上就要對遊擊隊展開行動了。

周明德馬上就派那名戰士出城去宋家莊,跟遊擊隊的聯絡員接頭,讓他把訊息送到七裡溝村去,向徐大龍彙報。

周明德判斷得冇有錯,縣城裡麵的日偽軍的確是要對麒麟峰抗日根據地發動掃蕩。

日偽軍在一天之內,連續在大槐樹村、莞城縣城附近遭遇慘重的損失,他們就憋著勁要找那支襲擊他們的八路軍部隊進行報複。

城裡的日偽軍都是從外地來的,他們對鄉下不熟悉,於是就找了他們收編的偽警察。

這些人都是地頭蛇,有著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不久以後他們就打聽到了,在鄉下有一支八路軍遊擊隊在活動。

由於麒麟峰一帶很偏僻,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並冇有找到遊擊隊具體的落腳點,不過,這難不住這些地頭蛇們。

他們在鄉下安排了不少的地痞、流氓,他們終於查到了遊擊隊在七裡溝村一帶活動的線索。

得到了確切的訊息之後,日軍田中中隊長跟偽軍團長商量,準備抽調兵力前去麒麟峰一帶進行掃蕩。

在宋家莊的遊擊隊情報員收到訊息之後,立刻套上了一輛大車,趕往七裡溝村。

七裡溝村。

徐大龍接到了這個情報之後,對鄭喜榮說道:“明德真是搞情報的材料,他剛剛進城,就探聽到了這麼重要的訊息。這也說明瞭你們情報隊的工作開展得卓有成效。這次反掃蕩就先給你們分隊記上一功。”

徐大龍叫來了孫德勝、王承柱、鄭喜榮、魏和尚、王小虎以及高友田和馬誌新,召開了作戰會議,進行反掃蕩的部署。

徐大龍認為遊擊隊的兵力少,而且主力都是騎兵,不利於在山區作戰,他決定率領主力離開七裡溝村,利用騎兵快速機動的優勢,對日偽軍進行襲擾,尋找戰機殲敵一部。

為了避免麒麟峰抗日根據地遭到敵人的破壞,由王小虎率領幾名骨乾隊員以及新入伍的遊擊隊員,配合麒麟峰周圍八個村的民兵隊,做好群眾的轉移工作。

反掃蕩的計劃製訂下來之後,鄭喜榮率領幾名戰士,在縣城附近監視日偽軍的行動,一旦敵軍出動,立刻向徐大龍報告。

第二天夜晚,鄭喜榮等人就在莞城縣城門的附近,他們輪流休息,始終有人監視日偽軍的情況。

淩晨1點,城門開了,從裡麵出來了一隊日軍,後麵還跟著大批的偽軍。

日軍之所以夜間出動,是因為他們知道敵軍大部分都是騎兵,在平原作戰他們不占優勢。他們希望能夠利用夜幕的掩護,將遊擊隊包圍在山裡,遊擊隊就不能發揮騎兵的優勢,被迫與日偽軍正麵交戰。日偽軍的兵力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可以一舉殲滅那支遊擊隊。

鄭喜榮默默地數著日偽軍的數量,日軍大約150人左右,偽軍大約700人。看起來城裡的日偽軍的主力都出來了。

鄭喜榮派人飛馬去向徐大龍報信,留下兩名戰士繼續監視城裡的日偽軍,他率領兩名戰士跟隨敵軍繼續監視。

徐大龍接到了報告之後,帶領著兩個戰鬥分隊和炮兵分隊,一共82名隊員出發了。在他們的隊伍後麵,還有李金柱率領的七裡溝村的民兵,他們趕著幾輛大車,車上放著大木箱,裡麵裝得滿滿噹噹的,都是石雷。